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17-19



十六、突破极限的“超级弹跳”

十七、宿命的相遇

诚凛昂首挺进决胜赛,大伙决定像上回那样大吃一顿以示庆祝,而且这儿有个大胃王急需填肚子,于是去了离体育馆最近的一家大阪烧。

这会外面狂风暴雨,店里也是一阵电闪雷鸣——

“黄濑!笠松!”火神指着一桌上对坐的两人,很没形象地哇哇大叫。

海常的主将和王牌侦查完“敌情”,早早地出来吃东西,所以当诚凛全队到达时,俩人已吃得七七八八。笠松一向最重视长幼尊卑,一听火神这一年级小鬼居然对自己直呼姓名,顿时就来了气,“敬称都没有?!”

黄濑的位置正好背对着火神,趁机小声对笠松说,“学长,教训小火神!”

“想什么呢,诚凛的一年级当然得由诚凛的学长自己管教了。”

“哦。”黄濑不满地一撇嘴,什么嘛,还想近距离欣赏学长胖揍小火神的英姿呢。

黑子率先往海常这桌走来,还拉上不情愿的火神一起,“笠松前辈,黄濑君,两位好,请问我们可以坐这里吗?”

笠松随意地一挥手,“坐吧。”

“非常感谢。”黑子把火神往笠松边上的位子一按,然后自行入座。火神朝黑子直打眼色,黑子一脸无辜,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能和小黑子同桌,黄濑当然很高兴,然而小黑子已经不再是帝光的小黑子,而是小火神的“影”。虽然他嘴上小这小那叫得热络,可真要和光之领域的人欢聚一堂吃团圆饭,还真有点别扭啊。没办法,谁让学长拍了板,自己又没有一票否决的权利呢。

黄濑见火神垮着脸,明显不乐意,但还是强忍着不满的表情,越看越觉得有趣,“小火神看着强势,其实意外地好说话啊。”

火神气恼地瞪了黄濑一眼,“什么呀?!”

一桌上只有笠松若无其事,仿佛完全没注意到这几个一年级之间的微妙气氛,还用叉子指指黄濑跟前剩下的半个御好烧,“再不吃就要焦了。”

“是。”

这时又有新客人进来,“老板,两个人的位置还有吗?”

众人听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不约而同地往门口看去——黑色校服,一高一矮,正是秀德的光影组合,绿间与高尾。

绿间一见满座的诚凛校服,脸就拉得老长,“高尾,换一家店。”

“哎,小——”高尾还没来得及和在座众人打一声招呼,见绿间已经回身推门,只得跟着追了出去。

十秒钟后,从头到脚一身雨水的两人去而复返,绿间的脸色更难看了。

高尾倒是看得开,似乎没怎么影响心情,“大家好啊,这么快又见面了。”

日向问,“怎么就你们俩?秀德其他人呢?”

高尾笑着说,“没辙啊,刚才小真大哭一场,我忙着哄他,不小心跟学长们走散了。”

“高尾!”

高尾用“鹰之眼”四下里一瞟,径直往最有趣的一桌而来,“这不是海常的笠松前辈嘛!”

笠松诧异地问,“嗯?你认识我?”

“篮球月刊上见过,您是全国级的控卫,当然会重点关注啦,毕竟我也是打这个位置的。正好机会难得,向前辈请教几个问题可以吗?”高尾说着,就把笠松请到另一桌,落了单的绿间环顾四周,悻悻地坐到笠松留下的空位上。

笠松看着那桌几人相互对峙的紧张氛围,又好气又好笑地问高尾,“你是故意的吧。”

高尾咧嘴直乐,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怎么可能呀。”

火神只觉得和绿间冤家路窄,正打算找这家伙好好掰乎一番,手里就接到黑子递来的菜单,“火神君,我要一个乌贼蛋御好烧,肚子很饿了。”

“哦!”火神看着菜单上一长串菜品,食指大动,一下就把什么黄濑绿间全抛到脑后,伸手招呼服务员,“不好意思,我们要点单!”

黄濑偷笑,“小黑子以前在这样的地方吃饭,点菜都是大难题呢。”

黑子也显得很欣慰,“是的。现在有了火神君,总算得救了。”黑子的“透明”体质虽然在篮球场上大显身手,但日常生活却总免不了一些小小困扰。好在如今他总是跟自己的光在一起,那样闪耀,又无比可靠的光,篮球上也好,生活中也好,好像可以任性地依赖他任何事。

服务员拿出纸笔,火神便逐一开始点菜,“乌贼蛋猪肉蛋综合蛋章鱼蛋猪肉泡菜蛋……”像念经一样把菜单从头到尾念了一遍。

绿间和黄濑一个怒斥“干吗点这么多”,一个大叫“是不是人啊”,黑子说道,“没关系的,火神君一个人都能吃完。”

黄濑咬着嘴里的叉子,一本正经地说,“嗯……从理论上来说,光确实可以吞噬一切呢。”

绿间缠了绷带的左手在桌子周围布下无形结界,以免被人听去他们稍后可能涉及的神界话题,随后对黄濑说道,“神界第一笨蛋没资格谈‘理论’。”

黄濑睁大眼,“哎?!第一笨蛋是我吗?不是小青峰?”

“你笨,他傻,两者不矛盾。”

火神注意到,黑子一听黄濑提及那个名字,脸上原本轻松的笑容便消失不见,像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他并未开口,但心里多少有些在意,想知道过去在帝光究竟发生了什么,让黑子如此耿耿,始终不能释怀。

绿间看着这对光影,忽然问,“黑子,你现在是火神的‘影’,对吗?”

黑子答道,“是。我已经和火神君约定好,做他的影子。”

“也就是说你们俩已缔结了‘光影之楔’?”

火神抢着说,“那是当然的了!”

黄濑拖长声音抗议,“小火神过分——”

黑子沉默了几秒,谨慎地问,“那个……请问‘光影之楔’是什么?”

“哎?!”火神、黄濑、绿间三人一齐傻眼,火神紧张得汗都下来了,连服务员上菜都顾不得看一眼,双臂使劲摇黑子,“喂,黑子,你别吓我啊!”

“我说错话了吗?”黑子又想了想,“但是印象中,火神君确实没有和我提过。”

绿间闭上眼,扶了扶眼镜,“果然不出所料,黑子并不是光之领域的人。黄濑,我收回刚才说你是神界第一笨蛋的话。”

火神脑门上青筋凸起,拳头握紧,偏偏还不能说话。一说话,岂不等于承认自己才是“第一笨蛋”?

“小绿间虽然这样说了,可我还是高兴不起来啊……”黄濑双手撑着脑袋发愁,“小黑子要怎么办好,不会对他身体有什么伤害吧?”

“是有点麻烦,‘光之使者’跟一个凡人缔结‘光影之楔’的话,不知会有怎样的后果……”

火神使劲挥手,“等下,等下!”他努力整理思绪,“我和黑子在一起的时候,的的确确感应到他身上有‘影’的特质,而且——”他一把抓起黑子放在桌上的手,紧紧握住,“如果黑子真的只是普通凡人,根本不会有这种反应吧?”

众目睽睽之下,火神与黑子的手指间现出淡淡的星光,黑子觉得被握住的手掌心开始发烫,仿佛即将融化在这炽热的光芒中。坐在他对面的火神君眉宇蹙起,样子认真又急切,在自己眼中是如此的可爱。与之相比,自己的身份、特质,或是其他,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仿佛整个世界中,惟有火神君,和他给予自己的温度,才是真实。

黄濑凑近细看,好奇地问道,“小黑子,有什么感觉吗?”

“没有。只是……很温暖。”

听到黑子说话,火神才惊觉自己的失态,连忙松手,“抱歉!”

绿间在一旁若有所思,“如果是这样的话,黑子是‘影’,但不是光之领域的‘影’。”

“什么?那他是——”

“或许,他是在世间孕育而生的‘人间之影’,注定会遇到他宿命中的‘人间之光’。”

 

 

十八、拜托了,火神君

在绿间冷静的叙述、穿插黄濑和火神的吵嘴声中,黑子总算大致了解到了自己与火神君缔结的是怎样一种神圣誓约。“原来火神君的‘影’并不只是球场搭档的意思,难怪我们之间会有那些心灵上的感应,说起来,还真是很奇妙的感觉。”

黄濑撑着脑袋,把诚凛两人瞅过来瞅过去,“按照小绿间的猜想,小黑子并不是天生的‘影’,是与小火神的邂逅激发了他体内的某种潜能?”

“哼,我说的不是猜测,是符合天命演化的事实。”绿间自负地说道,“人间的光与影注定会相遇,这就是命运的羁绊。”

黄濑半信半疑,“有没有这么诗意呀……”

“对不起,黑子,我……那个——”火神很愧疚,他压根就没想过黑子居然不是光之领域的人。他们之间的约定曾经是他奋不顾身的动力,谁想这个约定从一开始就是场误会,内心一时慌乱又失落,不知该如何是好。

黑子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开始往自己面前的铁板上排布食材,甚至帮火神把他点的菜一一摆到他面前。他把小铲子递到火神手里,“火神君,拜托你了。”

“嗯?啊,哦。”火神一愣神,随即反应过来,开始帮黑子烧制他喜欢的乌贼蛋御好烧。他厨艺上有一手,黑子说他做什么都好吃,因此平时俩人吃饭,类似这种动手的活都由他包办,双方对此都已习惯成自然。

这个时候,自己也正需要手上有点事做,压住心底种种情绪。火神心中暗暗感激黑子不动声色的体贴。

黄濑和绿间在一旁看得发怔,面面相觑。他们所熟知的那个帝光世代的黑子,任何时候都是独立稳重,永远用谦逊有礼的敬语将自己与身边人隔出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而眼前的黑子,很自然地把日常琐事拜托给火神,神情放松,一脸期待地等对方烹制美餐,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黑子哲也似乎不再是那个帝光传说中惊艳不凡的“幻之第六人”,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很普通,很快乐。

火神不时用铲子翻动着,御好烧在铁板上煎出诱人香气,让他心里紧绷的弦也稍稍松懈下来,随口对黑子说道,“你这份太少了,运动后就该多补充能量,我这里再给你添一点吧。”

“请不要给我。”

“什么啊,为什么不要。”

“看火神君吃,比我自己吃更有滋味。”

火神手上一抖,总觉得黑子当着绿间和黄濑的面说这话,羞耻的程度又创新高。但不知为什么,心底有些小小的得意和喜悦在冒泡,就像这铁板上跳来跳去的小油星,滚烫滚烫的,闪耀着好看的光点。

黄濑有点看不下去了,小火神给小黑子灌了什么迷魂汤,真是的,快把他心目中那个又酷又帅的小黑子还回来啊。他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眼巴巴望着隔壁桌的学长。好想他家学长换回来坐,要不他换去那桌也行……

“小绿间,说说你家那位‘影’吧——那位高尾君。”

绿间对黄濑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很不悦,生硬地说,“我和高尾只是球场上的搭档罢了。”

“骗人,高尾君身上明明有你的光,我看见了哦。”

“闭嘴!”

“哎,这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吗?”

诚凛光影这一边,火神给黑子煎好了一个香喷喷的饼,又圆又厚实,“给,要趁热吃。”

“谢谢。”

“那个,黑子……你觉得——”火神说话时,做出一副忙于料理自己这份的样子,这样,就不用抬头看着黑子了。

“太好了。”黑子不待他说完,主动接续他的话。

“什么?”

“成为火神君的‘影’,太好了。”黑子微笑着凝视火神,“我之前就这样说过——在火神君告诉我关于神界的事那天,我就说,能和这样的火神君在一起,我很高兴。”

火神脑袋里更乱了,“不,你当时好像不是这样说的……”

“那么,现在说也一样。”

火神本想说,如果黑子对此感到困扰,自己会设法解除“光影之楔”对彼此的束缚,让一切都恢复到从前。可是看起来,黑子非但没有什么困扰,反而显得很欣喜。

他的心骤然放晴。自己果然是笨蛋啊,不是可以听见彼此的心声吗,不是已经一路走过来了吗,即便有着误打误撞的开端,但是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那些并肩作战的决心,互相信赖的默契,早就超越了“光影之楔”本身所赋予的羁绊,向对方靠近的每一步,都是出于自我的选择。光的背后是影,影的深处蕴含着光,相伴相生,这就是最正确的答案。

更何况,他的影子,当然要由他来好好地守护啊。

“抱歉,这会很饿,我先吃了,这个话题稍后再讨论吧。”心情好了,一下子就有了饥饿感,火神埋头大快朵颐。黑子笑了笑,也即继续吃火神君给自己做的御好烧。这么粗性子的一个人,做出来的美食却格外让人放不下呢。黑子食量一直很浅,但只要是火神君亲自下厨,无论如何都会多吃一点。

黑子吃饱后,跟众人打了声招呼,一个人去外面透气,而对面火神边上的空盘碟却已越堆越高。诚凛一年级的几个坐到火神旁边看他能吃多少,还帮他计数,学长们则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黄濑早就无聊地去找笠松学长,问他什么时候回去;高尾把绿间拉走,非要让小真吃自己为他烹饪的爱心餐,结果不小心把御好烧铲飞到他脑袋上,被狠狠地暴打一顿。

火神正吃到兴头上,忽然来了一个电话,屏幕上显示是黑子。火神有点奇怪地接通了手机,“黑子?”

“火神君,不好意思,请问你能出来一下吗?”黑子声音有点轻。

“啊?”火神纳闷,他还是头一回听到对方用这样软声求恳的语气同自己说话。黑子不会碰上什么麻烦吧,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怎么了火神?”降旗他们问。

“哦,黑子找我,也没说什么事。不好意思,先失陪一下。”火神收起手机,站起身,匆匆往门外跑去。

众人一时没转过弯来,“为什么你俩见个面还要特意打电话叫人出去啊?”就只听店门口传来“哇”的一声凄厉惨叫,把人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炸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伙纷纷出去看,只见火神抱头蹲在墙角落瑟瑟发抖,声音都变了,“别过来,千万不要靠近我!”

黑子抱着一只纸箱子站在距离火神五六米的地方,“火神君,它很可怜的,你再看看它吧。”

“不行!黑子你站着别动了!”

“真的没有商量余地吗?”

“想都别想!”

大伙对两人奇怪的对话一头雾水,就凑过去看箱子里究竟是什么。揭开盖子,原来是只大眼睛小狗,一看就是遭人遗弃,乖巧的模样十分惹人心疼。

刚才黑子出来消食,转到附近小巷口时,正巧发现了这只小可怜。他心中同情,不忍心这样放着不管,考虑到不便把它直接带入饭店,这才给火神君打电话,请他出来帮自己拿主意。黑子觉得和小动物相处的火神君特别温柔耐心,所以潜意识里,总希望能再一次见到那样的火神君。

火神从店里出来,站在门口东张西望,“黑子,在哪呢?”

“这里。”黑子招手示意对方,“火神君,你还记得小百惠吗?”

火神莫名其妙,“小百惠?哦,上次捡到的猫啊,这会突然提它干什么?”

黑子指了指放在脚旁的纸箱,“我刚才又捡到一只小动物,样子太可怜了,所以……”

“是嘛,我看看。”火神蹲下身,往箱子里瞅,小狗抬起头,朝他轻轻“汪”了一声。

“哇!”火神露出见了鬼似的表情,惊惧地一屁股瘫倒在地,整个人拼命往后躲,语无伦次地大叫,“怎么是是是狗!”

这一刻,黑子觉得自己太糟糕了。温柔耐心的火神君固然很有魅力,可是像这样,被一只幼小流浪犬吓哭的火神君,好像更让人着迷啊。

 

 

十九、一模一样

“火神君不喜欢狗吗?”

“别的都可以,唯独狗,我实在是……一点也没辙啊……”火神耷拉着脑袋,活像被抽干了精神,虚脱无力。

黑子惋惜地叹气,“还想问火神君,我们把它带回去照顾怎么样呢。”

火神一听就急眼了,连连摆手,“带回去?!不行!不行不行!”

“否决得好直接啊,火神君这样说,它听了会难过的。”

“啊?!该说难过的是我啊!”火神指着纸箱说道,“总之有它没我,这事没得商量!”

“火神君好过分,居然用自己来要挟我,明知道我不会离开自己的光。”

“所以说你的光让你赶紧放下那条狗!黑子,听到没有,哇!说了叫你别过来啊!”

当众人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令人心疼,但又忍不住觉得喜感的画面。丽子看着小狗,眼睛里都冒出小花了,抱着它陶醉地揉个不停,“好可爱啊!毛茸茸的手感太棒了!”

小金井捧腹大笑,“哈哈哈……火神这么大个人,居然怕狗?”

高尾注意到绿间脸上露出明显厌恶的表情,问,“小真怎么了?”

绿间嘴角微微抽搐,答非所问,“我不怕狗!”

“什么?”

“别管那么多了,高尾,走了。”

“哦……”

绿间一见那狗,就回想起天帝座下那支庞大的守护神军。守护神犬首人身,正克猫系灵体的三位光之使者。火神当年曾在对方手底下吃过大亏,所以即便是面对平常的小狗,也还是心有余悸。自己相比火神略好些,但也不想多看一眼。

他过去把火神拉起来,“别太夸张了,在这里丢人现眼。”

火神嘟囔,“谢了。”这会其他人正围着那条小狗,嚷嚷着什么“真像、真像”,火神猜想队里多半要留下它,不禁感叹道,“以后可就头大了。”

“比起这个,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操心。”绿间对火神说道,“这次你虽然侥幸赢了,但我提醒一句,接下来你的对手,是‘奇迹的世代’另一人——青峰大辉。”

火神一凛,“就是黄濑口中那个——”

“不错。”绿间似乎犹豫了一下,“事实上这个人,你我最熟悉。”

“什么,谁?”

“他就是——‘天空之光’。”

火神眼露诧异,笑着说道,“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绿间顿了顿,补充道,“在帝光的时候,他和黑——”

火神一挥手,干脆地打断他,“行了,不用说我也能猜到大概发生了什么,那家伙,不一直都那么差劲吗。”

“黑子当年退出球队的理由,我只隐约知道一二,但可以告诉你的是,青峰,就是最初的引子。”

火神望着人群中间抱住小狗的少年,做了个深呼吸,“留在黑子心里的芥蒂,就由我来为他化解吧。”

“你?”

火神理所当然地说道,“身为他的光,当然会连同他的过去一起背负。”

“火神……”绿间觉得,‘人间之光’似乎比以前成熟了一些,不再是那个全凭野性直觉胡搅蛮干的愣头青。或许自己对他的成见,也该稍稍改观一点。

“我和黑子约定过,要打赢‘奇迹的世代’,现在既然知道‘天空之光’也是其中之一,就更让人迫不及待了。”

“奉劝你还是别过早得意忘形。青峰在篮球上的造诣,连我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已经到达了一个难以企及的境界。”

这时黑子高兴地过来告知火神,“火神君,我们全票通过,同意留下小狗了。”

火神急跳起来,“等一下,什么全票?我没有同意啊!没有人来问问我的意见吗?”

“火神君的一票,已经由我代为表决了。”

“这么重要的事不能代理的吧!”

“教练说由大家轮流照顾,今后它就是我们诚凛的一份子了。”

“不是说了有它就没我吗?!”

黑子仿佛没听见火神气急败坏的抗议,转身对绿间说道,“也欢迎绿间君以后来探望小狗。”

绿间脸拉得老长,“告辞。”

不远处,高尾骑在板车上向他招手,“小真上来吧,今天不猜拳也可以载你哦。”绿间看着他,露出些微不易察觉的笑,乘上后座——这辆小小板车,就是他和高尾的默契小世界,只有他们两人。

“今天见到了当年光之领域的同袍,开心吗?”

“我和火神才不是同袍,是对头!只不过目前大局为重,暂时不多跟他计较而已。”

“哈哈,小真总这么可爱。唉……多希望你不是光之使者,我也不是影之使者,我们谁也别去管神界的纷扰,只要开开心心一起打篮球就好了。”

“我们不会输的,不管什么事。”

“是,是。我当然最相信小真啦。”

小狗加入诚凛大家庭以后,过上了快乐生活,只不过,是建立在王牌的无比痛苦之上。火神这几天陷于水深火热,内忧外患,处境十分令人同情。

“内忧”是他的腿,与秀德高校一战虽然险胜,但他也为之付出了惨重代价——双腿因承受不了重荷而受伤,短时间内无法和大家一同训练,备战接下来的赛事了。

至于“外患”,不用问,就是那只要命的狗。全队一致认为,这只小狗的长相和神态酷肖黑子,因此给它起名“哲也二号”,昵称“二号”。

尽管火神对狗望而生畏,实在难以产生什么好感,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只小狗长得确实有点像黑子,尤其是眼睛里那副神气,简直一模一样。

正因如此,他才更受不了——两双同样幽怨的大眼睛瞅着自己,等于是双倍的杀伤力!要是只有“一号”黏自己,火神还觉得挺高兴,可为什么这个“二号”也老想往自己身上扑啊!

躲吧,“一号”会和“二号”一起发动眼神攻击,配合台词,“火神君,可以稍微顾及一下二号的感情吗?它很想和火神君多亲近的。”让火神莫名觉得自己成了不讲道理的大反派,内心充满犯罪感。

不躲吧,那只毛乎乎的狗凑上来抱腿,还汪汪叫,真的让他吓到脚软,太不利于伤情恢复了。

诚凛目前的伤员人数为一个半。一个是木吉,脱离大部队已有好几个月;半个是火神,正常行走没什么大碍,但是目前不宜从事打篮球一类的剧烈运动,只能暂任球队的毛巾看管员。

这可把火神给闷坏了。他是光,天生有快速自愈的神力,只不过在教练眼皮底下,他不敢暴露这种能力,万一让那个眼光毒辣的教练看出什么不对劲,到时更麻烦,所以只能乖乖等身体自然康复。

可是在大家热火朝天训练时,自己却只能坐冷板凳,这滋味太不好受了。火神没精打采地看着场上,队长连进四个三分球,好厉害;小金井学长在和水户部学长练习一对一,唉,自己也好想和谁一对一……再看他的影子,投篮又没进,这种时候要是自己在场,绝对是直接补上一个扣篮了!所以说现在黑子一个人的话要怎么办啊。

“火神君。”

“嗯?哦,是黑子啊,”火神还没反应过来,“训练结束了?”

“是。”黑子满脸红扑扑,汗水从额头上直往下淌,还喘着气。

火神把毛巾递给他,“辛苦啦。”

“谢谢。”黑子擦了擦汗,“我还好。火神君最近不能打球,有点寂寞吧。”

“嗯……但是教练下了死命令,没办法啊。”

黑子见火神君一脸不甘不愿,却又很老实地遵从教练指令,忍不住微微一笑,“我问过教练了,她说轻微的运动量是没问题的,所以,火神君如果现在有空的话,一起散步回家吧,就我们两个。”

火神心中一喜,正要答应,只听黑子说出后半句,“——还有二号。”


*迎七夕,更三章O(∩_∩)O祝两个小朋友永远幸福美满❤

  40 3
评论(3)
热度(40)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