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聂卫]情人戒(情人节&新年贺文,短篇完结)

唯有美食与聂卫不可辜负(简称唯美聂卫)系列第5篇,主题:庄宝一朝变直佬,吓死身旁一群宝^_^

*第一篇 卖冰糕的大男孩

*第二篇 雪顶红

*第三篇 听取汪声一片

*第四篇 蝶变

 

*第五篇 情人戒

  

盖聂如今俨然已成为了一个典故。身边人时常拿他来敲打另一半,“你可别像盖聂一样——”后面通常跟着沉闷啊,没情趣啊,不声不响啊,诸如此类的“嫌弃”。事实上大家都知道,盖聂对他师弟好着呢,正因为太好,好到让人眼红,才故意挑刺儿,不然这心里怎么平衡得了。

但盖聂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得给小庄挣面子,不能让人看轻。所以这次赶上情人节,他早做准备,定制了一对对戒,指环内侧分别刻有二人名字,以做纪念。

卫庄见到戒指很高兴,但并没有要收下的意思。盖聂不明所以,他惴惴地想,小庄是不是嫌这礼物太俗气了?

卫庄解释道,“我不需要什么刻有你名字的东西,因为在任何时候,你都刻在我心上。” 

这话听着有些肉麻,像极二人平时情浓之际他说给盖聂的甜言蜜语,但此刻他口吻难得的正经,正经到可以说很严肃。

“只有怕自己忘记的人,才需要这种信物来提醒。”他没有说出来的是,我心中对你的执念,已经让我满脑子都是你,装不下更多了。

盖聂到底还是没能送出这份情人节礼物。不过,他把刻有小庄名字的戒指戴在了手上。小庄的话很有道理,但对盖聂来说,两人没法时时刻刻守在一块儿,能有这么个念想,聊解相思之苦。

时隔不久,天有不测风云,卫庄在外面一个不慎,中了对手埋伏,身受重伤,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这下可把大家急坏了,流沙内部人仰马翻,盖聂闻讯赶来,见师弟全无血色的脸庞,心如刀割。

正因如此,当卫庄恢复知觉,人人喜出望外,谁都没注意他——失忆了。卫庄睁眼以后一直好端端地和大家说话,有问有答,语气和平时无异,可当盖聂进来看他时,卫庄脸上流露出陌生的表情,仿佛与其素昧平生。

“小庄,你醒了,觉得身上怎么样?” 

“还好。” 

盖聂带来亲手煲的汤,又像往常一样照顾他。卫庄很不自在地接过碗,金灿灿的鸡汤热气腾腾,上面飘着碧绿蒜花,胖乎乎的小蘑菇在汤里沉沉浮浮,香极了。这是他记忆中熟悉的味道,可对于眼前这个人,他连姓名都想不起来。

盖聂看出师弟的反常,可他并未多想,只以为是小庄这次吃了亏,心情不好,就很温柔地问,“好喝吗?” 

卫庄含混地应道,“嗯。” 

“还有没有什么想吃?” 

卫庄敷衍不下去了,一个陌生人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仿佛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这让他内心无所适从。

他放下碗,很客气地对盖聂说道,“麻烦你帮我叫他们进来,我有话想问。” 

盖聂心里揪紧,就算当年俩人还只是单纯师兄弟的时候,小庄都没跟自己这样生分过。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脑中胡思乱想,面上还是不兴波澜,答应了一声,去外面把守在门口的卫庄手下们让进病房,自己去找医生问询卫庄的伤情。

一帮大姑娘小伙子嬉笑着围在卫庄床前,打趣他,“老大,你怎么不跟你师哥多说点体己话,叫我们这些电灯泡进来干嘛。” 

“师哥?”卫庄问,“刚才那个人,是我的师哥?” 

大伙七嘴八舌,“不会吧,你跟盖聂吵架了?好好的,为什么呀。” 

卫庄觉得脑中乱糟糟地,头疼不已。他揉揉太阳穴,低声说道,“我不记得他了。” 

“什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大家刚才还乐呵呵地抱着八卦的心态,听自家老大这样一说,顿时都笑不出来了。“你明明都记得我们,怎么唯独把他给忘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他对我来说很特殊吗?” 

“那当然了,他可是你的亲亲师哥啊!” 

“……什么?” 

“唉,就是男朋友的委婉说法啦。” 

卫庄一脸毫不掩饰的惊讶,“我和他是一对?不会吧,怎么可能?” 

手下人面面相觑,赤练被一帮人很没义气地推出来,只好很无奈地跟老大解释,“我们哪知道您老人家怎么想的。一开始嘛,你大张旗鼓跟他对着干,可突然之间又跟他要好得什么似的,我们差点都跟不上节奏。按我们几个之前私底下的猜测,你就是在心里喜欢你亲亲师哥好久了。” 

“别……别用这称呼,我暂时还接受不了。”卫庄是真接受不了——自己暗恋对方,还倒追,这根本不符合自己风格。

“盖聂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白凤插嘴,“是啊是啊,我一直觉得赤练比较配你的。” 

赤练假装泪汪汪,“能不能不提我的伤心事了。” 

卫庄居然很认真地附议,“没错,相比之下我对你居然无动于衷,这太不合常理了。”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口味应该是火辣美女,而不是一个看起来沉闷无趣的男人。

赤练赶紧说,“老大,你可千万别在你师哥面前打击他啊,你受伤他别提多紧张了,我给他打电话,他立马就赶来了,这几天都是他在这儿看护照顾你的。” 

“是吗……” 

盖聂在门口站了很久,又转身离开。他脑中回荡着小庄刚才那句话: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发觉自己完全不了解小庄喜欢什么类型的伴侣,更不明白他当初为什么喜欢自己。

彼此间的点滴过往在盖聂眼前回闪,其实在小庄主动示好前,他压根没想过小庄会喜欢自己,更没想过两人会在一起这么久。他暗下决心,要是师弟能恢复记忆,一定要问问他究竟喜欢自己什么地方。

卫庄的身体逐渐好转,一周后就出院了。他为了避免尴尬,尽量避着盖聂,两人已好些天没见面,盖聂只能通过流沙众人得知师弟近况。大伙于心不忍,一合计,琢磨出一条妙计。他们合伙把酒量平平的盖聂灌醉,把他载到卫庄家,还奉送一句祝福语,“他脑子不记得你,身体总该记得你。” 

卫庄开门见到醉醺醺的盖聂就傻眼了,自己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怎么就闯家里来了。盖聂借着酒劲,在卫庄耳旁问道,“小庄,你说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那你为什么肯和我在一起。”说着就去吻他。

卫庄大惊失色,在他还觉得自己应该更喜欢女人的时候,一个大男人就这么跑来跟他亲热,实在有些难以招架。他本能地伸手想把盖聂推开,可是对方喝醉了酒,整个人很沉,就这么压在他身上,酒气泛滥的嘴唇贴上他的脖子,手掌热乎乎地贴着他的腰,沿着腰线来回抚摸。

卫庄身上一片战栗,情不自禁地颤抖,轻轻呻吟。他记得这种感觉,亲密无间的,火热的,全然忘我的快感。在记忆最深的地方,一切都那么真实鲜活——交缠的赤裸肢体,热烈的气息,令人沉溺其间的抵死缠绵…… 

盖聂循着往日的习惯,越摸越往下,可是如今的卫庄尚难以接受眼前事实,盖聂的爱抚太过温柔,又显然熟知他身体的敏感带,两人身体的契合宛如结发夫妻。卫庄一瞬间产生出这种荒诞的羞耻感,太糟了。糟糕的不是自己居然像个女人一样承欢,而是他很有,很有感觉。

他使劲挣脱开对方怀抱,明明呼吸急促,面色泛着情欲潮红,眼神中却不似往日含情,显得深受其扰。盖聂见师弟这样,酒也醒了,一时心灰意冷,说道,“小庄,抱歉。” 

卫庄将他受伤的神情看在眼中,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欲言又止,整了整衣服,转身出了房间。他匆匆离家,心头彷徨,径直去了流沙总部。大伙心照不宣地围拢上来,“老大,你不会把他打晕了一个人丢在家里吧,好狠心啊。” 

卫庄烦躁地挥手赶人,说道,“行了行了,我现在确定,之前跟他——确实是你们说的关系。”话虽如此,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卫庄自认为是个有男子气概的人上人,可没想到自己居然暗恋对方多年,还为之不顾内心准则,放弃羞耻感,让盖聂像抱女人一样和他…… 

自己到底得爱盖聂爱到什么程度啊。

而盖聂呢,现在是什么信心都没有了。他找出那枚未能送出去的戒指,反复地看着,自言自语,小庄过去到底喜欢他什么,仿佛陷入了魔怔。

周围人很是同情,可帮不上忙,谁也无法窥破卫庄的心思,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盖聂很清楚,小庄拒绝跟自己亲热,这再明显不过了,他在抵触,他不喜欢自己了。接下来,大概就是要分手了吧。

小庄以前明明说过,无论什么时候都把他刻在心上的,难道都是假的吗?

数日后,卫庄果然主动找上门来,可并没有提分手的事,只是找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和他闲扯。盖聂不知师弟想做什么,但仍是习惯性地迁就他,陪着他说话。快到饭点了,他问,“留下来一起吃饭好吗?” 

卫庄想了想,点头答应了。盖聂问他想吃什么,卫庄说道,油焖虾,小排骨,还有杏鲍菇。盖聂有些高兴,虽然小庄不再喜欢自己,但是还好,他喜欢的菜色还是不变。

卫庄不动声色地观察,想探究出盖聂身上什么地方迷住了自己。他又约盖聂见了几次面,像普通朋友一样与他相处。他知道这对盖聂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折磨,尽管情绪掩藏得很好,但卫庄能够读懂他的伤心,甚至不自觉地也跟着一起心痛。

他趁盖聂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在房里看到了那枚戒指。他把指环托在手心上,盯着内侧那个“聂”字出神。不用想就知道,盖聂手上戴的那枚一定刻着“庄”字。从他在病床上苏醒,第一眼见到盖聂起,就从未见他摘下过戒指。

可是这枚戒指却没有戴在自己手上,这是为什么呢?卫庄回想不起自己当时的想法,只是觉得很对不起盖聂。

他背着所有人悄悄去做了催眠治疗。在催眠状态下,十多年来与盖聂相识的回忆全都在眼前过了一遍。为什么喜欢盖聂,他对自己有多重要,所有的酸甜苦辣,所有的感情,终于回来了。

他想起来,自己早就打定主意,要跟师哥共度余生的。现在这么“欺负”他,真是太过分了。卫庄戴上刻有盖聂名字的戒指去找他,从背后一把抱住,亲昵地跟他咬耳朵,“师哥。” 

盖聂惊喜交加,“小庄,你……你记起来了?” 

卫庄抱着他不撒手,内疚地说道,“对不起,之前让你那么难过。” 

盖聂转身回抱他,温暖的身体让他心中倍感踏实,前几日的苦涩刹那间都化为了甜露。可回过头想想,多少还是有点难以释怀,“为什么你失去记忆,还能和其他人处得好,偏偏不能接受我?是不是因为,我跟你理想中的伴侣一点也不一样?”他必须弄清楚这一点,因为小庄失忆后对他的态度岂止是不接受,简直是嫌弃。这样痛苦的经历,他再也承受不起第二次。

卫庄说道,“怪我想当然,以为自己会眠花宿柳一辈子,却不料会死心塌地拴在你身上。” 

“你不喜欢我亲你,抱你吗?” 

“喜欢啊。”卫庄在他嘴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哪怕在我失忆的时候也是如此,所以被这种喜欢给吓到了。从这一点上来看,师哥,我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爱你。” 

盖聂迟疑了一会,还是问出了心中的不解之谜,“小庄,你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天底下再没有第二个人对我这么好啦。” 

盖聂有些没底气,“要是出现了第二个人,对你也这么好……” 

卫庄不以为然地说道,“那又怎么样,我看也不会多看一眼。不过,这也是对你的一种侧面激励,敦促你要对我再好一点。” 

盖聂紧紧地抱住他,“好。” 

卫庄感受着对方的体温,手上的指环隐隐发烫。他没有吐露那个真正的原因——师哥身上,有他所眷恋的一切。

  

  

  

恶趣味番外小短篇

卫庄本来不是会戴信物的人,但是他要让自己记着以后不能再让师哥伤心,所以还是把戒指戴在手上。

于是他提议,“师哥,为了防止我再失忆,我们来拍录像吧。” 

“好,是生活录像吗?”盖聂也觉得这个主意很好,拍下他和小庄的点滴日常,以后一起重温,感觉一定很温馨。

卫庄纠正他,“错啦,是床上的录像。看到你性感的样子,哪怕我失忆一百遍,也一定会再次爱上你的。” 

 

 

***

祝本命CP永浴爱河,狗年虐狗,大吉大利,性福无敌O(∩_∩)O

  214 37
评论(37)
热度(214)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