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十、现在就要分胜负

九、光影之楔

十、现在就要分胜负

黄濑与队友们站在一起,双眼却始终望着诚凛那头,心里颇不是滋味。自己怎么搞的,居然失手把小黑子给伤了,也不知道他情况严不严重……

笠松拍拍他肩膀,“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好了,别想太多,把关注重心放回比赛上来。”

“学长。”黄濑心中一暖。笠松学长看着严厉,其实是个很细心体贴的人。唉,不过要是学长能少打自己几下就更好了,他对别人明明没这么夸张的。虽然知道他是好意,可还是会疼啊……自己都已经很学乖了。

笠松又说道,“虽然并不希望是这个走向,但不得不说,那对一年级组合散了的话,分差必然会越来越大,比赛其实已经结束了。”

“可是学长——”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笨蛋,当然还是要全力以赴啊!”

“呜……好疼!”

稍作暂停后,比赛继续。诚凛少了黑子这个攻防转换的核心,少了他出神入化的传球,局面一下子吃紧,到中场休息时,比分已落后海常两位数。在旁人看来,黑子一下场,火神似乎也同时哑火,投篮命中率骤降,传球失误也增加了不少。先前的光芒不复存在,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火神眼底微露疲态,他的视野模糊,还有点头重脚轻,全靠自身之力勉强跟上比赛节奏。黑子不在,二人又分担着身体上的创伤之痛,令火神不可避免地分心。如果是普通对手还好说,可眼下他所面对的人是黄濑,昔日蜚声神界的风雨之神,在球场上的风格与他纵横战场一样,惊风疾雨的攻势实在难以阻挡。

至少,单凭他一人不行。

下半场,火神的拼抢更为积极,进攻和防守都参与,是全队最辛苦的人,似乎全然不计体力的消耗,豁出一切代价来追赶比分。

因为,已经答应了黑子,要等他回来,等他一起赢得这场比赛。

黑子下场后一直横卧在替补席旁的长凳上休息,安安静静地,耳中不断传来教练、队友的呼喊,裁判的哨音,观众的加油声……在所有嘈杂的声音中,惟有火神君的呼吸声,清晰得仿佛近在咫尺。

那是他最为憧憬的,光的声音。无需睁眼,单是倾听这声音,就能想象到火神君此时在场上的样子。英勇,热切,像野生的猛虎一样无所畏惧,哪怕孤身一人,哪怕战斗到最后一刻,也绝不会放弃。

耳畔,呼吸渐趋急促,黑子自己的心跳声也随之加快,两个声音汇于一道,仿佛亘古不变的光影,终于在时空的尽头邂逅。

黑子摘掉头上毛巾,慢慢地坐起来。一旁的丽子吃了一惊,“黑子君!”

“教练,请问现在比分是多少?”

“68:74,还落后六分。”

“那,我上场了。”

“哎?!”丽子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见黑子站起身,晃晃悠悠地往场边走,语气平常得好像他只是在替补席上坐了两节,眼下准备替换出场而已。急得丽子连忙伸手拦住他,“等下!黑子君你有伤在身,不行不行!”

“我的身体不要紧。如果教练觉得我上场能够扭转局势的话,请派我去吧。”黑子望着球场,轻声说道,“而且,我答应过火神君,要成为他的影子。”

丽子和替补席上众人不约而同地一齐望去,场上的火神正从海常包围中抢下篮板球,脚步不停,运球直往海常半场冲去,眼神专注,浑身像是有着永不枯竭的力量。

所有人在这一刻豁然了悟,这就是诚凛最值得信赖的光和影,光点亮战魂,影暗布乾坤,只有当他们在一起时,彼此的力量,诚凛的力量,才能够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那么黑子君,一切就拜托你了!”丽子换下了小金井,黑子与他击掌,缓慢而坚定地走向球场。

不远处,火神站在那里等他。黑子嘴角不自觉地露出浅笑,一步一步走近。明明只是第一次以搭档的身份出场参赛,可他好像已那么自然地把火神君身边,当成自己理所应当存在的地方。

火神没有多问他身体状况如何,也没有刻意的豪言壮语,只是很平淡地说道,“走吧。”

“久等了。”

海常陷入惊乱当中。原以为先前已经逐渐适应了黑子薄弱的存在感,可当他再度出场,竟然又从场上“消失”了!诚凛士气空前高涨,趁海常节奏大乱时乘胜追击,到第四节开场五分钟后,已将分差缩短至个位数。

黄濑眼看火神和黑子一次次精妙配合,自己的“完美复制”在他们面前也难以占据绝对优势。最后一分钟,比分91:93,诚凛仅落后海常两分。黄濑看着记分牌上的数字,难以置信。

“我不会输给任何人,哪怕对手是小黑子,也不例外!”

面对黄濑的熊熊战意,诚凛也不示弱,日向给队友们鼓劲,“大家都打起精神!像第一节那样,继续和海常抢分!”

“是!”

还剩二十秒,火神又进一球,终于追平!回防时,黑子低声对火神说道,“火神君,只要能拿到球,我就还有办法。”

火神很干脆地答应,“好!”他没有多问一个字,黑子说有办法,那么他要做的,就是为黑子去争取这个办法。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已经进入最后的倒计时,诚凛全队体力透支,已到极限,没有余裕再打加时赛了。这场比赛,现在就要分出胜负。

火神从后场接伊月传球,一路往海常篮下而来,黄濑亲自防守,他暗下决心,说什么也要拦住火神这次进攻。

然而火神在他身前将球传了出去,黄濑用余光瞥见,接球的竟是已越过三分线的黑子。他惊诧万分,心知小黑子自己绝不会投篮,球在他手里,唯一可能就是再回传给火神,那刚才的传球又是为什么?

时间紧迫,容不得多想,黄濑回身疾追,却见黑子运球至篮下,将球笔直往上抛起,他才醒悟,传球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真正的目的是——空中接力!

黄濑和火神几乎同一时间起跳,双方都拼尽全力,要在最后一刻争到这个球。然而令黄濑心惊的是对方的滞空能力,自己已经开始往下掉了,火神却还在空中,这家伙滞空时间到底有多长啊……

而火神完全没有黄濑那么多心理活动,他内心一片空明,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只有黑子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想让黄濑君无法还击,只要我们投中压哨球就可以了。”

球进,哨响,比分定格在100:98,诚凛获胜。黄濑站在记分牌前,一脸无措。不是自己够强就能无往不胜吗?为什么……他转身望着场上,火神正低着头,拨开小黑子头发,很小心地察看他头上的伤情,又被那女教练一把拽开,踮脚凑近细看。诚凛队长高兴地把火神拍来拍去,旁边那个5号控卫好像说了句什么,被他们队长嫌弃地呵斥。

心中好似有一块坚冰裂开细缝,一点一点地融化了。从前在帝光时,即使每战必胜,也只是印证自己实力,谈不上什么归属感。更久远以前,在神界杀伐四方,众生臣服在自己脚下,也不过觉得是略微有点残酷的解闷游戏罢了。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变得像凡人一样,对眼前这一幕心生向往呢?

前方,笠松学长过来了。如果哪天可以和学长一起庆祝胜利,不用再像个局外人一样羡慕别人,那样的感觉,一定很不错。

“腿吃不消了吧?平时怎么跟你说的,要好好训练!还总是不当一回事!”

“学长,我没有……”

“走,跟我去排队集合。记住,输了球不要紧,别给我输人啊。”

一定很不错。



  57 12
评论(12)
热度(57)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