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十三、人间之光

十二、“小火神”

十三、人间之光

“家里好像没什么现成的饮料了……”火神打开冰箱从第一格翻到最后一格,“哦,有了。稍等一会!”

黑子没想到火神会请他到家里做客。火神君家里可真大,装潢也很有格调,一看就价值不菲。他一本正经地说道,“火神君家这么有钱,我不要做你的影子了。”

明知是玩笑话,火神还是急得耳朵都红了,“为什么啊!”

黑子记得火神君说过他一个人住,然而这间公寓收拾得很干净,冰箱里肉类、蔬果分门别类,排布有致,一点也不凌乱,真不像高中男生的独居住所。

火神在厨房哗哗地捣鼓了一阵,给黑子端来一杯奶白色饮品,“答应过请你喝的。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黑子捧着杯子,眼睛发亮。透明玻璃杯里盛满浓郁的奶昔,顶上浮着一大朵奶油花,还散发着好闻的香草味,他的最爱。

“谢谢。”细细长长的吸管扎破奶油花瓣插入杯中,黑子抿了一小口,香甜醇厚的奶昔在舌尖徐徐化散,让他的心里也开出花来。

“这是我喝过最美味的香草奶昔了。没想到火神君不仅篮球打得好,厨艺也格外出色呢。”

“啊,这个很简单的,你喜欢的话可以经常给你做。”他那天去超市采购,鬼使神差地买了一大盒香草冰激凌回来,至于理由……也许当时脑海中正映现出黑子满足快乐的表情,就如同此时此刻。

黑子很认真地注视火神,说道,“如果经常喝火神君做的奶昔,习惯成自然的话,就不会珍惜了。只有像现在这样,偶尔品尝一次,才能更加体会到幸福的味道。”

“你又在说很羞人的话了。”

“是火神君亲手做的甜品给人这样的感觉。”

火神拖了张凳子坐到黑子旁边,“那个,关于我的事……”尘封的往昔,漫长的光阴,他不知从何说起了。

黑子把奶昔小心地搁在桌上,“火神君是想告诉我,在遇到我以前的事吗?”

“嗯,差不多吧。”火神有点吞吞吐吐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其实不是,不是你所见到的这个样子。”

“是。”黑子平静地说道,“和火神君在一起以后,会真实地听到火神君的心声;还有,我受伤了,火神君也一样难受,那时候就确信——”他抬头望着火神,“火神君不是‘奇迹’,却不逊于任何奇迹。”

火神小声嘟囔,“什么奇迹不奇迹,太拗口了。”他接着说道,“我的真实身份,是‘光之领域’三使者之一——‘人间之光’。你可能听说过,远古时,先知神将天火赐予人类,从此世间才有了照亮长夜的不灭火种。而我,就是从天火中诞生的,守护人世间光明的光之使者。”

火神说着摊开手掌,掌中凝聚光束,攒成一只小小的篮球,他示意黑子也像他一样伸手,只见黑子右手心里凭空现出一个光线聚集而成的小篮筐,小光球一跳一跳地蹦入筐内,一眨眼就消隐无踪了。

黑子用赞叹的口吻轻声说道,“所以,火神君真的是神。”

“算是吧。光之领域地处神界,但并不归属于天帝。我是纯粹的‘光’,与神界的人不完全一样。当年,神界不满天帝残暴,推举我们的首领——光明之神掌管神界,引发众神大战。光之领域牺牲惨烈,光明之神为保住这片圣域,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封印天帝神魄。然而我们没能敌过天帝的百万大军,三大使者先后被逐出神界,彼此断了联络,就此失散在人间。”

黑子屏住呼吸,聆听火神君讲述过往。虽然交代简略,但从火神君的表情中,足以想象那场惊心动魄的神之战役。

“火神君那时,也受伤了吗?”

“是啊,险些就没命了。幸好灵识没有被彻底打散,我是属于人间的光,只要待在人间,借助太阳之光,就能一点一点恢复力量。那时候,一到晚上就很难熬,好容易聚集的力量迅速流失,让我无法维持白天的样子,要不是遇到了黑子你,现在我还不知怎样。”

“是吗,是我让火神君……在我身上,有这样的能力?”

火神很高兴地拍他肩膀,“当然,你是‘影’啊。黑子,谢谢你。”

“不用谢。和我在一起,能让火神君恢复力量的话,就太好了。”

“嗯,在我完全恢复前,拜托你啦!”火神向他伸出拳头,黑子与他轻轻一碰,彼此目光交接,都不由得展露微笑。

黑子又问,“火神君刚才说,共有三位使者,另外两位是谁?”

“另两个,是守护自然万物的‘自然之光’,以及守护神界的‘天空之光’。他们如今应该也在人间,不过一直没能见面,也不知这两个家伙现在变成什么模样。”

“‘光之使者’可以随意改变样貌吗?”

“是啊,我们的真身是光,如果不变成人形,在人间会很不方便——哇!”火神正说着,冷不丁被黑子凑上来,使劲捏了一把脸。

火神痛得捂住脸,直瞪黑子,“这是干什么?!”

黑子露出探究的眼神,“只论手感的话,根本不像是光啊。”

“你以为呢,知不知道变成这样要耗费我多少力量!而且因为光和人类的形态相差太大,需要适应很久,所以轻易不会改变人形。”

黑子离火神很近很近,眼睛凝视他的脸庞,“火神君是故意变得这么英俊的吧。”

“透明少年”的存在感在这一刻空前强烈,无形的手仿佛刹那间穿透火神胸膛,牢牢攥住那颗火热的心。

火神倒抽一口气,极力掩饰自己莫名加速的心跳,“什、什么呀。”

黑子回想起曾有幸亲眼见过的,火神君变成光的一幕,眼中流露出无限憧憬的神采,“哪天有机会,能见一见火神君真正的样子,该有多好。”

火神面露难色,“嗯……不过光的真身不能轻易示人啊,除非遇上至关重要的事。”

“这样啊。”黑子遗憾地轻叹了口气,“那火神君要寻找另外两位使者吗?”

“是啊,但是这不大好办,我伤得这么重,难以感应到他们的光;他们俩多半也好不到哪去,否则应该早就设法联络我了。”

“我会和火神君一起找到他们的。”

“好!”

“对了,”黑子心中还有一个疑问,“火神君是不是以前就认识黄濑君?他也是神吗?”

火神一听黄濑名字就头疼,“那家伙是天帝座下的风雨之神,当年和我们有过不少正面交锋。天帝被封印后,他的部属遭受重创,也大都蛰伏在人间。”

“嗯,我虽然不清楚你们在神界时候的实力高下,但至少有一点,火神君比不过黄濑君。”

“怎么可能?!”火神几乎要跳起来,“我什么地方输给他?”

“演技。”

“演技?”

“我和黄濑君初中时就认识了,完全没发觉他另有身份;可是,认识火神君才一个月,火神君就暴露了。”

“什么,明明是我主动告诉你的!”

“是暴露了。”

“没有我告诉你,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吧!”

“火神君浑身都是破绽。”

“哪里有破绽了!”

火神气呼呼地据理力争,心里对黄濑的怨念更深了。都怪他!

 


不知道是不是该说一下,明天是笠黄专场,会放送一个H番外>_<

  46 6
评论(6)
热度(46)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