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七、心之音

六、汉堡之谊

转眼到了与海常约好的比赛日。诚凛是客场作战,早晨七点半队员们准时在校门口集合,教练清点人数后,一起坐车前往私立海常高等学校。

黑子在车上有点担忧地看着邻座的火神,对方满眼红丝,眼神发直,一看就是通宵没睡。他一早起来打开手机,发现邮箱一晚被火神君占据,吓了一大跳,以为出了什么天大的事,点开一看,简直哭笑不得。

第一条信息发送于昨晚十一点半,“明天必胜!”

第二条是凌晨两点四十,“这次准备充分,一定让黄濑好好领教我的厉害!”

第三条至第十条均为第二条的激情详述版,黑子从字里行间已经完全能体会出火神君急欲一雪前耻的迫切心情了。

最新一条发送时间为早上五点半,内容是,“黑子,我来找你热身!”

五点半,火神君,来找我?这条信息真把黑子给惊住了。现在已是六点三十分,他连忙回复,“火神君早上好。对不起,我才刚起床,请问你这会在哪里?”

回完信息,黑子急急忙忙地洗漱更衣,他咬着牙刷,满嘴牙膏沫地拉开卧室窗帘,发现刚才发过去问讯的信息已是多余。从这窗口眺望,正好能看见他带火神君去过的那个迷你篮球场。火神君现在就在球场上,一个人练球。

明明隔得那么遥远,可是在这极静的清晨,黑子觉得自己听见了火神君运球时,篮球拍击水泥地面的声音,一下一下,叩打在他心上。

他换好衣服,挎上书包,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往球场方向跑去。

“早上好。”

“哇!”火神一哆嗦,球脱手了,“你又搞突然袭击,好歹弄点声音出来啊!”

黑子无辜地说,“是火神君练球太专注,我明明跑得直喘气了。”

火神捡起球,看着黑子乱蓬蓬的头发说道,“你头发怎么回事?”

“没办法,早晨起来就是这样的。”黑子说着,把手里提着的袋子递给火神,“火神君还没吃早饭吧?”

两人在球场边的长条板凳上并排而坐,火神从袋子里拿出火腿芝士三明治和水,“谢啦。”

“对不起,没能及时回复你的消息。”

“没事,是我有点兴奋过头了。”火神大口大口地吃着三明治,冲黑子直乐。

“火神君,你不会在嘲笑我的头发吧?”

火神摇头,口齿不清地说,“怎么会!”黑子平时在学校循规蹈矩,低调得近乎透明,而眼前顶着一头乱发的少年,意外地给他一种真实感。这种感觉,让他整宿亢奋过头的神经,终于渐渐放松下来。

“火神君这样,真有点像春游前的小学生了。”

“别胡说。”

两人吃了早餐,赶到学校和大家汇合上车,然后火神就一直是这样一副被抽空灵魂的模样,让黑子担心不已。他生怕教练和队长听见了训斥,低声对火神说,“火神君,你休息会吧。”

“放心,我今天状态绝佳,一定赢。”火神向黑子伸出右拳,黑子正要和他碰拳,却发现他已倒头呼呼睡去,右手还是握成拳状,朝着黑子的方向。

黑子近距离凝视着火神毫无形象的睡颜,脸上露出信任的微笑,伸出自己的拳头,与他很轻很轻地碰了一下。

诚凛众人都是头一回到海常这所著名的体育强校,免不了好奇之心,都在东张西望。远远地传来一声“大家好”,只见一个穿球衣的高个子男生边挥手边向他们跑来,“学校太大,我出来接你们啦。”

打头的丽子俏皮一笑,“谢啦,黄濑君。”

火神刚在汽车上打了个盹,这会精神多了,一见黄濑,更是打足了鸡血,冲上去叫他,“黄濑!”

黄濑只当没听见,旁若无人地来到黑子跟前,“小黑子,上次的提议你再考虑考虑吧?我都那样求你了,还狠心拒绝我,多伤人啊。”

火神见自己被忽略了,忿忿地在黄濑身后喊,“喂!黄濑!今天比赛一定打败你!”

黑子视线越过黄濑的肩膀,望着气呼呼的火神,想起他半夜睡不着发的那些“战斗宣言”,觉得这样热血上头的火神君真的有点可爱。

黄濑见黑子心情很好的样子,俊容上笑意敛去,转身面朝火神,冷淡语气中带着些许轻视,“小黑子这么看重你,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

火神耳畔突然响起另一个声音,“别以为我认不出你是谁。光之领域的手下败将,就算躲在人间苟延残喘,也还是一样的下场。”

那人声与黄濑无异,可看黄濑的口型,分明说的不是这个。火神知道,这是神术“心之音”,以神识交流,旁人无法听见。黄濑会用此术,证明他和自己一样,都来自于神界。

隐藏多年的真实身份被识穿,让火神背后出了一身冷汗。他现在神力封印,和凡人没多大差别,对方是敌非友,要是动起手来,可就大大不利了。

“你是谁?”

“别慌别慌,我也不想在这里轻易暴露身份,把局面弄复杂。现在你是诚凛火神,我是海常黄濑,先在篮球场上分个高低吧。”

火神不怒反笑,“行啊,有意思。”

诚凛众人只见两人针锋相对的神情,不知道他们正以“心之音”对话。黑子怕火神轻率跟黄濑杠上,硬是把他拖走了。

体育馆内人声鼎沸,火神一路留心查探这里还有没有黄濑的“同伙”。可恶……火神暗想,要不是自己的灵体伤重,神力尽失,怎么会忌惮他?

黄濑在他旁边懒洋洋地说道,“别看啦,这里只有我是。我的‘学长’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哦。”

正说着,篮球场边一个身着海常队服的高年级男生中气十足地对黄濑吼道,“黄濑,不是让你领诚凛诸位去更衣室吗?!”

诚凛众人本能地一个激灵,这声音……那天电话里痛骂黄濑的……

“哎?”黄濑有点委屈地说道,“可是我也想带他们先来场地看一看嘛。”

那男生沉着脸迎上去,对诚凛诸人说道,“我是海常队长,三年级的笠松幸男。不好意思,我们黄濑给大家添麻烦了。那天的事我已听说了,抱歉,以后我会更加严格管教他的。”

黄濑急坏了,又不好在队长面前大声,只得悄悄在他身旁软语讨饶,“学长,已经很严格,很严格啦!”笠松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黄濑捂着脑袋不敢作声了。

这位笠松队长看着身量不怎么显眼,脸也长得很嫩,不像高中三年级的,大概是怕在队员们面前威仪不够,所以才整天故意拉长着脸,说话也那么凶。诚凛一干人在自家队长身后胡思乱想着。

日向上前和他握了握手,“诚凛队长日向顺平,请多指教。”又向他介绍丽子,“这位是我们的教练,相田丽子。”

“请多指教了,笠松队长!”

笠松一愣,“教练是女生啊。”

尽管丽子早习惯了别人把她误当成球队经理,但心里还是有点疙瘩。不过比起这个,眼下她还有更在意的事,“请问这场地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篮球场地一拦两半,一半留空,另一半场地上,一个胖乎乎的老师正监督众人加紧训练,口哨声、拼抢声不绝于耳。

笠松回头看了一眼,说道,“这是我们教练的意思,让主力不要放松训练,同时给板凳球员一些上场机会。”

“什么?!”火神有点沉不住气了,敢情他们大老远过来只是给海常的替补当陪练?

“我会首发的,不过黄濑就不上场了。”

黄濑急了,“队长,我不能一起首发吗?”

“别讨价还价,你得服从教练的指挥。”

“笠松说得没错。”那胖教练武内源太也过来了,对在场众人说道,“我们的队员都是来自各个初中的精英,黄濑是队中王牌,实力更是远超一般人——”

这要在平时,黄濑或许还很乐意听教练这么当众夸赞自己,可这是在小黑子,在诚凛面前啊,他看看众人,再看看教练,尴尬得手和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拼命向教练示意,“您别这么说,千万别这么说啊……”

笠松看了教练一眼,没说什么,但从眼神很明显能够看出,对于自家教练对黄濑这种过度偏袒的宠爱,他并不怎么赞同。黄濑是头顶“奇迹的世代”光环入学的,从第一天起,球队自上到下都把他当明星一样捧着,体育馆里三层外三层全是来看黄濑打球的女生。可是,一直纵容他这种优越感真的好吗?笠松不这样认为。

然而武内教练显然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安排有什么不妥,简单扔下一句“尽量别输给我们三倍的分数”,便又回去训练他引以为豪的主力阵容了。

黄濑为难地望着教练背影,在诚凛众人目光的谴责下连连道歉,“对不起,真的太对不起了,我会好好打替补的。要是你们大家打得顺,教练或许就会派我上场了。”

他又用“心之音”向火神传话,“要是你连逼我出手都做不到,只能说明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较量。”

火神怒气直往上冲,“你这家伙!”

黑子站在火神身旁,神情出奇地冷静,像是听见了黄濑这句话似的,对他说道,“去热身吧,黄濑君,你不会有时间坐板凳的。”

 



  65 5
评论(5)
热度(65)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