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网球王子|桦地崇弘/迹部景吾]Love Complete(39)

38. It’s time.

39. A hot one

小桦地四岁生日是小迹部给他庆祝的第一个生日。从那天起,他每周都会送花给小桦地,和当年亲口承诺的一样。每周一清晨七点整,花店的送货员准时按响小桦地家的门铃,送上最新鲜的玫瑰花,每次都是九十九朵。

听到门铃声音,小桦地放下早餐去开门。多年以来,他坚持亲自签收迹部学长送他的每一束花。和他已经很熟悉的送货员递给他一枚奶油白色的信封,说,“桦地君,今天还有一封信,随花一起。”

“谢谢。”信封上一个字也没有,但烫金的玫瑰花暗纹让小桦地确信它来自迹部学长。他把玫瑰插进花瓶,换下前一周的花束,还细心地用小喷壶给花瓣喷了水珠。随后,小桦地回到早餐桌前,抓紧时间吃早餐。他要在上学前把学长写给自己的信看好,否则到了学校,要是迹部学长问起来,他连拆都没拆,就太说不过去了。

饭后,他回到自己房间,小心翼翼挑开封口处的火漆印,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信封,纸质比外面那个软些,薄些,收件人是“迹部学长”,寄件人是……桦地崇弘?

奇怪,怎么会有自己给迹部学长的信,他明明没有写过啊。虽然昨晚睡在床上,他是动过这个心思,可暂时还没有付诸行动。这信封上的字迹,分明是迹部学长本人嘛,难道是他把寄件人和收件人写反了?不可能,学长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小桦地充满好奇地打开这第二个信封,他倒想看看这封据说是自己写给迹部学长的书信上会有怎样的内容。信纸上全文如下:

“亲爱的迹部学长:

我仰慕你很久了。无论是你英俊潇洒的外表,还是高雅风趣的谈吐,亦或是网球场上常胜不败的王者雄姿,都让我深深着迷。

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神的旨意;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是神的恩赐。

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帝王,请赐予我最尊贵神圣的爱,成为我唯一的爱人吧。我会用一生来守护你,深爱你。

盼望能给你一个火热的吻。

你最忠诚的桦地”

在信纸的空白处,另有一行红字批阅:本大爷许你如愿以偿。

小桦地脸上止不住发烫,这通篇示爱的直白口吻,怎么也不像是他的风格,无论是华丽的行文还是洒脱的笔迹,都显示这封“情书”出自迹部学长之手。他,他真可爱。

在上学路上,小桦地满脑子都是那封信里的话。虽然这确实是自己内心的想法,可要让他说出来,还得是当面说给迹部学长听,这对小桦地来说实在太困难了。唉,迹部学长应该很希望自己会这样跟他说吧,以他的性格,居然忍受得了自己这种沉闷无趣的家伙,连小桦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今天一整个上午,小桦地都很忙,连课间也没有多少闲暇去迹部学长班里报道,所以直到中午的时候,他才跟小迹部说上话。

小迹部问他,“收到了吗?”

“是。”

“嗯……”小迹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从座位上站起,打了个响指,示意小桦地跟自己一块去餐厅吃饭。他走到教室门口时,听见背后很微弱的声音,“迹部学长,我……仰慕你很久了……”

小迹部回身一看,小桦地局促地站着,眼神里是他最熟悉不过的害羞和倾慕。他足尖轻轻一推,把门关上,在桦地耳旁轻声说,“跳过。信的内容我太熟了,直接快进到最后一句。”

最后一句是“盼望能给你一个火热的吻”,小桦地还从没有在这样光天化日之下亲吻过迹部学长,更不用说是“热吻”了,他被小迹部压在墙上,两只手掌贴着冰凉的墙壁,觉得手心直冒汗,一颗心狂乱地跳动。

他嗫嚅着说,“没有迹部学长的允许,我不能这么做。”

小迹部渐渐靠近他,嘴角勾起诱人的弧线,“现在不需要我的允许了。”

小桦地小声重复,“不需……不需要了?”

“我已经是你男朋友了,只要你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亲我。”

其实小桦地还没有切身的感受,迹部学长现在真的是他男朋友了吗?情侣间的相处和他们以往会有什么不同呢?自己需要做些什么?总觉得这一切不太真实,会不会又是迹部学长开的一个小玩笑?

可是,眼前的迹部学长这么英俊,悦耳的声音令人沉醉,小桦地想,即使是在不真实的幻境中,他也想亲吻这样美好的迹部学长。他低下头,轻搂住小迹部的腰,鼓足勇气吻上对方柔软的唇。

他不知道要如何主动取悦他的王,更不知道怎么样的亲吻才算“火热”,他的吻还像孩提时一样青涩,嘴唇轻触,浅尝辄止。只听到迹部学长很轻很轻地笑了一声,随后反客为主,自然而然地接过主导权,娴熟地品尝少年甘甜的气息。

小迹部舌尖挑开对方牙齿,探入他的口中,小桦地从没有吻得这么深入的经验,紧张得不得了,张着嘴动也不敢动,唯恐一个不小心,咬疼了学长的舌头。

年轻的帝王逡巡了专属于自己的领地,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开对方,吁了口气,“早就想这样试试了。你喜欢吗,桦地?”

“是。”小桦地觉得自己脸都胀大了一圈,七窍和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冒烟,两耳旁各有一只百灵鸟在唱歌,头顶一只啄木鸟在啄他的脑壳。

他的嘴里仿佛还留有迹部学长甜美的余味,灵巧的舌头调皮舔过自己舌苔的触感,都让他深深迷恋,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被迹部学长最火热的爱所占有。这也许,就是美梦的极致吧。

小迹部自言自语,“难怪他们都爱躲在角落里,果然很刺激。”

小桦地这会才回过神来,他们俩此时此刻不是在私人约会,而是身处教室。尽管大伙都去餐厅了,里里外外一个人也没有,可这毕竟是大家学习的场所,在这种地方亲热好像有点不妥。然而面对迹部学长,他无从抗拒。小桦地想,哪天迹部学长要自己跪下来,当众吻他的鞋尖,自己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立即照办。

“桦地,以后我对你也要有所要求了。”

“是。迹部学长有什么要求?”

“你的吻技——只要能赶上你球技的十分之一,本大爷也就满意了。”

 

  43 8
评论(8)
热度(43)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