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网球王子|桦地崇弘/迹部景吾]Love Complete(37)

36. A date

37. Love letters

自从小迹部升入高年级,身边渐渐有人出双入对,随便路过校园哪个角落都能看到有搂搂抱抱的小情侣,班上几个关系好的同学不是开始交女朋友,就是有了心仪对象,成天魂不守舍。

像他这样名声在外的富家美少年,成绩顶尖,长得英俊,举手投足都一派贵族风范,即使不主动“放电”,也多得是女孩子暗送秋波。不说当面献殷勤的,单说情书跟纸条就跟雪片似的铺天盖地,他的朋友几乎人人做过信差。小迹部只将这当做自己魅力的证明,虽然心里难免有点小小的得意,却并不当回事,信笺都让小桦地收起来,一封都没有拆过。

这天中午,小迹部在教室里等小桦地来找他吃午饭,却见他比平时晚了一会,神情似乎显得有些僵硬。

“怎么了,这副表情?”

小桦地走到小迹部跟前,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封信,轻放到桌上。信封是粉红色,封口处贴着桃心贴纸,是时下校园里最典型的情书模样。

小迹部见怪不怪地一笑,用戏谑的口吻说,“是你写给我的情书吗,桦地?”

“不是的……是班上的女同学请我帮忙,把这封信转交给迹部学长。”小桦地语气有点没精打采。

“不是你写的,本大爷就不看了。现在的女生还真是,连你都找上了。”小迹部随手把信夹在桌上一本书里,起身跟小桦地一起去餐厅。

小桦地动作有些迟缓,站在原地盯着那本夹了情书的课本几秒钟,才慢吞吞地跟上小迹部。

虽然平时他也是一声不响地站在小迹部身后,可这会情绪低落的样子很明显,怎么样也掩盖不住,小迹部就问他,“怎么啦,上午遇到什么事不开心?”

小桦地摇头说没事,和以往一样去窗口打饭。小迹部坐着等他,一眼望过去,即使只看得见他的背影,也能感觉到那种落寞。他们认识这么久,这样的情绪在小桦地身上很少会出现,这家伙是怎么了?小迹部想到了刚才他塞给自己的信,会是为了这个吗。

等小桦地打好饭,在他对面坐下,小迹部就直问,“是因为那封信吗?”关键时刻跟这家伙不能玩什么拐弯抹角,他听不明白里面隐晦的弦外之音,指不定还会产生什么误会。

这会是用餐高峰,餐厅里学生很多,同一桌上还坐了别人。小桦地被小迹部一语说中心事,又羞于当众和迹部学长讨论这么私人的话题,只好低头默默吃饭。

这不,旁边就有耳朵尖的熟人插嘴,“什么什么,景吾又收到女生写的信了?这次是谁,长得美吗?”

在人前完美形象的塑造几乎是小迹部的本能了,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每一位女孩在传达自己内心真实情感的时候都是最美的。”

“哇哦,不愧是景吾。”

小迹部说完就发觉不好,桦地心情看起来越发地糟糕,那脸都快栽进餐盆里去了。明明是占了一个半位置的魁梧块头,可整个人看起来可怜兮兮地,小迹部暗想,真为了那封情书?不至于啊,自己少说收到过几十封情书了,以前没见他这副模样啊。

不过这闹哄哄的餐厅也的确不是谈话之处,他看了看手表,简单地说道,“桦地,一分钟内吃完,然后跟我走。”

“是。”小桦地埋头大口大口地把食物往嘴里送,像一头训练有素的宠物大狗,对主人的指令无条件服从。

去哪里谈心好呢?小迹部把小桦地带到了网球部的休息室。这会是大中午,没有人会来部里训练,是整个学校最安静的地方。

小迹部往沙发上一坐,翘着腿说,“好了,现在你可以回答本大爷刚才的提问了,那封情书让你不开心吗?”

小桦地轻声说,“是。”

小迹部慵懒地撑着脑袋,“为什么,是不是那个让你送信的女生对你说了些什么?”

小桦地想,迹部学长的猜测真是准得可怕。他脑中回忆起上午的一幕,同班女生红着脸把信交给他,然后十指交握说,迹部君,拜托你,我真的喜欢迹部学长很久了,只想把这心声传达给他。

这一刻,小桦地心中很不是滋味。他帮迹部学长整理过太多情书,由于学长对此一直是无所谓的态度,有的连信封都没瞟一眼就直接交给自己,因此小桦地对“情书”本质上并没有太直观的认识,在他眼里,这些就只是一封封写着“迹部景吾收”的书信而已。

到今天,他才突然省悟到,每封信里都藏着一颗心,每封情书的背后,都有一位鲜活可爱的女孩子,在努力向迹部学长表达内心的爱慕之情,这些都是与他同处一个校园的女孩,也许每天都会擦肩而过,甚至是同一个班级的熟人。

迹部学长虽然表面上从不评价收到的情书,甚至正眼也不瞧一眼,可他向来很懂得尊重他人,更不用说忽视女孩子的心意了。他当然会好好对待这些信件的……那么,他会怎么做呢?他会回应寄信人的心意吗?小桦地觉得自己以前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对什么事都不关心,难怪迹部学长常说自己笨。

小桦地觉得嘴里发苦,“迹部学长,那个女生真的很喜欢你。”

“啊?”小迹部盯着他,不悦地皱起眉头,“那关你什么事?”这些女生怎么搞的,让桦地这么单纯的家伙传情书已经够惹人不痛快,居然还跟他聊上了,什么意思,把他当心灵之友,还是想让他在自己跟前美言几句?

“关你什么事”这句话听在小桦地耳中,就如在胸口受到一记重拳,他脸上露出受伤的表情,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仿佛顷刻间被整个世界遗弃。是啊,迹部学长这么出众的人,迟早会交到和他一样各方面优秀的女朋友,结成人人称羡的恩爱眷侣,到那时,就再也没办法像现在这样站在他身后了,因为自己根本是一个多余的人。

小迹部真的有点生气了,他一直不让小桦地接触那些什么男男女女乱七八糟的事情,为的是让他保持住最初那颗赤子之心,现在可好,全给学校里这群满脑子想着谈恋爱的家伙给毁了。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手揉太阳穴,另一只手揪住小桦地的衣服把他拉到身前,用难得对桦地使用的强硬语气说道,“我说了,那些女生喜欢谁,一点也不关你的事,你只要关心好本大爷喜欢谁就行了。”

 

  47 10
评论(10)
热度(47)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