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卌八、兄弟

卌七、最强中锋

卌八、兄弟

黑子的举动出乎紫原预料。他认可黑子的传球技能,但是投篮?那时在帝光篮球部,谁都知道“幻之第六人”上场时能让其余四人的得分暴涨,然而他从不亲自投篮。

紫原不记得听谁说起过,小黑投篮不准。他听过就算,对此并不在意,篮球嘛,本来就没多大意思,只要最后能赢,什么样的球风都无所谓。

总之,他没有见过小黑在比赛中投篮,更不用说还摆出了这么怪异的姿势,不会的,他不可能投进。

从前在帝光,数小黑与他最玩得来。俩人都喜欢甜食,志趣相投,经常互相推荐新近的美味,或是在放学后结伴一起去吃冰激凌。他在自己眼中就像一只小动物,太小了,总觉得伸手轻轻一捏就会挤扁。

这也让紫原在与之相处的时候,很难真正把对方当作一名篮球选手来对待,无论是从前的同队,或是今天交战的对手。

他几步上前,伸手封盖。小黑与自己身差悬殊,即便跳起来,高度也有限,他要让小黑知道,这种尝试是徒劳无功的。

虽然是这样,但是看着黑子此时的眼神,紫原内心隐隐有一个声音,不对。

黑子右手将篮球推出,紫原本以为手掌能稳稳地将球拍下,可球仿佛在一瞬间消失了似的,穿过他的手,落入后方的篮筐内。

紫原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心头霎时涌上一股怒气,一时不知该往谁身上发泄,是抢了篮板的木吉,助攻的火神,还是最后一锤定音,终止自己连续不失球纪录的小黑。

“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黑子眼神一如既往冷静,“是吗,那就请紫原君接下来也要小心了。”

火神高兴地冲过来,“好球啊黑子,真的进了!”他一把搂住黑子的脖子,另一只手使劲揉乱他的头发。

感受着火神君必胜的心情,黑子忍不住微笑,“我说过,一定会进的。”

他转过头望着火神,四目交接之际,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那仅属于自己的光芒。

半场结束,比分暂为29:17。一点一点把比分追回,无疑是漫长煎熬的过程。就在不久前,面对固若金汤的阳泉防线,大伙还一筹莫展,然而凭借众人一心的努力,球队已渐渐找到了状态,并朝着更高的目标,继续前进。

黑子坐在替补席上,望着迎向下半场的队友背影,内心充满热忱与信任。这就是他深爱的诚凛,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放心地把一切都交给他们,因为知道彼此有着同样渴望胜利的意志,和对篮球那颗不渝的心。

前面两节,阳泉偏于他们最自信的防守,攻势有所保留,然而到了下半场,势必会更加凶险。诚凛上下都知道那个12号——担任得分后卫的冰室辰也,也就是火神的兄长,是阳泉的双王牌之一,他在上半场一直没有显山露水,打得很保守,这反而让诚凛更为警觉。

火神在赛前已经跟大家讲过冰室的能耐,但他的认知仅停留在自己离开美国以前,后来冰室继续跟着亚历克斯学球,照师父的说法,他的实力直逼“奇迹的世代”,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所以辰也如今到底“进化”成了何种模样,火神也不完全了解,这个答案只有在比赛中才能够揭晓了。

按议定的计划,由火神盯紧冰室,日夜不分的苦训就只为此时。他稍稍躬下身,目光锁住跟前冰室的一举一动,冰室见他严阵以待的神情,赞许道,“很好,大我,我正是想与这样的你交战,然后——把你击溃。”

火神拧眉说道,“那就来吧!”他感觉到冰室要投篮,不假思索地起跳拦截,然而双脚离地之后才发现,那竟然是假动作!他还从没见过辰也,不,从没见过任何人能如此以假乱真,而且动作的切换衔接是那么流畅,毫无停滞。

日向看到冰室过了火神,立即来防,火神在后方追赶上来,叫道,“队长,夹击他!”

日向与火神一前一后挡住冰室,意欲断下他的球,冰室却并没有自乱阵脚,在刹那停顿之际轻松起跳,进球得分。

太快了,快得对手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日向也好,火神也罢,都是身经百战、眼光老到的行家,可面对冰室,手和脚仿佛定住了,连大脑的反应都跟不上冰室的动作。

火神的额头上冒出冷汗。这就是辰也的可怕之处:每个动作看起来都平平无奇,但是一气呵成,从头到尾找不出一点破绽。

如果说青峰的风格是天马行空,那么辰也就是与之完全相反的,有如教科书一般精准的传统风格,谁都能看明白,可是,又谁都难以企及。

冰室进球后,转过身对火神说道,“大我,别再把我当作兄长了,那只会继续暴露你心中的软弱,成为你前进路上的阻碍。”

“辰也……”

火神知道自己内心的动摇被对方识破,也知道这样在赛场上有多危险。但辰也是他在人间认识的第一个人,那么多年的兄弟情分,怎么能放到天平的一端,成为“二选一”的选项。

“我早就知道你和我,或者说和我们绝大多数人不一样,你的能力远远不止如此。总有一天,你会站到最高的顶点。所以,如果你现在连我这关都过不了,就太让人失望了!”

双方王牌再度一对一,冰室不待火神再说什么,起跳射篮。火神跟着跳起来,伸手去拦,可篮球仿佛从他手中穿过,明明看见了,却又好似海市蜃楼一样的幻象,无法触碰。

“用我的‘阳炎射篮’,让你彻底清醒过来吧。”

这就是辰也向亚历克斯学到的最强绝招吗?火神终于体会到对手面对黑子那些神出鬼没的传球和投篮时,是何种心情了。看不透的招式,无从破解。

诚凛叫了暂停,暂时换下火神。他此时心绪激动,是无法在一对一中赢过冰室的,只能让他下场,从僵局中跳脱出来,调整心态再战。火神坐到替补席上,随手接过旁边人递来的毛巾,擦去满头满脸的汗水,烦躁地闭上眼。

太糟糕了,在这样紧要关头,把烂摊子交给学长他们……无法把比赛和私人感情分开是大忌,也是自己最致命的弱点。

“我倒觉得,这是火神君的优点呢。”

火神猛地抬头,才发现刚才给自己准备毛巾的人是黑子。“啊!抱歉,我——”

黑子在他身旁坐下,微笑着说道,“火神君是因为太温柔,太重感情,所以才这样受困扰折磨啊。”

“黑子……”

“冰室前辈和火神君之间的兄弟情,是不会因为一场比赛的胜负而改变的。事实上,他希望火神君能毫无保留地与他一战,不正说明冰室前辈对火神君抱有极高的期待吗?”黑子看着若有所思的火神,半开玩笑地说道,“说实话,想到他比我更早发现火神君的才能,心里忍不住有点在意呢。”

火神转过头,久久望着黑子不说话。

黑子又说道,“如果火神君有话要对冰室前辈说,就等堂堂正正地赢下比赛后,再去告诉他吧。”

火神点了点头。他把颈间用链子串住的指环摘下,放到黑子手心里,把黑子拢起的手连同那枚指环紧紧握住,“这是过去我和辰也两个人兄弟的证明。现在把我的过去,交给你了。”

 



  28 2
评论(2)
热度(28)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