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五一、无所不能的啊

五十、苏醒的怪物

五一、无所不能的啊

紫原看着满脸笑容的木吉,心想,这家伙还真是捏不碎,打不死啊。下场前站都站不稳了,这才休息了没多久,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神采奕奕的样子。

从没见过像他这样的人。

日向拍木吉肩膀,“你清楚现在场上是什么情况吗?决胜的关键时刻,你回来得正好。”

“嗯,我知道。”刚刚在休息室接受丽子治疗时,小金井跑来汇报战况,他就已经得知了紫原投入进攻,大伙快抵不住的事。

他想早一点回到赛场,但是丽子态度很坚决,只给一分钟。她不允许木吉为了眼前的一场篮球赛牺牲身体,甚至今后的人生。

木吉从休息室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在诚凛半场进攻的紫原,战神一般,充满杀戮之气的姿态。面对强大到近乎可怖的紫原,木吉震撼之余,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热烈冲劲,迫切想回到赛场,会一会实力全开的他。

这接下来的一分钟,一定会是自己生命里,最不可磨灭的一分钟。

他说道,“我们现在只是遇到点小危机,不是吗?好了,一起享受比赛吧。”后半句话是说给队友,也是说给他的劲敌。能与这样的对手痛痛快快地打完这一场比赛,大概是他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事。

哨音响起,最后的角逐开始。阳泉暂时领先4分,紫原急欲取胜,抢到篮板球以后直闯诚凛半场,火神伸长手臂阻挡。

紫原现在的战意已经沸腾到了最高点,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起跳后用蛮力直接扣篮。他这一次扣篮的力道比过去任何一次都要强劲,加上他身体前倾的重量,令火神也觉得难以相抗,手臂酸麻,眼看就要挺不下去。

“别放弃,火神!”身后一只大手撑住了球——木吉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已经及时回防,千钧一刻施援。火神顿时生出无穷信心,“木吉学长!”

篮球终于不受紫原掌控地从他手中松脱。紫原回头看着篮球落地的轨迹,惊怒交加。火神拼到现在,体能早已到了极限;木吉的身体更是强弩之末,又能有多大力量?难以相信,正是自己一直所不齿的,这种弱者的“团队协作”,挡下了雷霆之力最猛烈的一击。

心中认定天经地义的真理,不知何故,稍稍动摇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对于暂时落后的诚凛来说,每一秒钟都恨不得掰成两半。火神在三分线外投偏,阳泉篮下所有人都去争夺篮板球。木吉虽然重回赛场,但体能并没有真正恢复,更大程度是靠意志力在支撑。

想要保护这支年轻的球队,就如同球队保护自己一样。

木吉再度使出“钳爪”,仿佛是在乱军阵中杀出了血路,单手紧抓篮球,抛给了外线空挡处的日向。日向露出关键时刻特有的笑容,三分!

终于在倒计时二十秒的时候,诚凛把分差缩小到了一分。与一片欢腾的诚凛替补席相比,阳泉一边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赛前的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会被一支无名球队逼到这种限度,万敌莫侵的防线,竟在这匹黑马的铁蹄下溃不成军。

诚凛迅速换防,由木吉盯住冰室,这时要是再让阳泉进哪怕一球,就彻底失去扭转乾坤的希望。

冰室并不怵他,连大我也未必能百分百地盖掉“阳炎射篮”,其他人就更不用说。即便眼前是敦在意的“那个人”,也概莫能外。

他见木吉屈膝,似乎是要起跳盖帽,眼神一闪,“很逼真,但是,骗不过我的眼睛。”

对方是想用假动作诱使自己误判吧,只要现在直接投篮,木吉就来不及再挽救了。冰室这样想着,篮球离手,向前方的筐投去。然而此时,另一人已经逼近,抬手奋力扣下!

冰室转过头看着盖掉自己手中篮球的日向,心头一凛:木吉是故意让自己看清他的“假动作”,为的就是要“阳炎射篮”在第一次就出手,这时候的球位置偏低,即便是普通身高的球员也能够到。

不愧是被称为“铁心”的男人,在争分夺秒的关头,还能想出这样的计策。

连阳泉教练也开始在场下叫喊,“防守跟上,别让他们再得分!”最后一分优势,说什么都要守住。只要能赢,领先一百分或是一分都无所谓,不会有人记得他们曾经这一刻的狼狈,唯有胜利会被铭刻下来。

而诚凛,也在与时间赛跑。黑子在中场接到球,往火神的方向看去。火神正往阳泉的半场疾奔,头也不回,但是手臂伸出,仿佛知道黑子一定会在最正确的时机,精准无误地把球送入自己手中。

就如同光从来对影的相随深信不疑,在天长地久的时空里,连彼此的波长都契合得天衣无缝。

所谓王牌,就是肩负着大家的期望,去夺得胜利。而他勇敢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不是自以为有能力承担,而是他确信,即使下一刻肩上不堪重荷,黑子,还有诚凛的每一个人,都会在背后支撑住自己。

所以,他不会倒下,诚凛,也一定不会倒下!

“火神君!”

火神踩上罚球线的一霎,篮球传到他手中,他高高跃起,“超级弹跳”发挥到极限,隔空将球奋力一掷——这就是特训时,亚历克斯传授给他的“豪之技”:流星灌篮!

似远天星辰坠落,携着如虹的锐气,球几乎化为一团光,一刹那穿过篮筐。

全场一瞬间鸦雀无声,随即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欢呼。倒计时四秒钟的时候,诚凛,终于逆转了!

木吉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余光瞥见紫原正全速冲向自己的半场,立即大声提醒队友,“还没结束!”

没想到原本最懒散的紫原,居然成为阳泉最不肯认输的人,日向等人急忙追赶,可是哪里追得上雷霆之神的风驰电掣?诚凛前场空无一人,难道这来之不易的反超优势,就只能维持几秒钟吗?

火神使出“流星灌篮”以后,所剩无几的体力已经透支,左膝软倒在场地上,另一侧也酸疼得直不起来,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艰难地抬眼,看见了紫原背后那个与其体形悬殊的少年。虽然这会即使勉强站起来,也已赶不及去回防,可如果有黑子在的话,自己就能安心了。

他的黑子,可是无所不能的啊。

紫原带球一个人奔至诚凛的篮下,正要起跳投篮,双腿骤然感觉到撕裂般的疼痛,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怎么回事,偏偏在这个时候!篮球架就在眼前,可是腿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紫原心中又急又恼,木吉兼任控卫后,自己与他的交锋耗去了太多力量,频繁的剧烈跳跃令双膝再也承受不住。

开玩笑,就算跳不起来,这么近的地方,我也能投进!

然而就是这短暂停顿的片刻,身后的少年已经追赶上来。

“为了木吉学长他们的执念,就在这一刻结束吧!”

未及投出的篮球,永远没有了下一次机会。球落地的一瞬间,终场的哨音也紧跟着响起。

这一次,是真的结束了。

在满场的喧嚣祝贺声中,黑子顾不得和学长们庆祝,径直跑到后场,他知道,火神君在那里等他。

他向火神伸出一只手,“火神君。”

“谢了。”火神把手递给他,却不见黑子拉自己起来。他抬起头,黑子脸上正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我愿意。”

火神一头雾水,“啊?!”

“火神君这个姿势,不是在向我求婚吗?”

“黑子!”

黑子见火神君从脸到脖子都红透了,不再捉弄他,把自己的光从地上拉起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刚才那句话虽然说得太早,可是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这样对火神君说。”

火神紧紧地回抱住对方。这家伙自己也知道太早啊……

不过,他愿意的话,就太好了。

 

 

篇二 夜与梦 完


放一张动画截图证明求婚(?)场景,至于算谁跟谁求这就不好说啦~ 





  29 2
评论(2)
热度(29)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