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十一、旧面孔、新面孔


十、现在就要分胜负

十一、旧面孔,新面孔

赛后,诚凛、海常两位队长握手,经历了一场苦战,二人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相约在全国大赛上再会。两位教练就不同了,一个在地狱,一个在天堂。

黄濑不想待在篮球馆里,也不想听安慰的话,明知过后多半又要挨笠松学长的训,还是独自偷跑出来,到外面吹风。他这一生从未在比赛中输过,尽管这只是一场无足轻重的校际练习赛,也狠狠撼动了他高傲的自尊。

“还从没见过你这么狼狈的样子,哪怕是以前兵戎相见的时候。”

黄濑转头,大为意外,“小绿间?”

面前站着一位眼镜少年,身量极高,表情严肃,手托一只胖胖的玩具青蛙,看着与他冷峻的气质完全不符。

黄濑很随意地靠在水池边跟他闲聊,“初中毕业之后还没见过面呢。你还是老样子啊,沉迷于人间占卜术,一点也不像‘光之使者’的做派。”

“这是‘尽人事,待天命’,要是只会那种猴子也能做到的扣篮,是不会被命运选中的。”

“好,好,我知道你是被选中的‘自然之光’,光之领域的使者,非同等闲。说起来,我怎么总是和你们犯冲,这也是命运吗?”

绿间反问,“‘你们’?”

黄濑一怔,指指体育馆方向,“哎?小绿间来看比赛的话,没看见诚凛的那个‘光’吗?他和小黑子的光影组合,今天可是大出风头啊。”他撇了撇嘴,“不过我看不穿他究竟是谁。小绿间的灵体恢复得比我好吧,你认出他没有?光之领域的人你应该都认识吧。”

绿间扶了扶眼镜架,板着脸说道,“我看见了。”

“那小绿间快告诉我,我要弄明白是谁把小黑子抢走了。”

“他应该——也是‘光之使者’吧。”

黄濑对这个答案不大满意,“什么叫‘应该’啊,你们几个之间就没有什么感应吗?”

“抱歉啦,其实小真的身体也还在缓慢康复阶段,所以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黄濑闻声望去,不远处走来一个与绿间同穿秀德高校黑色校服的男生,中等个头,样子很是开朗亲切,正向自己招手示意。

“你是哪位?很少见啊,小绿间有这么亲近的人。”

那男生很大方地自我介绍,“我叫高尾和成,是小真的搭档,你是风雨之神大人吧。”

“哎?!”黄濑惊得眼珠子都瞪大了,这个高尾是何方神圣,怎么一上来就道破自己真实身份,听小绿间说的吗?可他口风一向很严,不是那种人啊。

只听绿间说道,“高尾,不许叫他大人,他是我们的仇敌。”

“小绿间好无情!”

“是,是。”高尾笑笑,顺着绿间的话改口,“黄濑君,我和小真来自同一个地方,你以前在神界时,大概也听说过‘影之族’吧。”

黄濑惊呼,“什么,你是影之族的人?那个光之领域传说中的神秘一族?”

“哈哈,也没有那么神秘啦。”

三人正说着,就见诚凛一行人从篮球馆里出来。黄濑问,“小绿间不去跟小黑子叙叙旧吗,你应该也和他好久没联系了吧。”

“不用。”绿间面露不悦,“去诚凛那种没有名气的新学校,我难以认同他的选择。”

高尾插嘴说道,“小真这么说,言外之意其实是很认可那位黑子君的实力。不然,也不会大老远特意跑来看比赛了。”

绿间白了高尾一眼,不吭声,算是默认。黄濑笑了,“是啊,小绿间一直很看重小黑子。对了,几时我们两个也比一场,很怀念‘奇迹的世代’第一射手的英姿呢。”

“哼,会有机会的。”

再说诚凛众人出了海常高校,头一件事就是带黑子去医院检查。刚才只做了简单的紧急护理,大伙还是很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不管怎么样,总要让医生看一下才放心。

离这最近的是佐佐木综合医院,全队商议之下,决定由丽子陪同,剩下一帮大男生在外面等候。黑子迟疑片刻,问,“火神君也陪我一起,好吗?”

小金井捂着嘴直乐,“黑子,你该不会是那种见了医生就哆嗦的胆小鬼吧,所以要找大个子陪着壮胆?”

“小金井学长,请别开玩笑了。”

日向一挥手,“行,你们两个一年级作伴,我们几个反正没事,就去后面坐会。教练,等检查好了,你们也来吧。”

“没问题!”

今天是周末,来医院看病的不少。丽子主动去办手续,火神陪黑子排队。黑子问道,“火神君刚才比赛的时候,是不是也不舒服?”

“嗯?”

黑子双眼专注地对上他,“如果是因为我的话,那就太过意不去了。要不,火神君也一起检查下吧。”

火神这才明白为什么黑子要叫自己一起,“啊,我没事,别担心。”

“我现在,感觉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黑子不说,火神也知道。因为他此时头部的不适感也已逐渐消退,再加上赢了比赛,只觉得精神振奋,好得不能再好。

不过他的影子太弱了,这么轻易就受伤,以后真得好好保护他才行。

医生给黑子做了检查,确诊他无事,只需要暂停剧烈运动,静养几天。丽子松了口气,“太好了。要是让黑子君因为社团活动受了伤,我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黑子向她道歉,“让教练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哦,我们去和日向君他们会合吧!”

火神问,“队长刚才说去‘后面’,是有什么休息区吗?”

“不是的,他们是去见一个人。火神君,黑子君,正好,我也想介绍你们认识。”

“谁?”火神和黑子对视一眼,带着疑问随丽子往后面的住院大楼而去。丽子到了病区,熟门熟路地领二人上楼,来到610病房,推门说道,“我们来啦!”

病床上那人很高兴地打招呼,“哦,丽子也来啦。”

火神和黑子进了病房,见大伙都在,床上坐着一个短发男生,身穿病号服,表情笑眯眯地,看上去很和气,体格魁梧健壮,不像病人。

丽子献宝似的把俩人推到病床前,对那人说道,“铁平,今天带部里的新人来看你呀!这位是火神大我君,旁边这位——看仔细,别看漏了——是黑子哲也君。”又向火神和黑子介绍,“这就是之前和你们提过的,我校篮球部创始人木吉铁平。”

两个一年级小学弟赶紧鞠躬,“木吉学长,请多关照!”

“有这么多新人,真好呀,欢迎。大家赢了球,还特意过来跟我分享喜讯,我太开心了。”

日向坐在椅子上,双手抱胸,表情很嫌弃地说道,“都说了是顺便!顺便过来的!”

“那我也很开心,说明大家惦记着我。我会努力康复,早点回来和大家一起打球的。”木吉目光转向黑子,“刚才听日向说,黑子君比赛中受伤了,要不要紧呀?”

黑子礼貌地答道,“多谢关心,我已做了检查,一切都好。”

大伙如释重负,“太好了。”伊月拍拍胸口,“看你倒在地上的时候,真是捏了把汗啊。”

“让大家挂心了,非常对不起。”

火神好奇地问,“木吉学长生的是什么病啊,恢复得怎么样了?”

房间里空气霎时凝固了,众人一个劲瞪他,似乎怪他多嘴,问了不该问的禁忌问题。

黑子小声说道,“火神君在篮球方面很有天赋,但有时候意外地像个傻瓜呢。”他刚才跟着教练进来时就注意到这里是骨科病区,而木吉学长床边搁着一根拐杖,所以应该是腿脚伤。火神君粗枝大叶,多半什么也没看见。

“什么!”连黑子都批评他,火神真有点急眼了。

倒是木吉本人乐呵呵地,“没事。我是膝盖问题,住院好久了,一个人很无聊啊,还好丽子和日向他们经常来看我,很感动的。”

日向反唇相讥,“没有人经常来看你好吗,最多是偶尔路过时来看一眼你有没有发霉长蘑菇了。”

“日向现在越来越有队长风范了,真好啊。”

“喂,什么意思啊你!”

几个一年级的见队长和这木吉学长你一言我一语地,宛如小学生吵架,都有点咋舌。丽子笑着在一旁解释,“他们俩就是这样的,见了面不斗嘴反而不习惯。”说完蹦跳到木吉床边,使劲摇他肩膀,美滋滋地嘚瑟,“铁平,我们赢啦!对手可是海常呢!想想看,那个了不得的强队海常!”

木吉好脾气地被她摇得晃来晃去,也跟着露出欣慰的笑容,“是啊,我们诚凛现在实力越来越强了,想想就很期待啊。”

日向继续损他,“所以说你快点回归,不然队里可没位置留给你了啊。”

“啊,是吗,那我得加把劲啦。”

病房里不能多耽,大家闲聊了一会,就向木吉道别,说好过阵子再来探视。出了医院大门,黑子提问,“请问,木吉学长的膝盖是怎么受伤的?”火神也很想知道,“刚才大家不让我说,是不是发生过不好的事?”

日向抓抓头发,“找个地方吃点东西,顺便给你们一年级的补补课吧。”


  50 2
评论(2)
热度(50)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