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请这个人不要再散发魅力了

  19 5

[黑子的篮球X Jojo的奇妙冒险|火神大我/乔鲁诺·乔巴纳]火神大我的奇妙冒险(全文完)

火神大我君2019年生日贺文。

不是恶搞,是认真的原作向。

时间点:2009年,即火17高二,乔24。


火神大我是木拱门的忠实顾客,在日本也好,美国也好,或是如此刻,随队在意大利集训,也不忘抽空到训练营附近的木拱门坐上一坐。芝士汉堡的亲切味道给他一种安心感,无论吃多少个都不会厌。

他转校到美国已有小半年,就读于篮球名校A高,目前是男篮部里唯一的亚洲队员。这支豪强球队的风格与诚凛迥异,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说是最强大的队友,也是最棘手的劲敌。

要融入这样一支成熟的队伍并不容易,更不用说成为王牌了。虽然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在正选里拼得了一席之地,但火神觉得还远远不够。自己

  52 4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全文合集)

放个全文文档保存链接:https://pan.baidu.com/s/1C9sTfMOetCfAYZqcU6-QiA 提取码:425n 需要的可自取。


要收藏的话直接收藏这篇就行了。感谢大家的支持。


(^ω^)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


原作剧情向续篇推衍,龙族线、姜申线(?)交给官方,魔灵的感情线交给我。


一、莲花化身

“哪吒哪吒,看看这个怎么样,为师最新的得意之作——穿越朝歌城!”

“这么老土有什么好玩儿的啊,”哪吒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翻着白眼向太乙真人摊出一只手,“笔给我,我来画。”

太乙真人赶...

  734 23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9)全文完

九、龙华重现(完)

哪吒恢复意识,已是数日后的事情了。他睁开眼,床榻一左一右两张圆脸拱上来,左边的是师父太乙真人,右边是他宝贝风火轮的前身——飞猪。

“你这瓜娃可算醒了,一个人惹出多大事端,我这乾元山都要被人踏平了!”

哪吒顽皮一笑,“谁让你是我师父啊。”

“你只有闯祸的时候才想到师父,好事情啥子时候想过我了。”太乙真人嘴上埋怨不停,可到底心疼徒弟,见他无事,悬着的心总算坠地。

“敖丙呢?”哪吒左顾右盼。

一颗蓝色的圆珠飞到哪吒手上,莹润生辉,哪吒惊喜地叫道,“敖丙,你没事啊。”

灵珠蹭蹭哪吒的脸颊,十分依恋亲昵。

哪吒问,“你怎么了,魂魄不能显形了吗?

太乙真人解释道,“你

  530 13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8)

七、与君惜别

八、哪吒闹海

哪吒说罢,握住火尖枪的手晃了一晃,枪尖上的火焰更旺,照得四方海域通明。

“海牢的出入口在哪里?”

万龙殿正中央有一方鼎,将鼎炉破开,便可见一道隐门,直通往囚禁魔物之处。守门的是一条黄龙,需将它颌下明珠嵌入门锁内,汇集万龙之力,方能开启通道。天庭忌惮龙族神威,生怕他们故意放出魔物,因而将黄龙穿了尾骨,悬吊于鼎上,单凭它自己的力量,无论如何也够不到那扇门。

哪吒运神力,碎鼎割链,那黄龙一朝脱困,在宫殿中游贯长啸不歇,四爪割开海底暗流,撕断桎梏同族数万载光阴的巨链。沉重的链条次第堕下,闷声如雷,龙吟此起彼伏,响震深海。

黄龙将硕大夜明珠嵌进锁扣,说道,“天庭设...

  313 11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7)

六、心花初绽

七、与君惜别

东海之滨,除了十几里外几户疏落的渔家,鲜有人至。尤其是在傍晚时分,天水一色,满目余晖,沙滩上的浪花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令人置身于这浩渺世间,不知不觉就忘记了时分。

哪吒赤着脚立在海岸上,风拂乱他的头发,墨色的发丝间闪耀着落日的颜色,如松墨绘卷上一抹浓郁的金。宝莲升腾在半空,可他仍是伸手托在其下方,小心地护着。那副专注的眼神,不知看的是莲花,还是海。

宝莲微动,淡蓝光晕四散,敖丙在莲中传音,“我曾听父王提及,当年他们被囚于龙宫时,海底共有七十二魔王,统领十万魔物;诸王之间互相争斗厮杀,以此为乐。”

哪吒笑道,“他们自相残杀也好,省去我不少工夫。”

“一点也...

  362 18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6)

五、英雄凯旋

六、心花初绽

哪吒望着翠屏山上香火兴旺的“哪吒行宫”,心头百感交集,说不出什么滋味。

小时候,父母看得严,莫说是出去玩耍,连外人都不让见。那时自己觉得好像一只被扼住翅膀的鸟儿,用尽办法、拼了命地想要到家以外的地方去,盼着在外面能交到朋友,和他们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现在,再也不会有人怕他,打他,说他是“怪物”,还有那么多人敬若天神一般地仰视他,哪吒在欣慰之余,也不觉隐隐地心酸。因为这些,早就不再是他所渴望,所向往的了。

平生头一遭坐轿子,哪吒总算是被他们送到了家。他在轿子里坐得老大不耐烦,要不是有敖丙在一旁好言劝说,他早就找块石头变作自己模样,提前脱身了。

回了房间,哪...

  403 21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5)

四、一体同心

五、英雄凯旋

殷夫人脱了困,回到陈塘关,不久见丈夫也率众无恙而归。夫妻俩问起各自情形,原来李靖等人欲从后方包抄,惜因力量悬殊不敌,折了不少人。待要撤退,那腾蛇的长尾将山脚下的河道堵住,李靖等人无处可避。正在士卒仓惶之时,那蛇腾空而起,不知去向,众人不敢延误时机,当即全速撤回关内。

到此时,李靖方知是哪吒前来搭救,心中又是骄傲,又是挂念。清点完这一役的伤亡人数,重新整顿了守备,见哪吒还不回来,就要带人马去接应他。殷夫人说陈塘关不能群龙无首,让丈夫留下安定人心,自己亲去。

一路寻过去,见哪吒半躺在一棵大树底下,把那宝莲稳稳当当地搁在肚皮上,正跟敖丙两人唧唧咯咯地说话。

“吒...

  393 18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4)

三、龙蛇相遇

四、一体同心

腾蛇此前托大,只道他是个修道少年,年纪轻轻,再怎么天资聪敏,修为根基也是有限,因此才使计吞了龙魂。眼前这突如其来的杀气令她吃惊不小,心知对方绝非泛泛,自己有些轻敌了。

哪吒缓缓逼近,一字一顿地重复道,“把敖丙还给我。”此时的他已完全被魔丸的杀性控制,陷入极致的狂暴中,没有任何逻辑与理性可言,脑海中仅余一个念头:杀掉这条蛇,夺回敖丙。

腾蛇在空中辗转腾挪,火尖枪势如万丈怒潮,战况与刚才不可同日而语。先前是为退敌,而这一次哪吒存了必杀之念,不惜一切代价要取她性命,没有任何饶恕的余地。

不多时,腾蛇身上已有多处受创,鲜血滴落,草木俱都枯死。她喘着粗气说,“你这小...

  460 34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3)

二、龙鳞战车

三、龙蛇相遇

“徒儿,快出来。”太乙真人的脑袋探进山河社稷图中,胖乎乎的身子挂在外头。

“什么事?我今儿的早课还没完成,等一会吧。”哪吒在太乙真人面前挥舞火尖枪,左刺右突,“师父你看我这一招练得怎么样?”

“师父等会再好好看你练,你爹娘这会在陈塘关外被妖怪困住了,你现在去把他们救出来。”

“什么?!好猖狂的妖怪,我去会一会!”哪吒听了又急又怒,挂念父母安危,立时就要往外冲,太乙真人大叫,“宝莲,把宝莲带着!”

“带上宝莲?”

太乙真人示意敖丙进入宝莲中,随后将之递给哪吒,“你们两个娃儿一起去。”哪吒下意识地接过,不解地看着师父。

“有敖丙在,他的灵珠之气就能抑制魔...

  529 26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2)

一、莲花化身

二、龙鳞战车

次日午时,李府焚香设案,铺毡结彩,哪吒向太乙真人叩拜,自此正式归于阐教,为玉虚宫元始天尊门下第三代弟子。

他虽历了天劫,但多亏太乙真人与敖丙舍生忘死地助援,才侥幸捡回一条性命。哪吒至此方得“天外有天”的感悟,心服口服地拜师学艺。

他原先就跟太乙真人修习了两载寒暑,根基扎实,如今在山河社稷图内练功时有敖丙相陪,进步一日千里,也不用师父和亲爹再监督,自己就练得欢。

哪吒敖丙两人师出同门,修行路子一样,又都是天生的灵性,一点就通。哪吒的莲花化身比肉身凡胎轻盈许多,而韧性极强,更合道教法门。

某日他练了一个多时辰的枪法,躺在草地上小憩。迷迷糊糊地,叼在嘴里的细长...

  680 35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敖丙]莲见龙华(1)

原作剧情向续篇推衍,龙族线、姜申线(?)交给官方,魔灵的感情线交给我。


一、莲花化身

“哪吒哪吒,看看这个怎么样,为师最新的得意之作——穿越朝歌城!”

“这么老土有什么好玩儿的啊,”哪吒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翻着白眼向太乙真人摊出一只手,“笔给我,我来画。”

太乙真人赶紧把笔收起来,“莫法,这个不阔以。”

哪吒嫌弃地一撇嘴,“反正我现在又没有肉身,出不了这山河社稷图,你不用再怕我偷溜出去。”

他见敖丙在一旁闭目打坐,便跑过去抓了他肩膀摇晃,“敖丙,别用功啦,陪我玩一会。”

敖丙睁眼,站了起来,“好,我们玩什么?”

“穿越朝歌城!”

敖丙不解,“你不是说太土了,...

  1141 49

夏天的小海(੭ु ›ω‹ )੭ु⁾⁾♡

  29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十六、幸运领带和恶魔之吻(完)

十五、终点线

十六、幸运领带和恶魔之吻

清濑穿着围裙,进卧室“唰”地把窗帘拉开,“茜,该起床了,今天有两个面试吧。”

“嗯……”王子翻身背朝窗户,抓紧被角,脑袋往里缩,口齿不清地说,“不要掀我被子。”

“我掀的是窗帘,没有掀被子,”清濑走近床边,俯身贴着他耳朵说道,“暂时还没有。”

像是听到了恶魔的低语一般,王子打了个激灵,默默爬了起来。

清濑欣赏着对方眯眼穿衣的慢动作,“早饭已经准备好,就等你了。”

王子打了个哈欠,“谢谢,灰二哥,我一个人的话这个时间绝对起不来。”

“都快踏上社会了还是让人放心不下,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啊。”话虽如此,听清濑的语气却也并没有困扰到哪里去。

王子...

  46 6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十五、终点线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十四、占地方

十五、终点线

暮星黯淡,昏黄的路灯下,阿走的脸红得发烫,心跳快得完全乱了节奏。他怀疑自己处于严重缺氧状态,否则,即使不停歇地跑上三十公里,也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脚软无力,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说不出一个字,惟有一双眼睛直直盯着清濑刚才所指之处。

难以想象,自己居然能在那个地方占有一席之地。那个全心执迷跑步的人,居然会认真考虑他们的事,真不知此时此刻,究竟是灰二哥出现在他梦里,还是他误入了灰二哥的梦。

比起兀自在一旁面红耳赤的阿走,王子看起来似乎镇静得多。他停住脚步,侧过身望着清濑,说道,“灰二哥突然之间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52 3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十四、占地方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十三、千真万确

十四、占地方

今天轮到阿走去商店街采购。他在“八百胜”买了很多菜,叶菜子帮他仔细地包好,还热情地说开车送他一程。

阿走没有拒绝叶菜子的好意,他知道对方另有小心思,送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由头罢了。

“说起来,我好久没去竹青庄啦,你们每天训练那么辛苦,我正想准备些好吃的,顺便来看看你们呢。”

“谢谢你,胜田同学,一直这么帮我们。”

叶菜子露出可爱的笑容,“藏原君别这么客气呀,我一直是把你们当成自己人。”

阿走坐在副驾驶座上,转过头望着身旁明艳的少女,试探地说,“双胞胎下午没课,这会回去,估计正逮着他们两个在偷懒呢。”

“啊!”叶菜...

  41 5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十三、千真万确

十二、平静无风

十三、千真万确

职业队与大学体育社团之间隔开一道鸿沟,清濑除了上教练进修班,要做的还有很多,渐渐没什么余裕再去比赛现场给学弟们加油,与竹青庄众人的联络也没有从前那么多了。王子与阿走都不大敢去打扰他,再加上来年箱根驿传的参赛名单已定,竹青庄也进入了“备战”状态,上上下下,只有王子一个闲人。

与心爱的漫画为伴,王子从来不会觉得寂寞,只是偶尔会想,倘若能与灰二哥见面,晚一点再看漫画,也不是不可以。虽然灰二哥说过随时欢迎自己去玩,但王子不是那种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的傻瓜,起码还分得清主次。

清濑给他打电话,说教练资格初试通过了,暂时可以缓口气。偷得半日闲暇,两人约在清濑住所旁一家小...

  41 2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十二、平静无风

十一、独一无二

十二、平静无风

阿走眼神忽闪,虽然知道灰二哥的话里玩笑成分居多,但刚好戳中了私隐,这种时候说什么都不对,拙劣的否认无异于自爆,怎么都瞒不过灰二哥那双眼睛。

他的心仿佛被一根细绳吊着,沉甸甸地压制着呼吸,又好像轻得没有分量。真想什么都不管不顾地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明明白白地告诉灰二哥,自己有多么喜欢他。

可是不行。这个时机,这个场合,理智警告他不可以。

阿走求助地望着王子。两人平时相处中并没有明显的上下尊卑之分,但这种关键时刻,当然还是要靠学长出头比较好啊。

“抱歉,刚才睡着了。”王子对清濑的话只当没听见,一副不变应万变的样子。他把毯子叠好放回沙发,抱枕端端正正摆到上...

  40 2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十一、独一无二

十、第一次拜托

十一、独一无二

周六是个大晴天,清濑早起洗晒衣物被子,中午简单下了碗鸡蛋面,等待阿走和王子到来。他已提前收拾出了搬家时用过的大纸箱,书架上也用蘸水的软布擦拭干净。

昨夜王子在电话中告知,整理出的漫画书约有三百多本,清濑估量了一下,预留的空处应该足够。

快两点时,门铃响了,清濑开门,就见王子抱着一小箱书,样子有点吃力,“灰二哥,下午好。”

“哦,来了啊,正等着你们呢。”清濑侧身把王子让进屋,探头往外望,“阿走在后面?”

“他在楼下,看守其余书本。”王子腾不出手来换鞋,正想先把箱子放地上,被清濑顺手接过。

清濑笑着说,“你们两个人的分工是不是反了,体力活不适合你。”...

  44 2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十、第一次拜托

九、最完美的你

十、第一次拜托

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王子有些没精打采,端着饭碗不吃,还一个劲叹气。阿走以为是自己饭菜做得不合他口味,就问,“王子,怎么了?”

“嗯?”王子好半天回过神来,“没事。”

城太插嘴问,“是你喜欢的角色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

“那为什么?”

“唉……”王子又叹了口气,漂亮的脸蛋上显露出忧郁神色,任谁见了都要起恻隐之心,恨不得为他赴汤蹈火。

穆萨感慨,“好像还是头一次看到王子为漫画世界以外的事情烦恼啊。”

“漫画”两字好像更加戳中了王子心境,他放下手里的饭碗,放弃似的说,“已经不行了。”

众人七嘴八舌地问,“什么不行了?”

“漫画,放不下了。”...

  38 2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九、最完美的你

八、你和我的一切

九、最完美的你

阿走的五千米项目毫无悬念地拿了第一,团体项目也拿了不错的名次,虽然积分有限,但大伙士气都很高昂,尤其是几个一年级的,比夺冠还激动,不过这主要归因于神童把他们介绍给了清濑。能跟景仰的前辈这么近距离交谈,自己在宽政大田径队的跑步生涯可算是一片无悔。

眼前的清濑学长身穿“冲啊宽政大”的T恤衫,外面套着件半旧运动服,笑眯眯地,看上去就是个容易相处的普通前辈。然而只要与他交谈几句,便会不知不觉被吸引,那开朗中带一点点危险的气质,就像浩瀚的银河川流,充满魅力,也潜藏着未知的可能。即便走路微跛,也丝毫无损他这种魅力,反而显得别有一番风度。

这就是老话说的“伤痛是男人...

  50 5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八、你和我的一切

七、两个人的心情

八、你和我的一切

“是。”阿走很轻,但是很果决地答道。

在今天以前,他从来没有直面过自己对灰二哥的心意。尊敬,憧憬,欣赏……说法可以有很多,但是,倘若要浓缩成两个字,脑海中就只余下——喜欢。

想要追随他,陪伴他,甚至情不自禁地想要接近他。这份心意,早已逾过彼此间那一线牵绊,有了更令人渴望的意义。

如果这不是喜欢,又是什么呢。

深藏在心中的情愫一旦说出来,就畅快了许多。想要倾诉,也想要倾听。

王子说道,“虽然我们的心情一致,不过,我并没有把阿走当作对手的意思。”

阿走心中触动,“王子……”

“因为你的到来,才有了过去值得纪念的一年。灰二哥能够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47 10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七、两个人的心情

六、名字

七、两个人的心情

王子与清濑通完电话,又在房间里看了会书,到吃晚饭的光景才恋恋不舍地暂别他的漫画王国,准备下楼去厨房觅食。

“王子,这边这边!”

隔壁双胞胎房间里,穆萨探身出来招呼他。王子刚才专心看书,外界杂音一点也没有灌进他的耳朵里,到这会才觉吵得厉害。

“今晚怎么在这里吃?”

双胞胎住的201室是竹青庄最宽敞的大房间,因此大伙想要吃大餐,开酒会之类,就聚在这里,共同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过去,这样的聚会几乎每月都有,自从清濑他们毕业,人就越来越难集齐。因为只有清濑才能把意气迥异的十个人拧成一股绳,如今他身在别处,绳也就散了。

人心并没有散,只是,总觉得心中曾经被他亲手...

  39 5

10000截图留念(≧σ≦)感谢关爱这个万年北极圈的夕阳红写手

  64 5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六、名字

五、想听到的话

六、名字

王子下课后回来,刚一进门,就听到有人叫他,“柏崎学长!”

会这么称呼他的,在竹青庄就只有今年新入学的一年生,同院学弟松冈春。王子循声望去,见对方从厨房里探出脑袋,还连连向自己招手。

他问,“怎么了?”

松冈春露出讨人喜欢的笑容,指指餐桌正中央的一方纸盒,“请看这个。”

王子来到桌前,盒顶上安静躺着一枚信封,上书“王子收”三个字,没有落款。

“是谁放在这的,盒子里面是什么?”

“柏崎学长看了就知道啦。”

王子揭开盖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奶油大蛋糕,面上用巧克力酱写了字,东歪西扭,勉强能辨认出是“生日快乐茜”,还画了一张卡通人脸,短头发,大眼睛,笑得很灿烂...

  38 4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五、想听到的话

四、孤勇的伞兵

五、想听到的话

清濑说完方才那句话,语气又放松下来,“阿走,我曾对你说过吧——我心中最棒的跑者,惟你而已。”

阿走轻声答道,“是。”

明明是令自己欣喜的话语,却另有一番沉甸甸的分量压在心头,心脏剧烈地跳动,牵引着的每一根血管都紧紧绷起。

“按年龄说,你或许算是后辈;但跑步这项运动从来不分男女长幼,就实力而言,阿走,你并不是一个追赶者。我们都清楚,跑者只有在望着前方目标时,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潜能,就如你上一次跑出的那个比藤冈还要漂亮的区间纪录。”

“灰二哥……”

清濑向阿走扬了扬手里的笔记本,“所以,对足以成为你目标的人,我可是比谁都要重视。”

阿走用手挡住了眼睛。...

  41 8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四、孤勇的伞兵

三、一生全部的爱情

四、孤勇的伞兵

阿走又出现在清濑家楼下。他抬起头,仰望着灰二哥那户阳台,新洗的运动服和一对大抱枕迎风招展。运动服是灰二哥常穿那一身,抱枕是大家合送的乔迁贺礼,正面印有尼拉的大头卡通肖像,背面写了“箱根山岳险天下”,是王子提前在网上找人定制的独家珍藏款。

昨晚的聚会很尽兴,十人一直喝到深夜,差点没赶上返校的末班车。匆忙之间,阿走把手机落下了。他次日借用城太的手机联系清濑,询问他什么时候方便,清濑说这两天一直在家,让他有空时自行来取。

阿走这天下午没有课,午后早早出发。他原本约王子同去,可是王子全天课表排满,与他的时间凑不到一块,只能作罢。

灰二哥昨天说,过些天就要去...

  43 7

今天也要努力做菜呀ヽ(○´3`)ノ 

  37 7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三、一生全部的爱情

二、山岳之松

三、一生全部的爱情

清濑租住的公寓离竹青庄不远,搬家时大家都来帮他一起收拾。毕竟房租不菲,刚毕业的社会新人没什么积蓄,再请搬家公司的话又添一笔开支。

商店街的好心老板借给他们一辆面包车,周末时连人带家具一块装了过去。同期毕业的阿雪和King也都落实了工作,清濑正式搬离竹青庄当晚,在新居里办了个小小的聚会,庆贺三人顺利毕业。

年初,这十人代表宽政大闯入箱根驿传赛事,并获得来年种子权,称得上是震惊全国的黑马,在校内也备受嘉奖。然而清濑的伤病冲淡了这份喜悦,他们一直也没有心情摆“庆功宴”。

对于清濑准备报考教练资格一事,大伙都觉得再顺理成章不过,凭他这种长年累月积淀下来的执念...

  42 4

[强风吹拂|灰王走]跋涉星川 二、山岳之松

一、漫画书和牛肉咖喱

二、山岳之松

王子从文学院A楼底下的讲堂出来,在走廊里迎面碰见清濑。他拄着拐,正和几人说话,那多半也是大四的学长。王子站在不远处默默看了会——他虽与清濑是同院的前后辈,但毕竟差了两届,在课业上没多少交集,反不如在竹青庄里相处时间久。

这么看来,灰二哥在同级生面前,与自己所熟悉的样子并无多大分别:开朗,亲切,单是这样听他说话,心情就莫名轻快,像双脚踏在起跑线上时,细细吻过发丝的风。当然,他悄悄使坏时除外。

没有谁会不喜欢和灰二哥这样的人打交道。

正在这时候,清濑也看到了王子,高兴地叫他,“王子。”

王子一见陌生人就不自在,但当下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过去,“灰二哥...

  46 6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