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26-28(篇一 光与影 完)

喜迎剧场版上映,今日更3章,第一部分HE,明天开启新篇章(*^__^*) 。

廿五、重获新生

廿六、海边特训

暑假刚开始,诚凛篮球部就开始了第一轮魔鬼特训,地点在海边,为期一周。这次特训是合宿制,统一住在附近民宿,除教练外,男生都是两到三人一间房。

因为不放心二号,所以丽子提前跟民宿那边打了招呼,带它一起入住。毕竟这条小狗现在也有了正规编制,它是诚凛篮球部16号队员,还有专门定制的球衣。

安排房间时,火神强烈要求别把自己和二号分到一起,但是教练明确说了,一号和二号必须住一间。把“自己的‘影’”和“可怕的狗”放在天平两边掂量了好久,再三权衡之下,火神最后还是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战战兢兢地开始了与哲也一号、哲也二号的同居生活。

每天早上,火神都会被二号舔醒。有了他的惨叫声,不光是黑子,整个楼层其他房间的队员都不再需要另外设闹铃——狗的生物钟比什么闹钟都灵光得多。

“二号,舔够了没有!下去,别到我身上来!黑子,黑子!”火神使劲向黑子方向伸手,让他把趴在自己胸口的二号弄走。每天早晨一睁开眼就看到二号的大圆脸,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噩梦吗,他真是受够了!

黑子顶着一头乱翘的头发,从被窝里爬起来,睡眼惺忪地说了句“火神君早安”。

“别早安了,快来帮我!”

“嗯。”黑子揉揉眼,“二号怎么了?”

“它不肯挪窝啊,我没法起床了!”

“火神君把它抱起来就可以了。”黑子跪坐在火神身旁,好整以暇地摸摸二号的脑袋,二号舒服得呜呜直叫唤。

“就是做不到才叫你啊!”

黑子向二号伸手,二号扑到黑子怀里,小短腿还使劲蹬了火神一下。火神顾不得计较这个,赶紧起身,以免再被当成人肉垫子。

他换好衣服,总算觉得神清气爽,转身对黑子说道,“早啊,黑子。”

黑子抱着二号,抓住它的右前爪向火神挥挥,微笑着说道,“火神君差不多也该习惯二号的亲近了吧。一开始,火神君早上起来还很不习惯向我说早安,现在不也说得很自然吗?”

“……这两件事不一样吧!”

“一样的。”

“不一样!”火神拿上水杯毛巾,一个人到洗手间洗漱去了,“你也快点,小心被我落下了。”

“好。”黑子望着火神的背影,语气中透露出一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小甜蜜。

火神私下觉得,合宿还是一件很棒的事,而二号那家伙,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为了节省经费,集训住的民宿不包三餐。队里水户部、火神他们几个倒是都会做饭,但集训运动量大,不好额外增加队员负担。为此,丽子事先专程向火神请教了咖喱饭的做法,她是诚凛此次集训的随队大厨,全队的希望都(被迫)寄托在她身上。

经过火神的严格指导,著名魔幻大厨相田丽子教练总算能做出像样的咖喱饭,给身心俱疲的队员们极大安慰。然而大家很快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每天三顿咖喱饭,真的很容易审美疲劳。

可是没有办法,丽子的菜单里,只有这一样吃不死人。为了活命,只能含泪继续与咖喱饭为伍,众人觉得身上的咖喱味已经不是晚间泡澡可以消除的了。

这天上午训练前,丽子很高兴地宣布,“中午改善伙食,附近有一家小便利店,想吃什么可以给大家买回来哦。”

“哦!终于有救了!”

“这种时候随便什么都会觉得是人间美味啊!”

丽子不满地叉腰,“喂,我的咖喱饭有这么难吃吗?”

这时木吉出来打圆场,“丽子,你自己也说了,这是偶尔改善一下伙食,大家平时还是要靠你做的饭坚持训练啊。”

大伙纷纷附和,“对对,就是这样的!”

丽子这才展颜,转身把纸笔往火神胸口一拍,“那么,火神君,有劳你了!”

火神本能地接住,脑袋里还没反应过来,“怎么是我去买?”

“不然呢?总不会要让女孩子辛苦跑那么远的路吧。”

这时黑子举手说道,“火神君,我要三明治加宝矿力。”

“黑子你——”火神气急瞪他,为什么越是重要的人越这样伤害自己!他有点发愁,给大家跑腿不算什么,可是训练怎么办?

然而眼下已来不及细想,黑子开了头以后,其他人一拥而上,把想吃的想喝的一股脑儿都报给火神听,把火神给头大的,有些汉字都忘记怎么写了,只能在纸上胡乱扒拉。

统计完毕后,丽子看了一眼单子,对火神说道,“吃的放在一起会压坏,所以一次拿一样哦。”

“一次拿一样?!”火神看看外面的沙滩,“那我得跑多少趟啊?!”

丽子笑着在他背上推了一把,“好啦,快去吧,大家训练都很努力,午饭就靠火神君了!”

众人都给他鼓劲,“火神加油!”

“等着你!”

“拜托你了,我们可靠的王牌!”

火神没办法,只得背负着大家的希望出发了。要去丽子说的便利店,必须横穿过沙滩,没有捷径可走,而在沙滩上跑步,无疑比普通平地上费力得多。

首先是教练的番茄便当……然后是队长的火腿汉堡……木吉学长的果酱面包……还有饮料……

满身汗水不住往下,一颗一颗滴落,无声地渗入脚下细沙。踩出的长串脚印总是很快被海浪拂去,又很快留下新的脚印。

火神抱着满满两大袋吃喝,终于赶在十二点前冲进体育馆,“我回来了!”他的头发已经完全汗湿,发梢根根滴水,上半身光着膀子,平时藏在球衣下的健硕身材展露无余,小麦色的皮肤被汗水浸得透亮。

丽子迎上去,“欢迎回来,辛苦啦火神君!”这会是午休时间,大家训练了一上午,正饥肠辘辘,见了美食便都如饿狼一般扑上去,哄抢一空。

火神手里还余一根长面包和一小块三明治。他把三明治抛给等在一旁的黑子,“吃吧。你要的水我也买了。”

“谢谢。”黑子接过三明治,和火神并排坐在长凳上,边休息边吃。火神一上午都在外面往返跑,比他们室内训练的消耗量还要大。他倒是无所谓吃咖喱饭还是其它,管饱就行,所以就给自己买了条最大号的面包,这会狼吞虎咽。

黑子告诉他,“刚才火神君不在的时候,我碰到绿间君和高尾君了。”

火神一听,直接就噎住了,黑子递上手里的宝矿力,火神咕咚喝了半罐下去,这才缓过气来,他吃惊地问,“秀德也在这里?”

“是。听绿间君说,他们每年夏天都会到这个地方集训。”

火神按捺不住急性子,跑到丽子跟前说,“教练,我们要跟秀德打比赛吗?请务必让我上场!”

“嗯?”丽子正悠闲地品尝她喜爱的番茄便当,笑眯着眼对火神说,“我刚才还跟日向君他们说,这家便利店的东西味道不错,晚饭也想一起拜托火神君呢。”

“什么?!”

 

 

廿七、幸运物

一连三天,火神什么队内特训也没参加,白天几乎所有时间都花在给大家买这买那上了。这三天里,诚凛与秀德总共打了三场练习赛,一场都没能赢,每次等火神拼死拼活赶回来时,比赛早已经结束了。

他知道教练并非心存刁难,也不是真为了“改善伙食”,她是把这个作为自己的针对性训练。可究竟针对的是什么,火神一时还没领悟到。

晚饭前还有一点空余时间,火神抱了只篮球,一个人到民宿外面的简易篮球架下练习。虽然这几天都没怎么摸球,但腿脚感觉灵活了许多,动作也比从前更加流畅了。火神想,沙滩训练的效果看起来还不错,但……仅仅是这样而已吗?

“火神君越来越厉害了。”

“哇!”火神吓一跳,球砸上篮筐反弹回来,差点打到自己额头。他转过身,黑子仰着脸一脸无辜地看他。

“你什么时候来的?”

“和火神君一起出来的,火神君没看见我吗?好过分。”

火神语塞。即便如今关系这么好了,但在全神贯注的时候,根本注意不到这家伙的气息啊。他赶紧转换话题,“说起来,你的新风格琢磨得怎么样了?”

黑子说道,“暂时还没什么头绪,都有些发愁了。”

“什么时候,抽空一起研究一下吧。”火神右手摸摸后脑勺,两眼刻意不往黑子身上看,“那个……两个人不管怎么样,总比一个人办法多。”

“是。”黑子微笑着答应。火神君平时都是很利落阳光的,但在自己面前,偶尔会显露出一点点害羞的样子,比如现在这样,真的……太可爱了。

这会门口喧闹声不止,有绿间的怒骂声,高尾放肆的大笑,还有诚凛众人的叽叽喳喳。

“给我下来!”

“哈哈哈……好灵活啊,怎么上去的?”

“这么高根本够不到吧,得去问老板借个梯子。”

火神说道,“不知那边在看什么,黑子,要不要一起过去看下?”转头一瞧,身边早就没了人。居然不等自己就去看热闹了!火神忿忿地追上。

民宿前围了不少诚凛和秀德两队的人,火神赶到时,高尾正很努力地抱住绿间的腰,口中安抚道,“小真冷静一点!会还给你的!”

绿间一副怒急攻心的样子,使劲要甩脱高尾往前冲,“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这家伙!”

“好,好,先交给诚凛各位来处理怎么样?”

火神奇怪地想,难道说自己队里有谁惹毛了绿间吗?哈哈,真是大快人心!来看一看是哪位学长——

他循着绿间目光方向往高处望去,立马开心不起来了,“二号?!”只见他的16号队友趴在屋檐上面的一个小斜披上,往外探头探脑,身旁堆着一个什么颜色鲜艳的东西,看着好像是一件玩具。

“太好了,火神君来了,”黑子从背后把他往前面推,“火神君快救救你的同类吧。”

“什么我的同类?!”火神莫名其妙就被黑子推到绿间他们边上,他瞪了绿间一眼,绿间也对他没什么好脸色,怒目以视。

黑子指着窝在房檐上的二号,“就是二号边上那只毛绒跳跳虎,不觉得某些方面和火神君有点神似吗?所以火神君,请看在你们都是跳跃健将的份上帮一把。”

“黑子你真烦人!”什么同类不同类的,尽拿自己开涮。而且那是绿间的东西,为什么要帮忙?看他吃瘪多好!

高尾在一旁解释,“那个是小真今天的幸运物,刚刚被小狗衔走了。如果不想办法让它赶紧还回来,一会小真哭晕过去,我们这边也会有一点不妙了。”

木吉感叹道,“不过那只跳跳虎可真大啊,亏二号搬得动。”

高尾立即赞同,“是啊是啊,小真总是很迷信尺寸。”

“高尾你不懂别乱说!”没有幸运物在手的绿间很烦躁,一点就着。

火神问黑子,“你不是和二号最亲近吗,去和它沟通一下,让它下来不就好了?”

黑子一本正经地说道,“二号现在手上有‘虎质’,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只有让它最喜欢的火神君前去谈判才行。”

绿间镜片后两只眼睛闪着渗人的寒光,语气严厉地叮嘱他,“小心点,火神!一定不能弄坏我的幸运物!”

“啊?!为什么已经变成我的事了!”

丽子握住双拳,用赛前动员的激昂语气说道,“火神君,上吧!”

火神抓狂,“教练你也——”没办法,他硬着头皮用力往上一纵,原以为很难碰到屋檐,谁知轻轻松松就攀住了,底下一片惊呼,“真的假的,跳这么高?!这已经不是人类能做到的了吧!”

火神一侧胳膊肘撑住,另一只手艰难地伸过去抓跳跳虎。二号见是火神,果然没有阻拦他的行为,反而很兴奋地扑过来,一跳就跳到了他脸上。

“哇!”火神眼前一黑,脑袋里顿时“嗡”地炸开了,一阵天旋地转,双手松脱,整个人掉下来,正砸在旁边紧张关注幸运物的绿间身上,二人一狗摔了个四仰八叉。

二号鬼机灵,下来后撒腿就往民宿里跑,转眼就不见了踪影,留下外面两个傻大个叠罗汉。

绿间气疯了,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整理仪表就怒斥火神,“你是故意的吧!一点判断力都没有,只会跳来跳去的话,跟跳蚤有什么区别?”

火神本来想道歉,听绿间这样一说,索性跟他杠上了,“你说什么?!”

诚凛和秀德两边赶紧劝架,日向和伊月拉住火神,秀德正副队长大坪和木村把绿间往后拽。虽然在赛场上是竞争对手,但双方平时还是友好相处,两大王牌互相这么剑拔弩张地算怎么回事。

高尾捡起地上的跳跳虎,拍了拍尘土,递给绿间,“好了小真,反正幸运物回来了,没事啦。”

绿间接过来一看,跳跳虎的背不知在哪里勾了一下,开绽了,露出里面白花花的填充物。这下绿间更加恼怒了,不顾形象地朝火神大吼,“不是让你小心不能弄坏的吗?!”

“我帮你拿下来还不感激,什么态度!你有本事,怎么不自己想办法?”

眼看双方快拉不住这两个小学生脾气的家伙,高尾急中生智,“对了小真,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是‘擅长跳跃之物’对吧,既然这样的话,火神也是啊。”

“什么?”

“你看,这会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也就是说,幸运物的有效期只剩不到六小时,这样的话让火神陪你过夜不就好了?”

绿间和火神呆在那里,还没从高尾的惊人话语中回过神,黑子率先反应过来,“抱歉,恐怕不可以,我会很困扰的。”

 

 

廿八、已经不一样了

高尾暗地里笑破了肚皮,但脸上还是装得很为两队和谐考虑的样子,“没关系的吧?火神到我和小真的房间里睡一晚,要是挤不下,我去黑子他们房间就好了。哦,顺便还能帮小真跟小狗搞好关系,以后它就不会擅拿你的东西了。”

黑子难得坚持,“这样也不可以。”

“啊,为什么?”

“把两只大型猛兽关在一起太危险了。”

高尾到底还是没忍住,双手捧腹,腰都直不起来了,“哈哈哈哈!那样才更精彩不是吗?哈哈哈……”

绿间一把拽住他后领拖走,“别笑了!我可跟那个四肢发达没脑子的蠢货不一样!”

“是,是。哈哈哈哈……”

“高尾!”

火神觉得眼前的状况太混乱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时丽子挨到他跟前,眉开眼笑地悄声说,“火神君,发现了吗?特训的效果哦!”

“教练?”

“我敢说,你的‘超级弹跳’,以后会更加大放光彩。”丽子比了个大拇指,向他一挤眼。

火神回想,“刚才跳跃起来的时候,好像确实比以前轻松许多,也跳得更高了。”

“是呀是呀!要是你在篮球架下起跳的话,手可以碰到多高呢?嗯……想想就很期待啊。”

火神这时已明白了教练的苦心:在沙滩上跑了那么多天,他的腿部肌肉得到充分锻炼,弹跳潜力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而且这不是靠刻苦训练就能达成的——是真正与生俱来的天赋。

这就是属于他的,对抗“奇迹的时代”的最终武器。

火神一下子觉得精神振奋,对未来充满斗志和期待。晚饭后,他根本坐不住,以消食为由到外面,沿着长长的海滩跑步。夜间的风挟着海上的寒气,吹得火神发丝飞扬,他却丝毫感觉不到冷意,反而浑身热血沸腾。

冬季杯上,一定又会和“奇迹的世代”碰撞,无论是交过手的,还是尚未碰面的,他会一个个地打倒他们,让昔日显赫的诸神,都拜倒在人间的光影之下。

海面宁静,映出满月的泠泠之光,火神放慢脚步,见细碎的海纹间萃出点点光芒,又逐渐聚拢为人形的轮廓,须臾在火神面前显现出一个高挑冷峻的少年。

刚才一幕,正是自然之光的真身,浩渺烟波中永恒的深邃亮光,长夜独明。

“你可真是任性妄为啊。随随便便就在这里变化,被人撞见怎么办?”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吗,”绿间扶了扶眼镜,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不偶尔恢复真身,汲取灵气的话,怎么能让灵体尽快好起来?”

火神听了不吭声,他的灵体也迟迟未愈,但要让他摆出低姿态询问绿间灵体恢复的办法,又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

绿间说道,“你不会以为凭现在这两下子,就能和‘奇迹的世代’空中对抗吧?最起码,你必须以完好的状态来应对比赛——‘光影合一’,是最快途径。”

“什么?!”火神脱口而出,“你,你就是这样恢复灵体的吗?”

绿间的脸一下子就绿了,“我们三人里只有你伤得最重,我可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疗伤!还不是因为你实在太笨,这才好心教导你!”说罢转身就往民宿方向去了,临走时抛下一句话,“可别在输给我之前就一败涂地了。”

火神朝他背影直挥拳头,恨不得给他来一下,“这还用你说!”

绿间走过沙滩旁一块大石头时,短暂留步,“走吧,高尾。”高尾和黑子两人正蹲在那里,不知已经藏了多久。高尾站了起来,笑着说,“果然还是被小真发现啦。”

绿间目不斜视,一个人只管往前走,“你一来我就感觉到了。”高尾几步追上去,与他并肩同行,“是嘛,小真好贴心。”

“这和贴心没什么关系!”

秀德二人走后,黑子来到火神跟前,“火神君。”

火神压根没想到两个“影”会悄悄躲在附近偷听自己和绿间的谈话,“黑子,你怎么藏在那里?”

“我来找你,半路被高尾君拉住,说先看看有什么好戏。”

“那两个都不是什么好家伙。”火神心道,也不知刚才他们说的,给黑子听去了多少。“要一起跑步吗?”

“嗯。但是在那之前,我有话想问火神君。”

火神心里大叫不好,关键部分还是听到了吧!

果然听黑子继续说下去,“绿间君提到的‘光影合一’是指什么?”

火神支吾,“那个……就是,‘光影之楔’仪式的一部分。”

“我和火神君之间的‘光影之楔’还不完整吗?”

火神有点脸红,又开始不敢直视黑子了,“嗯……可以这么说。”

黑子固执地追问,“为什么呢?是火神君还不能完全信任我吗?”

火神连忙转回头来看他,“当然不是!”对着黑子坚持的表情,他没有办法逃避这个话题。“你也知道,当初我们缔结‘光影之楔’的时候,都是我想当然……事实上一开始,我也只是想借助你的影之力,让自己得以在人间安然无恙而已。”

“但是后来,已经不一样了吧。”

“是啊,已经不一样了。”火神望着眼前瘦小的少年,被风吹乱了短发,仰着脸,专注地凝视自己。天边的云和月,在那张清隽的脸庞上投射出光与影的交织。

早就不一样了。

光与影本为一体,无论相隔多远,终将会遇见,情不自禁地被对方吸引,然后,深深地爱上他。

这双盛下整条星河的眼睛,就是他最为渴望的归巢。

火神艰难地整理思绪,努力组织语句措辞,“黑子……我们一直都会是最好的搭档,球场上也好,生活中也好,做过的约定是不会改变的。只不过,我不想让你卷入神界的纷争——这也是我最后的底线。”

“那样的话,我不要。”

黑子说罢,伸臂搂住火神的脖子,踮起脚尖,在暗云掩住月光的一霎,轻轻吻上火神发烫的脸颊。

 

篇一 光与影 完



  43 4
评论(4)
热度(43)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