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网球王子|桦地崇弘/迹部景吾]Love Complete(38)

37. Love letters

38. It’s time.

小桦地喃喃地重复,“迹部学长……喜欢谁?”

小迹部语气稍微和缓了些,“这个问题问你啊。”

小桦地呆呆地看着对方,迹部学长已经有心上人了吗?自己一点也不知道……

小迹部双手插在衣袋里,在小桦地跟前来回踱步,“拜你的好同学所赐,本大爷华丽的双人规划前景被打乱了。不过,算了,早晚会有这一天,对吗,桦地?”见小桦地还是一脸困惑,小迹部在他面前停下,嘴角微扬,露出志在必得的笑意,“你今天心情不好,不正是因为开始体会到危机感了吗。”

小桦地似懂非懂,“危……危机感?”

“害怕会失去的心情,不想被取代的心情,就是所谓的危机感。”

小桦地好像明白了此刻心中的感觉——怕有一天会失去与迹部学长共度的幸福,不希望将来有人取代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他一度期盼学长能够拥有全世界的爱,可是当发现身边有那么多人倾心于迹部学长的时候,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为什么长大了,心里的想法会和过去如此的不一样?自己这是怎么了?

小迹部压低声音,温柔地说道,“你啊,不早就是本大爷的人了吗,还在这瞎吃什么醋?”

小桦地回想起迹部学长说自己属于他,那个甜蜜到令人心悸的亲吻让自己无比幸福,喜悦到不知所措,觉得这一生已别无所求。可是现在,他想要更多,更多。他想成为迹部学长的唯一,想让迹部学长属于自己,如同自己属于他。

原来,自己竟然也会这样……不知满足。

他低下头,“可是,迹部学长不是我的男朋友。”

“嗯?”这话小迹部就不爱听了,明明对自己在意得要命,却当面说出这么不解风情的话,宠了他这么多年是不是宠错了?

只听小桦地继续自暴自弃地说道,“因为我不是女孩子,没有资格——”

小迹部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很干脆地打断他,“笨蛋,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他拉住小桦地的领带,迫使他把头压得更低,随后惩罚地在对方唇上咬了深深一口。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你给我穿了那么多次衣服,现在居然说我不是你的,桦地,你是不是想造反?”

“我……我……”小桦地脑中像有一大捧爆米花在炸开,迹部学长说什么?他有没有听错了?

“我早就说过,让你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去理会,只要乖乖听我话就好了。本大爷原先的计划是和你进同一所中学,邀请你做我毕业舞会的搭档,在那一晚上正式确立关系,然后从高中开始正式交往。想不到提前了这么久,真是的,你这家伙,才几年级就学会闹别扭了?也不知被谁带坏的,本大爷真得好好查一查。”

小迹部还在不满地嘀咕,就被小桦地一把抱住,紧紧地嵌在怀中。他想告诉迹部学长自己有多么喜欢他,多么离不开他,然而张开嘴,却像哑了似的,只做了一个“迹部学长”的口型,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小迹部感觉到小桦地的身体在颤抖,把他扳起来,就见这家伙眼眶通红,还拼命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他喜欢作风强悍不屈的人,可每当小桦地在他跟前流露出脆弱一面,总能恰恰击中他内心深处的柔软。小迹部没辙地叹了口气,伸臂搂住对方,“本大爷好像总是把你弄哭啊。桦地,你果然就是那个,在我脸上留下记号的前世爱人吧。”

午后的网球部静谧无声,阳光透过休息室的窗户,安抚两个彼此相拥的少年。良久,小迹部松开对方,拍拍他的背,去柜子里取出两支公用的网球拍,其中一支抛给小桦地,“我们两个最近都没怎么对战过,这会没什么事,来一局吧。”

小桦地自从坐稳正选宝座之后,小迹部就一直安排他做第二单打,小迹部本人则是第一单打,以帝王之尊独镇最后一道关卡。在球队需要的时候,他俩偶尔也组合双打,多年默契是他们的天然优势,实力不逊于专门练双打的搭档。

两人来到赛场上,小迹部说道,“午休时间有限,我们就比一局,一局定胜负。”

“是。”

“你发球。”

小桦地应声发球,球拍大力挥出。虽然不是正式比赛,但面对迹部学长,他当然要发挥出全部能力,让迹部学长看看自己每天坚持训练的成果。

这记发球威力巨大,一般人硬接的话,稍有不慎就会扭伤手腕。力量是小桦地很突出的一项优势,小迹部平时常教他活用这一长处,在气势上先声夺人,尽早压倒对方,奠定胜局。此刻他双手握拍,全力接住,“开局很不错!”

小桦地得到学长的鼓励,更加干劲十足,连发扣球,与小迹部接挡相持,每一个球都打到对方半场不可能的死角,对方却总能展开新的反击。不像对抗,倒像对练表演。

率先得分的是小桦地。小迹部笑着用网球拍捞起球,“15比0,桦地,今天能量满载了,嗯?”

“是。”如果是中午以前的小桦地,这一局应该已经结束了,因为根本没有战斗欲望;而此时的他,精神和意志力都处在巅峰,状态堪比点火升空的“迹部二号”,他觉得自己还能接着赢球,即使对手是迹部学长也一样。

“再来。”小迹部也想看看今天超水平发挥的小桦地能得几分。

“是!”小桦地又发了一个高球,小迹部夸赞,“弹跳也不错,可是本大爷不会放水的。”他的反应极快,出手更快,球拍水平方向轻轻卸去网球余势,灵巧反击,“这样的球,你接得住吗?”

“是!”

“不愧是桦地啊。”这家伙现在进步这么大,真没看错他,是时候让他更精进一层了。

“15比15。喂,看清本大爷刚才那招进攻了没有?”

“是。”

“我知道你不愿意完全复制我的招式,但是你只要学会路数,就也受用了。”

小桦地知道,他们俩每次打球,其实都是迹部学长想让自己从中获益,他很珍惜。

最后小桦地输了两个球,但是两人心情都很好。从网球场离开时,凑巧遇上他们的教练尼尔。教练见了自己爱将,就咧着嘴跟他们开玩笑,“中午还挤时间练球?难怪那么厉害。”

小桦地站在小迹部身后不出声,老实孩子难免心虚,他们不是专门来练球的。

相比之下小迹部神态就很自然,“为了备战欧洲青少年网球巡回赛,我最近一直在拉桦地做陪练。”

尼尔教练高兴地说,“好,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景吾,我觉得你有实力拿到这届男单冠军。”

“谢谢教练。”

等教练走了,小迹部对小桦地说道,“你打了我两个球,作为奖励,就送你两件礼物吧。”

 

  47 7
评论(7)
热度(47)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