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八、觉醒的光

七、心之音

八、觉醒的光

更衣室里,诚凛的首发队员们换上球衣,稍事休息,准备之后与海常的比赛。火神坐在长条凳上一个人发呆,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刚才的信息,黄濑的事,神界的事,可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想到这,火神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黑子在他旁边坐下,轻声说道,“我刚才听到了哦,火神君心里的声音。”

火神惊讶地转头看他,“黑子……”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火神君和我有约定,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赢的,比赛也好,其他也好。”黑子的眼神中饱含真挚和理解,让火神内心的烦闷一下子消散了,他觉得他和黑子之间不需要“心之音”,就能了悟对方的心声——那是光与影在交汇刹那应运而生的共鸣。“喂,比赛前不要说太羞耻的话啊。”

“等赢了,回去火神君再请我喝奶昔吧。”

“当然,说定了!”

诚凛众人从黄濑造访那天起,就憋着一股气,待到了海常,被他们教练当成陪练的小角色,这股气就越来越大,只有通过比赛才能宣泄出来。

比赛开始,笠松拿球后组织队友进攻,准备拿下第一球,哪知从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伸出一只手,断了他手中的篮球。笠松幸男是全国首屈一指的控卫,出了名的作风谨慎,在他手底下,还是头一回这么快失球,而且他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笠松心头一时惊诧莫名,急忙回防,却见那诚凛11号抢断成功后,如鬼魅般将球传给10号,身法快得海常五人谁都无法拦截。那个10号大个子接球后直接一记大力扣篮,全场的惊呼声将裁判哨音都盖过了。

“10号手里的球哪来的?”

“那个传球的角度,太奇怪了吧!”

火神与黑子配合默契,轻松灌篮得手,出了口恶气,觉得胸中说不出的痛快,不由得振臂欢呼,这时才发现右手中多了一样东西——

篮筐。

高中生灌篮固然稀罕,不过放眼全国多少还有那么几人能够做到;而灌篮把篮筐一起卸下来,可以说是生平仅见。非止在场众人,连火神自己也懵住了。

伊月和笠松在篮球架下抬着头研究,“是钉子锈坏了吧。”“那也不至于啊……”

火神瞪大眼不知如何是好,这筐肯定不能用了,可随便扔地上又不大礼貌,要还给他们教练吗?

黑子见火神君不知所措的模样,忍不住起了逗弄之心,故意当着他的面用认真思索的口吻说道,“不知一个篮筐多少钱啊。”

火神果然当了真,“啊!要赔吗?!”他看看篮筐,再看看手掌,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体内之力似乎正在逐渐恢复,不是高中生火神大我,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与生俱来的力量。

黄濑也觉察到了。他没有等教练的指令就换上属于他的7号球衣,在众人瞩目中登场。黄濑深知,一旦“他”的力量觉醒,在场的除了自己,无人能与之相抗衡。

曾经,在神界的战场上,“他”也是最后一个倒下的人。从神界坠落时,全身燃着最炽烈的火,神火在人间连烧了三十三天,火光直冲云霄,昼夜通明。

谁都以为“他”死了,就此烟消云散,归于虚无,没想到这家伙仍然顽强地生存着,躲在人世间不知名的角落里,一点一点,重新聚集着力量。正如“他”的真身一样,不灭的火,不朽的光。

光之领域的人,始终是那么难缠啊。黄濑在心中感叹:狭路相逢,这一次又会是谁先倒下呢。

黄濑上场后,裁判尚未开球,场边女性观众的尖叫声就此起彼伏,音波都快把场馆的天花板给掀翻了。诚凛队员叹为观止,“黄濑这么受女生欢迎啊。”海常队员在一旁解释,“是啊,他每次上场都这样。”托了黄濑的福,这一刻主客队的关系是如此融洽友好。

火神看着眼前一幕,总觉得似曾相识,脑海深处的记忆正从最微末的细节开始慢慢复苏。在神界的时候,好像也时常见到这样的画面:百花丛中,众神女簇拥在一位男性神祇的周围,各献殷勤,几百里外就能听到他们有说有笑的声音。

火神心下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啊。他用“心之音”传话道,“风雨之神,你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啊。”

黄濑正热情地向女生们挥手致意,头也不回,“我说过了,现在我只是黄濑凉太,你是火神大我,别混淆了身份。”这句话等于是默认了火神对他的指认。

笠松看不过眼,几步来到黄濑身后,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飞踢,“你挥手还要挥多久,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

黄濑捂着屁股直哼哼,“好疼啊学长,你今天都已经打过我一次了。”

笠松贴近他,低声说,“黄濑,你知道对手的情况吗?那个10号什么来头?”

“10号?”黄濑回头看了一眼诚凛各人球衣上的号码,说道,“哦,那个人叫火神。”

笠松皱眉,“火神?没听说过。”

黄濑眉飞色舞地拉着他打开话匣,“学长别管他,我给你介绍一下11号吧,就是开场时候断你球那个,他是我在帝光时的队友小黑子,可厉害啦!学长你说是不是?”

开场初那个断球在笠松看来是奇耻大辱,这家伙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不会是故意气自己吧,“你在这高兴什么!也不好好想想,人家送了这样一份大礼,我们应该如何回敬!”

黄濑会心一笑,“学长说得对,不用心报答的话,就太过失礼了。”

海常教练席旁,丽子一个劲鞠躬道歉,“实在是太对不起了!”其实她心里可乐着呢,火神君和黑子君都太了不起了,真给我们诚凛争气!

黑子也帮火神道歉,“对不起。”又问,“现在篮筐坏了,是不是只能换场地重来?”

武内教练气得呼哧呼哧,被噎得一个字也说不上来。黄濑偷笑,“我还是头一回看到教练这副样子呢。”

海常重整场地,再也不提“一分为二”这件事了。笠松趁空问黄濑,“那个透明少年是怎么回事?”

黄濑展颜,“学长也觉得他行了吧?”

“都说了你在这高兴什么!”笠松伸手又要教训他,出的拳却冷不防被黄濑用手掌包住,旁人见了还以为他们俩在玩石头剪子布。笠松一愣,之前黄濑可从没还过手啊。他抬头,正对上黄濑含笑的眼,那张熟悉的俊美脸庞上笑容笃定,自信中又有一点小小的自负。

“学长,放宽心吧,我对小黑子的‘视线诱导’,多少有那么一点心得。”

“‘视线’什么?”笠松没听懂新名词。不过他暗暗觉得,这一刻眼前的黄濑似乎不再是他身旁撒娇卖乖的一年级小学弟,还真有点稳重可靠的样子。当然,这话不能说出口,否则这小子又要美到天上去了。

比赛重开,海常不愧是老牌强队,吃了亏后迅速再整旗鼓,面貌已和先前大不相同,攻势迅猛,守备慎重,俨然将诚凛当成劲敌相待。

诚凛以火神黑子这对一年级组合为核心,丝毫不落下风。黑子算是不折不扣的奇兵,海常队中除了黄濑,谁都没碰到过这样怪异的球员,这样怪异的打法。

一个对手“看不见”的传球中枢是极可怕的,火力全开的火神投篮又几乎全中,到第一节结束时,双方比分胶着,不相上下。

休息时,笠松让黄濑给大家说说“视线诱导”的情况,海常这才知道那个一度被他们质疑首发资格的11号竟然身怀这么高明的绝技。不过,知情是一回事,破解又是另一回事了,黄濑的“完美复制”在明,“视线诱导”在暗,给对手造成的心理压力不相上下,如果一直拿11号没办法,可就很难拉开比分了。

“不用太担心,”黄濑从容不迫地说道,“小黑子的‘视线诱导’有一定的限制条件,是无法打满全场的。”

与此同时,在诚凛席上,海常的话题中心人物——11号黑子正被自家暴怒的教练狂勒脖子,“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47 7
评论(7)
热度(47)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