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1-3(火神大我生日贺文)

· 原作动画向神话风长篇,所有人类设定属于原作,所有非人类设定属于我

· 26w+全文存稿,从火诞连载到10.11火黑日,一个清新舒畅又有点可爱小热血的故事,全文清水,会有番外让他睡他

· 友情客串:笠黄、高绿、木紫(约占全文比重0.5%、0.5%、1%),以上均有单独番外



篇一 光与影


一、诚凛一年级新生

微微透亮的樱花瓣搭坐在风的尾巴上,像乘滑梯似的,纷纷絮絮飘散,装点着大门口“私立诚凛高校”六个大字。墙外是春,墙里也是春。

此时正值四月,新学期伊始,篮球部吸收了不少一年级的新鲜血液,今天是小学弟们入学后的首次社团活动。

望着场上一个个积极跑动的身影,教练相田丽子与队长日向顺平低声商议,“这一届申请入部的新人里,好像也没有什么身体素质太突出的苗子。”

日向叹了口气,“那家伙不在,我们很需要强力选手啊,撇开中锋不谈,起码得有个像样的大前锋,否则还是免不了和去年一样的结果。”

相田说道,“这几天趁着社团招募还没结束,我再去一年级看看,摸摸情况。”

“好,那就拜托你了。”

这时,二人忽然听见身旁有人说话,“请问,需要推荐合适的人选吗?”

日向和丽子都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跟前站着一位中等个头,身材瘦削的男生,日向一怔,“一年级的?”

“是。我叫黑子哲也。”那男生神色如常地回答,好像早已习惯对方的这类反应。

日向不大好意思地说道,“抱歉,光顾着跟教练商量事情,没有注意到你。”话虽如此,他心里却直犯嘀咕,自己和丽子居然谁都没有觉察到这个叫黑子的家伙出现,他们俩说话什么时候起这么投入忘我了?

丽子想起来了,“黑子君,你是帝光毕业的那位吧!”前些天收到一张帝光中学毕业生的入部申请,她还暗自激动呢。但凡关注国内中学篮球的,无人不知“帝光”威名,这所篮球名校常年称霸初中各大赛事,上一届更是能人云集,主力阵容强到可怕,号称“奇迹的世代”。如果能有前帝光校队的高手加盟,那可是雪中送炭,天降一份大礼给诚凛。

可她刚刚观察来观察去,愣是没认出新生里有什么“高手”,还琢磨是不是那个帝光生今天缺勤呢。

黑子礼貌地答道,“是,帝光是我的母校。”

丽子是出了名的体能分析专家,刚才就已用肉眼把所有新人从头到脚“扫描”了一遍,眼前这男生各方面都平平无奇,绝对不是“奇迹的世代”。丽子在心里直叹气,怪自己一见“帝光”二字就瞎激动,替补,或者替补的替补,也算是帝光一员啊。

再说了,像“奇迹的世代”这样的明星球员,各大名校争抢还来不及,怎么会来他们这所办学不到两年的新校呢。

日向没她想得这么多,一听黑子自认是帝光的,脱口而出,“那你是主力吗?”

黑子说道,“我是正选队员。”

丽子半信半疑。她没有在这一问题上多纠缠,又问,“黑子君,你刚才话里意思是……有适合加入篮球队的人选?”

“是。我们B班有位男同学,叫火神大我。他个子高,运动神经也十分发达,体育课上,无论什么项目都很拿手,尤其是篮球。”

日向眼睛一亮,“哦?是嘛!那很不错啊!”

黑子点头,“而且,我注意到他打球时的热情很高,应该很喜欢篮球。”

丽子说,“嗯,那为什么他不来我们队报名呢……黑子君,你知道他有没有申请参加其他社团?”

“据我所知没有。课间的时候,也有排球队、网球队和游泳队的学长来邀请他入团,但是火神君目前似乎没有加入任何社团的意愿。”

丽子握拳,“听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有些好奇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这样,黑子君在一年B班对吧,我明天午休的时候来找你,顺便见识一下这位火神大我君。”

“好。”黑子答应。他脑中回想起坐在自己前排那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总是凶巴巴地板着脸,看上去不大好相处。说实在的,他俩虽然是前后座,开学到现在还没怎么说上话呢。

黑子哲也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私底下喜欢观察身边的人,看他们为人处世的细节,揣摩种种性格、脾气,然后在心里得出一些结论。

对于他的新同学火神君,黑子倒觉得此人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难以接近,尤其是目睹他在篮球场上飞扬的英姿,还有每次利落扣篮后脸上不自觉露出的笑容,更让黑子相信,他和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同类人。

他想,或许是火神君比较慢热,还没有适应高中的陌生环境,才有那种距离感吧。这也是黑子向教练推荐火神的主要原因,说不定他参加篮球队以后,校园生活就能多添几分乐趣了。

翌日中午,相田丽子按约前来,似模似样地把黑子叫出教室,问他哪一位是火神大我。黑子示意她看靠窗一排倒数第二个位子,丽子说道,“原来你们是前后座,难怪你对他这么了解。”

“我对火神君还远远称不上了解呢。”然而丽子根本没有听黑子在说什么,只顾盯着沉默吃便当的火神大我,喃喃自语,“身高不错,估计有190公分……体格也很好,是常年锻炼的……身体指数,嗯……穿着校服看不准啊,有点麻烦……”她突然对黑子说,“黑子君,你现在进去,让他把上衣脱了,起码脱校服。”

“这……这个好像不太合适吧。”黑子想到昨天他们新队员在篮球馆里初见教练,有人窃窃私语,说女生当个球队经理还行,能当好教练吗,结果教练二话没说就让全体一年级脱衣服,根据各人身体条件评估其运动的优缺点,无不精准到位,当时就把一帮菜鸟们给镇住了。

可是,黑子没料到这位只比他高一届的学姐居然这么豪放,要人家在教室里当众脱衣服,还让自己去做这个传话筒……他有点后悔昨天一时冲动了,就算到时教练看中,火神君自己也未必领情啊。

丽子可不管这些,她在黑子肩上拍了拍,“你们前后座关系熟,随便找个理由就好了,都是男生怕什么,你不去我可去了啊!”

黑子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就是还不熟……可是没办法,他硬着头皮回到教室,端着自己的茶杯假装去倒水,路过火神身旁时故意撞了一下,把半杯水洒在他肩膀上。

“对不起!”黑子立即道歉,“火神君,是我不小心,真的太抱歉了,请你把校服脱下来,我帮你擦一下吧。”

火神大我横了他一眼,表情不大和善,有那么一瞬间,黑子觉得自己会被他一把抓住了吊起来。可火神并没有这样做,只是语气生硬地说了句,“算了。”说着便脱下校服,自己擦干了肩头的水渍。

黑子松了口气,火神君果然不是真的凶神恶煞。他正想借此机会跟对方再说两句,就见教练像一阵风似的从走廊里冲进来,双手搭着火神的课桌,眼睛里充满热切地对他说,“你叫火神大我是吧?有兴趣参加我们篮球部吗?我保证你入队后很快成为正选主力!怎么样,怎么样?”

一看她这样,黑子就知道教练对自己推荐的这位人选满意极了。其实不用教练明说,连他也能看出点门道:火神君脱去校服后,贴身的短袖衫完全掩盖不住他精壮结实的身材,宽肩窄腰,双臂修长有力,简直是奥林匹斯之神。

火神一愣,“你是——”

丽子干练爽快地说道,“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诚凛篮球队教练——二年级的相田丽子!多多关照啊火神君!”

火神回过神来,原来这位学姐也是来邀请自己加入社团的,他这几天已经谢绝了好几家社团的邀约,要说篮球,自己确实很喜欢,只可惜……

他思索了一下措辞,“我课余很忙,没有时间和精力参加学校社团。请原谅,前辈。”

“这样啊,不过社团也是校园生活的重要部分,我们球队虽然资历尚浅,但是去年跻身东京四强,如果能有火神君加入的话,一定如虎添翼,今年打得更好!”

火神似乎对“东京四强”这个成绩没什么太大反应,只说,“抱歉。”

丽子有些失望,不过黑子已经跟她打过预防针,知道很难轻易说服他——高手嘛,都这样。她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篮球部入部申请表,放在火神的课桌上,说道,“火神君,请你再考虑下,在这学期社团招募截止前,我们随时欢迎你!”

 

 

二、火神君是外星人?

火神把申请表夹在数学书里,和其他社团的申请表放在一块。黑子见了,心知与他成为队友的希望渺茫,不由得微觉遗憾。

第二次篮球部活动,丽子把黑子拉到一边,兴奋地说个不停,黑子总结中心思想为:火神君绝对很厉害。

“知道吗,那个数据太惊人了,丝毫不亚于铁平,不,甚至可能比他还……哎,总之说什么都得想办法把火神君请过来!”

日向走过来,无奈地对黑子说,“她这两天老跟我念叨这事,听得我都耳朵起茧了,这回总算换了个谈话对象,黑子,有劳你了。”

“队长……”黑子再怎么镇定,也被丽子闪闪发光的大眼睛盯得背后冒汗了。他问,“教练说的是谁?那位‘铁平’……前辈?”

日向说道,“哦,是我们篮球部的创始人——木吉铁平,不过他现在缺勤,短时间内指望不上。这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是。”

由于黑子和火神是前后座,丽子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让他想想办法。黑子当然也期待火神君加入篮球队,与自己成为队友,只是二人目前全无交情,拿什么去游说对方?

不过,火神君似乎没有骗人,他每天一放学就不见人影,从不在学校多逗留哪怕一秒钟,他说的“很忙”也许并不是一味搪塞之词。这天又是社团活动的时间,黑子见火神匆匆整理书包,忍不住问,“火神君,没有参加什么社团吗?”

火神一怔,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是啊,时间不允许。如果活动时间都安排在周末白天还好说——”

黑子想,为什么周末有时间,平时放学就不行,莫非火神君晚上在什么地方打工?不过他们俩还没有熟到过问私事的地步,所以他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未说出口。

火神发现自己到现在还对自己这位后座同学几乎一无所知,便问,“对了黑子,你参加的什么社团?”黑子回答,“我在篮球部。”

“哦,那前几天过来找我的那位学姐,你也认识了?”

“是。相田学姐是位很好的教练。”黑子真心实意地说道。

“是吗,不过女生做男篮教练确实很少见啊,一定有她的独到之处。”

黑子听了,心中对他又多几分好感。火神君并没有像别的男生那样,一上来就武断地判定女教练不行,而是心怀敬意和善意。这样的火神君,即使不加入篮球队,自己也很想和他成为朋友。

黑子把教练有一双独到的“数据之眼”告诉火神,火神惊叹,“还有这种事,真的假的!不过这样说来——”他忽然一笑,“那天你是故意把水倒我身上的吧,为的就是让那位教练看清我的‘数据’?”

黑子心里一咯噔,火神君比他想象的要细心呢。“对不起,火神君,那次的事真的很对不起。”

火神大度地一挥手,说道,“没事,别在意,而且你当时已经道歉过了。”他看了看时钟,突然惊道,“我得走了,抱歉啊黑子,明天见。”话音未落,人就已跑得无影无踪。

教室里只余黑子一人,他朝着门口方向,轻声说道,“明天见。”这还是他头一回和火神君聊这么多话,比之前预想的要轻松,也愉快得多。火神君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有种说不出的安心感觉,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听他一直说下去。

黑子在回家的路上想,下次,要是可以和火神君交换电子邮箱就好了。

火神很爽快地报了自己的邮箱,然而这也是黑子在接下来一周里仅有的收获。平时课间虽然偶尔能搭上话,但也仅限于问问作业,递个纸笔之类。火神君在体育课上打篮球倒总是高高兴兴地,可只字不提入队的事,黑子都不知道怎么跟教练交待了。

放学后,如果没有社团活动,黑子和火神总是一先一后离开校园,并没有刻意约好,火神甚至不曾注意到黑子在自己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黑子发现,火神君总是一出学校大门就不见人影,他甚至不知道火神出门是往左还是往右。

这天下午,黑子所在的B班因为班务的缘故,耽误了放学时间。黑子明显注意到前排火神君有些坐立难安,还一直在看墙上的时钟。黑子悄悄问他,“火神君着急回家吗?”

火神一愣,说道,“是啊,稍微……有点事。”

“如果火神君赶时间的话,和班长说一下就好了,反正班务也没有太紧急的事情。”

“啊,嗯,谢了。”火神道了声谢,皱起眉头,像是内心正进行着激烈斗争。片刻过后,他还是抓起书包,来到讲台前跟班长低声说了几句,随后快步出了教室。

黑子的位子靠窗,视角很好,教学楼下的景象一览无遗。友人间嬉戏打闹,不良学生在墙角抽烟,羞涩的小情侣偷偷拉手……黑子喜欢这样,远远地观察校园百态。他下意识地往楼梯出口方向望去,果然看到火神君背着书包,几步从楼梯上跃下。

这会已过五点,又不是社团活动日,因此校园里没什么人了,光线阴阴地,没有太阳。可此时此刻出现在黑子眼前的一幕,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火神周身逐渐现出光晕,起先是微弱的,朦胧的,随即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夺目的光芒将火神整个人包在内,连他的身影都看不真切了。

又或者,他的身体就是光——纯粹,无瑕的光。

黑子的心一瞬间被什么抓住,前所未有地剧烈跳动。与其说是恐惧,倒不如说震撼更为妥当。同时,意外地让他心底生出一种隐约亲近之意,宛如受到某种冥冥之中的感召。

光须臾淡去,火神君也即不见踪影,教学楼下安静无声,除了黑子,谁也没看到刚才那幕,仿佛他只是误入一场幻梦。黄昏的风从窗口涌入,带着酥酥凉意,吹拂黑子发烫的脸颊。

他的目光始终盯着火神君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能回神。是眼花,是错觉,还是什么?那是火神君吗?是火神君,不会有错的。火神君是外星人?是妖怪?黑子脑中闪过无数种猜测,又一一推翻,以至于根本没有心思再去关注班上同学们讨论了什么,何况,原本也没人在意他。

此后黑子加倍注意火神,试图弄明白对方是谁。然而白天火神君与他人无异,上课似听非听,偶尔偷偷打盹,成绩永远倒数,怎么看都是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高一男生。如果他是外星人,应该每门功课全优才对。

有一次,黑子甚至找借口问火神借用他的三角尺,透明的尺子上残留着对方凌乱的指纹,一切都那样真实。

“怎么了黑子?”火神突然转过头问他,把黑子吓了一跳。

“嗯,没什么,谢谢,等我用完马上还给你。”

那天……真的只是幻觉吗?


 

三、勇救小猫咪

周六下午,黑子参加完球队集训,回家前,顺路去他喜欢的木拱门汉堡店买了一杯饮料,坐在临窗的位置小憩。

训练了一下午,虽然一身是汗,累得气喘吁吁,但黑子内心的欣喜之情难以言喻。诚凛的氛围与他先前待的帝光中学篮球部完全不同。帝光是老牌强队,“百战百胜”的口号听来霸气,然而后辈站在堆积如山的荣誉上,所承受的压力远非一般人可想。

为了延续胜利,什么都可以让步。球队理念,团队配合……在胜利面前不值一提。一切为了胜利,胜利就是一切。

在这样的队伍中待久了,心态不免会发生变化,这种变化连本人都难以控制。比赛沦为强制性的任务,场上每一位选手都再也无法重拾最初那份单纯的快乐,甚至在心中百遍千遍地质疑,自己究竟为什么在打球。

而诚凛不一样,球队推崇的团队打法正是黑子最欣赏的地方。去年以全一年级的阵容跻身东京四强,是名副其实的“新锐”,新的球队,锋芒锐不可当。日向队长是球队的精神支柱,伊月学长是坐镇后方的司令塔,小金井学长灵活多变,水户部学长沉稳可靠,谁都能独当一面,又谁都不可或缺。和大家打球的每一天都充满乐趣。

黑子想到这里,吸吮着杯中甜甜的奶昔,在心里说,要是火神君也能一起加入,那就完美了。他将头转向窗外,忽然发现门口的绿化带旁,赫然半蹲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黑子暗想,还真是巧。

只见火神双臂伸进砖砌的花坛里,像是在掏摸什么,嘴里念念有词,看口型似乎是“过来,别怕”。花坛里有什么东西吗?可惜黑子的视线正好被挡住,完全看不见。他想了想,起身去买了一杯可乐。

“下午好。”

火神“哇”地大叫一声,差点摔个屁股墩。他扭头一看,“黑子,是你啊,怎么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虽然自己吓得不轻,但手里捧着的小家伙还是保护得很好。

黑子弯下腰察看那小生灵,轻声问,“是火神君救了你吗?”原来,火神君刚才是在见义勇为啊,真是一个耐心又温柔的人。

火神掌心里趴着一只灰头土脸的小猫,耳朵上还有蹭伤,看着可怜兮兮地。小猫探出小脑袋,朝黑子怯怯地叫。

火神站起身,给小猫轻轻拍去毛上的浮土,向黑子解释说,“我刚路过的时候,见这家伙卡在花坛里了,就顺手帮一把。”

黑子递上可乐,“辛苦了,不介意的话请你喝。”

“谢了。”火神把小猫放在花坛上,不客气地接过可乐。

黑子很喜欢小动物,他坐在猫咪身旁,疼爱地摸它的脑袋。“这只小猫没有项圈,也没有什么铭牌记号,应该不是家养宠物。”

“是吗,”火神猜测,“那也许被流浪的父母遗弃了。”他正觉得口渴,可乐三两下就见底了,吸管吸得呼呼响。

“多半是的,好可怜。我想最好先给它处理一下身上的伤,这么小的猫咪,可能还没有办法照顾好自己啊。”

“说得也是,那……”火神看着正在努力舔毛的小猫,表情露出一丝为难。黑子见状,主动说道,“我家离这不远,家里也有简单的医疗用品。”

火神似乎松了口气,“那就太好了,拜托你了黑子。”

“火神君不打算养它吗?”

“我住的公寓不准养宠物,而且我一个人住,也顾不过来。”

黑子说道,“原来是这样,我们白天上学,确实没有太多空余时间照料宠物。我可以问问我的邻居梅子奶奶,她心肠特别好,喜欢小动物,家里养着两只波斯猫,我常去玩。或许她愿意收养。”

“嗯,如果可以的话就最好。”

黑子注意到火神又有些紧张不安,虽然有所掩藏,但一直在假装不经意地看手表,不时抬头望着天边赤红的晚霞。他想起那天,也是在差不多这个时候,火神君身上所现出的,只有他一个人看见的异象。是由于这个缘故,所以火神君才总在放学后早早离校,拒不参加任何课余活动吗?

不是他不愿参加,是……无法参加?

火神把视线从小猫转到黑子身上,这个男生时常用这样专注的眼神盯着自己,像是想探究出他的秘密。在课堂上,自己不回头也能感觉到那两道执着的目光。不过火神对此并不太反感,他有时候觉得这双眼睛洞察一切,也包容一切。

黑子哲也是火神在班上认识的第一个人,尽管也谈不上有多熟悉,但毕竟是前后座,生物和自然科学课上经常分在一组,说话机会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在火神眼中,黑子是个很文静的男生,从不和同学玩闹,时常盯着一处出神,像是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什么。还有就是,体育太差了……至少体育课上几次见他投篮,愣是一次都没进过,尤其看他全神贯注地投出“三不沾”后,简直恨不得过去帮他投一个。说起来,这家伙还是篮球部的呢,诚凛校队到底是什么水平啊?

直到小猫跌跌撞撞地扑到火神手旁,伸出舌头舔他的手指,火神才猛然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一蹦三尺高,“糟了!”

黑子疑惑地问,“怎么了,火神君?”

“我得走了,有急事……”火神原想去买汉堡包的,不料碰上这只猫,又不知不觉地跟黑子在一起待了这么久,完全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眼看日已西斜,不便再多作逗留了。他边倒退着走边向黑子挥手,“抱歉,那家伙就拜托给你了!”

黑子抱起小猫,也向对方挥手致意。他低头轻声对小猫说,“谢谢你了,猫小姐,我们回家吧。”今天托这只小猫咪的福,他第一次得以和火神君单独相处,感觉彼此间关系稍稍亲近了些,只是不知火神君他,是不是也这样觉得?

火神次日早晨看到黑子的消息,说已经跟梅子奶奶约好,等小猫身体复原就抱给老人照看,不过晚上小猫似乎有点想念它的救命恩人,火神君方便的时候,能不能过来看望一下它?还附上一张照片,小猫抱着一只玩具小灯笼,在黑子给它铺的简易小窝里打盹。它身上洗得干干净净,也上好了药,模样看着比白天漂亮多了。

黑子不确定火神君有没有每天查收邮箱的习惯,他希望对方可以早点看见自己的邮件,因为火神君受某种尚不为人知的神秘阻碍,显然没法在放学后跟他回家看猫,那么仅有的合适时间就是周末了。

说来也怪,不知道为什么,在黑子的预想中,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火神君会拒绝”这条可能项。

火神觉得,自己和黑子似乎还没有熟到互相去对方家里做客的地步,不过昨晚他跟对方道别后有个奇妙的发现,迫不及待想验证一下,因此马上就回复了黑子,二人约定下午三点在地铁站见面。

碰头前火神先去了一趟商场的宠物专柜,准备买些猫粮。他没有饲养经验,不清楚里面的讲究,对着满满的货架干瞪眼。幸好他存了黑子发来的猫图,直接给售货员看,这才选好了适合那只小猫的口粮。

火神提着猫粮袋子刚一出地铁,就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人举着一块巨型纸板牌,上面工工整整地用红色粗油漆笔写着几个大字——接:火神大我君!!

火神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用自己高大的身板挡住那块牌子,压低声音,“喂,这也太丢人了吧……”

黑子小心地收好纸板,仰起头,对火神微笑着说道,“下午好。火神君一下子就看见了我,真是太好了。”



祝火神大我君生日快乐,没有其他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只能献丑啦。

  105 30
评论(30)
热度(105)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