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廿四、回归

廿三、“一起”的意义

廿四、回归

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打败一支队伍吗?在今天以前,诚凛绝不会信,可是现在,随着分差逐渐悬殊,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了。

火神奋不顾身地拼抢,但青峰总能先他一步碰到球,仿佛戏耍一般,一次次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将球投入,然后看着火神脸上惊怒的表情,露出讥讽的笑。

青峰伸出右手,一副好心要扶火神起来的样子,火神并不领情,自行站起。往回走的时候,听见青峰说道,“你的腿,不行了吧。”

火神心里一紧,被他发现了吗,明明一直都很小心地掩饰……不远处,黑子投来关切的目光,更让火神心里有如针扎似的刺痛。

“诚凛换人!”火神回头看场边的教练,丽子沉着脸,招手叫他过来。

他急忙上前求恳,“教练,腿上绷带没问题,请让我继续比赛吧!”

“火神君,你刚才为了避免伤腿用力,一直把重心放在另一条腿上吧?现在你双腿都已经负担不了,这场比赛接下来的时间,还有接下来的两场循环赛……你都不能再上了。”

“什——教练,我可以的!”

“好了,换人!”

火神下场前,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黑子,他的影子也正凝望自己,那双眼中饱含的心疼、安慰,还有深深的不舍,都太沉重了,沉重到让他无法直视对方。

如果是在场上拼至最后一秒钟落败,他无话可说。可是因为腿伤的缘故而中途退出,这样的结局,实在令火神无法接受。不甘,自责,痛苦,一点一点蚕食着他的内心,仿佛有一团火焰腾腾燃烧。

场上,青峰游刃有余地断下黑子的传球,“胜负已定了吧,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你的体力耗尽,‘视线诱导’失效,诚凛其他人接不了你的传球,你的‘光’也不在身边……现在的你,比最平庸的球员还不如。是我赢了,阿哲。”

“还没有结束。不战到最后一刻,我不会放弃。‘光’和‘影’是永远不会分开,也无法被分开的,即使这一刻火神君不在场上,我也会连同他的份,更加努力地战斗,哪怕是用尽全部力量,我也——绝不认输!”

这是青峰第一次见到如此强势而感情外露的黑子,在他身上,好像有什么地方,已经和帝光时代的‘幻之第六人’不同了。是因为有了新的‘光’,影子本身也受到影响了吗?

在青峰眼里,早已没有弱者的容身之地,但是面对输给自己几十分,仍然目光坚毅的少年,“弱者”两个字到了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

桐皇其余队员也惊讶地发现,不单是黑子,整支诚凛队伍没有任何一人被打垮,依然像开场时那样士气高涨,体力透支并没有拖累他们的干劲,在几十分的差距面前,仍然能够全力以赴,毫无畏惧地迎战强敌。

比分最终锁定在55:112,这也是诚凛一年级组合入队至今,遭遇的最惨痛失利。

赛后,火神罕见地没有等待黑子,就一个人走了。后两场比赛,他一直都在替补席上观战,而黑子也仿佛换了个人,在场上如游魂一般,再也没有那种令对手捉摸不透的绝妙传球了。

循环赛三战皆负,诚凛最终与全国大赛失之交臂。日常训练仍要继续,但是,短时间内很难恢复到赛前那种昂扬奋进的状态;更要命的是,他们的王牌组合之间,似乎有了隔阂。

黑子发现,火神君最近总是躲着自己。社团活动不参加了,就连在教室里也不太说话,整个人好像变回刚入学那会的样子,一脸“生人勿近”的表情。

与桐皇那场比赛是他心里的结,也是火神君的结。并非只是在意输赢,而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仿佛不堪一击,这种感觉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让人难熬。

他无比想念火神君。想念那个爱笑,会犯傻,急性子的火神君,可是,又那么让人安心,只要有他站在身前,自己就什么也不会怕了。

那是他的光,他的太阳。习惯了那样明亮的光芒,就再也无法承受失去。那个火神君,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火神遵照教练嘱咐,去医院复查腿伤。医生说是目前的身体承受不了比赛中的冲击伤害,今后需要好好锻炼肌肉和身体的柔软度,但是在此之前,务必静养两周。

他拿着检查单下楼,脑中闪过许多画面。两周的时间不长不短,刚好可以作为借口,让自己单独静一静,理清过去未来。

出了门诊大楼,途经一片小花园,火神意外碰见一人,正满脸笑容地站在那里,是巧遇,还是——

“啊,是火神啊,好久不见啦。”

“木吉学长。”火神迎上前去,“你身体好些了吗?”

“嗯,已经痊愈,很快就能出院。”木吉穿着病号服,卖力地做着伸展运动,“总算又可以和大家一起打球,想想就好期待呀。”

火神强打精神说道,“那真好,恭喜出院。”

木吉问,“怎么,情绪不高嘛。”

火神低下头,“那个……全国大赛挑战失败了,对不起。”

“原来是在烦恼这件事啊,丽子已经告诉我了。说起来,你的身体怎么样?”

“我身体没事,医生说休息两星期就行。”

“哦,那我们两个差不多可以同时回归,真好啊。”

火神犹豫了一下,问,“木吉学长,可以请教一个问题吗?”

“嗯?”

“教练曾经说过,‘全队一体’的风格是诚凛篮球部创立之初就定下的,也就是说,是学长你推崇的球风吧。”

“啊,丽子连这个都跟你们说啦。”

“是。一直以来,我们大家,我,还有黑子,都是以此作为前进的基石。但是现在想想,光靠队伍的配合,还是不够的。”

木吉脸上依然是温和宽厚的笑容,“所以,火神你怎么想?”

虽然与眼前的学长只有过一面之缘,但是火神莫名觉得他就像一位可靠的兄长,让人亲近。他不知不觉间就在木吉面前吐露出心声,“以前都是黑子拯救我,所以变得越来越依赖他。我想,还是暂时分开一段时间比较好,他是那种绝不会停滞不前的人,而这一次,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变强。”

“很好啊,这不是想得很透彻嘛。”木吉很高兴地把火神的脑袋揉来揉去,“不过,心里的想法还是要好好和搭档沟通一下,不是吗?”

“……是。”

火神次日去学校,本来想早晨找个机会和黑子说话,但见后排位子上书包文具都在,人却不知去了哪里。这几天自己刻意疏远对方,内心也深受煎熬。黑子输球后也是一样的不好受,这样的心情,自己本该与他共同面对的。黑子现在一定对自己很失望。

出早操时,火神把手机揣在裤袋里,脑中琢磨,偶尔,也主动给他发一条消息吧。

他正在脑中组织语句时,忽然听见旁边教学楼顶上,传来一个借助扩音器传话的声音,“早上好。”

火神吓了一跳,是黑子!他连忙循声望去,果然见黑子一个人站在楼顶,手持一只高音喇叭,继续喊话,“我是一年级B班的黑子哲也。”

他听见旁边D班的队伍里,降旗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不会吧!那个是——”火神赶紧从队尾溜过去,悄悄问,“阿降,黑子那家伙在干什么?”

降旗脸色惨白地看着他,“火神你入队晚,所以不知道篮球部的传统:输球以后,要在楼顶上向自己喜欢的人——全裸告白啊!”


喜欢的话希望可以多多点赞留言支持哦~~~O(∩_∩)O

  39 1
评论(1)
热度(39)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