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十六、突破极限的“超级弹跳”

十五、鹰之眼

十六、突破极限的“超级弹跳”

绿间站在球场中央,冷眼看着火神朝自己一步一步走近。他扶了扶眼镜,“你这副宁死也不服输的样子,倒是和黑子很像。”

“当然,否则就不配做他的光了。”火神正色说道,“但是你有一点说得不对。”

谈话时分,绿间接高尾传球,身体重心后仰,一个跳投,火神随即用尽全力跳起,“不是宁死不服输,是宁死也要赢!”

前几次,绿间就注意到他的弹跳高度惊人,而且跳得一次比一次高,这一次,火神的手掌终于够到了绿间脱手后的篮球,狠狠地将之扣下。

全场一片惊呼,“居然能盖掉绿间的球?那个10号太猛了!”

诚凛席上也沸腾了,扯着嗓子拼了命地喊,“火神!上啊——”

绿间打球至今,还从来没有过被人这样干干脆脆盖帽的体验,不啻于脸被人踩上鞋印,让他原就严肃的脸色更是铁青一片,内心实在难以接受。

高尾从后面跑上来,拍拍他的背安慰,“小真吓到了吧?别在意,我会继续传球给你的。”

“别胡说,我才没有被吓到。”

“是,是。”

第三节休息时,丽子抓紧时间帮火神做简单的腿部按摩。连打两场比赛的火神疲惫已极,全身的身体指数暴跌,尤其是他这一双腿,几乎没有知觉了。丽子面露忧色地说道,“火神君,你接下来至多只能再跳两次。”

火神大惊失色,“什么?教练,请不用担心,我……那个,只要可以挡下绿间,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跳的!”

“我不是质疑你的决心,但是像刚才那样的‘超级弹跳’对体力消耗实在太大,以你现在的身体条件,还不足以在一场比赛中无限制地运用。”

火神想不承认也不行,他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这个时候,两次就是目前的体力极限了。对抗绿间比他预想的还要艰难得多,如果不豁出一切,甚至无法在他面前拼满全场。

这时,一直在边上不说话的黑子摘下毛巾,开始换比赛服。

丽子惊讶地问,“黑子君,你要上吗?”

黑子点头,“是。”

火神望着他,“黑子……”黑子回来和他搭档当然求之不得,可是,还没有想出对付高尾“鹰之眼”的办法啊。

黑子站到火神跟前,眼神中充满决心,“我知道,火神君为了让我尽早重回球场,一直在拼命努力,所以,我绝不会辜负火神君这一番好意。”

丽子发愁,“话是这样说,可要怎么打呢?”

黑子说道,“我力所能及的,也只有传球这一项。不过,还能更进一步,只是这样的传球对接球方的能力有一定要求。”他看着火神,“火神君今天状态这么好,我相信,能接住我的传球。”

火神信心大增,笑着说,“要是连你的球都接不了,还算什么搭档啊!”

第四节开始,秀德众人有些吃惊地看着火神身旁的黑子,“这家伙不是早就技穷了吗?让他出场还有什么用,诚凛这是破罐破摔了吧!”

绿间却面色凝重,“黑子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也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

高尾主动上前对黑子一对一盯防,“鹰之眼”全部注意力集中在黑子身上,“有我在,你就发挥不了作用。”

“单凭我一个人是不行,但是,我们这边也有可靠的王牌。”黑子神情镇定不迫,已不像上半场初受挫时那样迷惘。与火神之间的羁绊让他从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此时的他,又是诚凛最值得信赖的,无比强大的影了。

话音刚落,黑子便如幻影一般,刹那间从高尾眼前消失。高尾心头大震,待要补防,黑子已经抓住时机触到球,手掌大力将球击出。球速太快,来势太猛,秀德谁也无法拦截,眼睁睁看着篮球落入火神手中。

“这球的路线是怎么回事,那个火神还真敢伸手去接啊!太恐怖了吧!”

火神心里这会也是叫苦不迭,只不过想着万不能让秀德的人看笑话,才装出游刃有余的样子。开球前黑子跟他提前通过气,让他全力接球,可当势大力沉的篮球活活砸到他手掌上时,还是痛得要命,手臂瞬间发麻,觉得自己要坏了,好容易才把眼泪憋回去。

万幸他没有错失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趁秀德不及回防之时,直扣入篮。光影组合这次绝妙无比的配合赢得全场一片喝彩声。

黑子跑到火神身旁称赞他,“火神君今天的状态果然特别好。”

火神压低声音,“快别说了,这种接球再来两下可真受不了。”他进球后一鼓作气,接连盖掉绿间两球。尽管上场前丽子反复叮嘱,两次“超级弹跳”只能用在最关键的时刻,但在火神看来,只要能有一线机会得分,就是关键时刻。

最后的最后,已经无需保存体力的借口,也不必再留回转的余地,哪怕受伤,哪怕倒下,也是之后再去操心的事了。

绿间已看出火神力竭,“没想到你比以前沉得住气,是我小看了你。但是,我会用致胜的压哨球向你证明:只有我,才是命运的主宰者。”

火神此时已到极限,他的腿肚子痉挛,脚跟也痛到没有知觉,连站立都很勉强,可是眼看绿间已曲腿做出投篮的动作,他又怎能任对方得逞?

腿已经不听使唤,但大脑依然高速运转。火神想起和黑子的约定,想起他们的每一次碰拳,想起他望着自己时,脸上文静内敛的微笑。

那张脸上倘若能露出开怀的笑容,会是多么美好啊。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怎么能不再往上,所谓极限,不就是用来超越的吗?自己可是——黑子的光啊!火神身上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量,驱使着他再一次高高地跳起。

哪知绿间蓦地矮下身,火神心中一凉,刚才的是假动作!

“我知道极限阻挡不了你,所以,就由我来阻挡!”

绿间正要投出他计划中的致胜球,忽然手里一空,篮球被一只纤细的手毫不迟疑地扣下!

“我相信火神君一定能够跳起,也相信,同样深信这一点的绿间君会放下你手中的球。”

终场哨响,在狂潮一般的欢呼声中,黑子与闭眼而立的绿间擦肩而过。“结束了,绿间君。”

诚凛众人欣喜若狂,痛苦的鏖战没有白费,终于一雪去年惨败给三大王者的耻辱。众人毫无形象地大叫,又跳又蹦,丽子开心得眼泪都顾不得擦,拉着队员们的手怎么也不放。

火神笑着去看黑子,一贯冷静自持的少年不顾一切地向他跑来,往他身上一扑,火神伸臂搂住他,苦于脚下无力,直接被黑子扑倒在球场中央。

怀里的人脸上露出灿烂笑容,与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胜利,还有他,一切都太好了。

黑子趴在火神身上关切地问,“火神君,没事吧?”

火神苦着脸,“腿……真不行了……”不止是腿,简直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我背火神君回去,多远都背。”

火神笑他,“就你这小身板怎么背我?再说,你自己都累成这样了,还逞什么能。”

“那火神君背我。”

“都说了,腿不行了!”

“是火神君还不够努力。”

“我哪里不努力了?!”



  41 5
评论(5)
热度(41)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