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网球王子]手冢国光/汉娜 小段子一枚~给wuli手汗cp奠基(v^_^)v

人们都说,绝不能把自己喜欢的歌曲设为闹钟铃声,否则要不了多久,起床气就会毁了这份喜爱的心情。

 
“请戒酒吧,过度饮酒不利于身心健康。请戒酒吧,过度饮酒不利于身心健康。请——”
 
汉娜从被窝里伸手按掉闹钟,睡意朦胧地嘟囔,“烦人的小鬼……”自从换了新闹铃,汉娜赖床时间明显缩短,因为她实在不想听自己最讨厌的男生在耳旁这么循环往复地絮叨,不过反过来说,这招真的很明智,至少她上班再也不会迟到了,这也算是那家伙唯一的正面贡献吧。
 
来到康复中心时,不出所料,那男生早就在训练馆里了,正独自在器材上做拉伸练习。汉娜站在场馆门口远远地看他,心中很感慨。当初她接受指派,给一位名叫手冢国光的男生当康复教练,耳中听到的是一系列溢美之辞,拥有国家级水平的十五岁天才选手,饱受伤病困扰,听得同为网球手的汉娜十分同情,在脑中勾勒出一个憔悴忧郁的亚洲美少年形象。
 
直到她接触了真人才知道……这男生居然这么讨人厌!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么讨厌的男生!初中还没毕业就敢跟她叫板,每次自己喝酒,他在旁边就一副“你几岁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的表情,一本正经地管教自己!真是的,自己跟他到底谁才是教练?!
 
平心而论,其实他在训练时非常刻苦,也积极配合教练的指令,从不让汉娜多费心,同为顶尖的网球选手,两人在这方面还很有共同语言,但是不行,这家伙在她的饮酒问题上固执到极点,一个不让喝,一个偏要喝,两人已就此争执过无数次,俨然成为康复中心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昨天汉娜争赢了一次,成功多喝了一瓶,但是全程处于对方责备的眼神之下,喝得一点也不开心。她一赌气,今天故意把酒瓶带到场馆来。手冢见了果然皱起眉头,从器材上坐起,认真说道,“汉娜教练,一早喝酒对胃不好。”
 
“所以呢?”
 
“所以,请节制。”
 
“我很有节制了,今天一滴酒还没喝呢!”
 
“现在才早上八点。”
 
看看,多可气,自己每天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小鬼!说话一点也不留情面,优等生就可以这样没大没小吗?这里是全欧洲最好的康复中心,她是这里最好的教练之一,前来复健的人巴结她还来不及,从没有谁敢这么当面跟她较劲。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晨跑了吗?”
 
“是的,刚跑了五公里。”
 
“很勤奋嘛。”
 
“其实汉娜教练可以一起,少喝酒,多锻炼,健康——”
 
“好了好了,”汉娜头疼地用网球拍作势去捂他的嘴,她最怕听这小子说教了,比从前在学校上课还折磨人一百倍,“我身体状态很稳定,现在需要恢复健康的人是你。”
 
“我很感谢汉娜教练对我的帮助,只是觉得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发挥出更优秀的水准,汉娜教练的真正实力远不止你所展现出来的这些。”
 
汉娜握拍的手指一紧,这小鬼年纪轻轻,眼光却这么老到,真是厉害得可怕,不愧是传说中的天才少年。如今的自己还能重现当年的巅峰状态吗?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拿出那份勇气,甚至不敢去多想。
 
手冢从包里取出一个小罐头递到汉娜跟前,“小礼物。”
 
“嗯?给我的?”汉娜很惊讶,这成天给人添堵的家伙居然送她东西,哼,终于想到要深刻反省自己目无尊长的错误了吧!
 
“是的。”
 
“谢谢你,国光。”汉娜好奇地接过罐头,这罐头比巴掌还小,赫然是圆形小酒坛的造型,胖乎乎地很可爱,盖子两侧还有一对耳朵样子的小把手,“我可以现在就打开看吗?”
 
“嗯,当然。”
 
汉娜打开罐头,嗅到淡淡的好闻清香,里面是一满罐薄荷糖。
 
“下次想喝酒时,就打开这个‘酒坛’吧。”
 
薄荷糖的香气很醒脑,不像酒香那样让人熏然欲醉,“那个……我考虑下吧。”
 
汉娜很珍惜地收好小糖罐,心想,也许可以停战五分钟。


@L. gn的点梗,送给你哦( ⸝⸝⸝•_•⸝⸝⸝ )求不嫌弃


  27
评论
热度(27)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