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三十、光之海



廿九、阳泉王牌+枕边番外二 鹰击原野(高绿专场)

三十、光之海

木吉身高一米九三,是诚凛篮球部的第一海拔,然而这会站在紫原的边上,着实也被比了下去。

紫原居高临下,用眼睛瞟了他一眼,嘴角不屑地撇了撇,“是你……木吉铁平。”

“初中毕业后就没见过啦。”

“嗯……”

“今天如果有机会再比一场的话,就太好了。”

“啊……我不要……小室是被人拉来帮忙的,我才懒得动。”

木吉无奈地笑笑,“还是老样子啊。”

黑子问,“木吉学长和紫原君认识?”

木吉眼中流露出回忆往事的感怀,“是呀,中学时和帝光打过比赛,惨败啊,紫原真是天生的中锋。”

火神从刚才黑子与紫原的谈话中就猜到了八九成,果然,眼前这个人也是“奇迹的世代”,他要打倒的目标之一。

“什么‘奇迹的世代’都无所谓啦……”紫原慢吞吞地说完,眼神中忽然露出凶光,语气也一下子变得可怕,“倒是你,木吉,就是你这种态度,让人讨厌极了。”他迫近木吉说道,“明知道自己实力不行,还是不肯放弃,说什么喜欢篮球……如果永远赢不了,你还会喜欢吗?”

木吉摸摸脑袋,“输球的感觉确实不大好,但是,拼尽全力的比赛过程也很重要啊,紫原,我很享受与你的比赛呀。”

“木吉……真想,捏爆你……”

冰室赶紧把他劝住,“好了好了,敦,怎么能对前辈这么没礼貌呢?当心,薯片要掉出来了。”

“哦……”紫原抓了一把薯片大嚼特嚼,转过头去,不再理会木吉他们。

刚才一瞬间,紫原身上骤然爆发的杀气,让火神确定了他的身份。他刚才心中存疑,是因为过去对此人并不熟悉,只是见过对方在战场上的样子。

那个骁勇好战的战神,跟现在这个懒洋洋的贪吃鬼相比,差别太大了。

“走啦……小黑,再见啦。”紫原跟黑子打完招呼,忍不住又想去摸他的头。手一伸出来,冷不丁被火神抓住腕部,“等一下。”

“嗯?不可以摸了吗?”

火神松手道,“来了不比一场,有点说不过去啊。”

“说了我不比啦,好麻烦……”

火神故意激他,“是怕输,还是胆小不敢比?”

紫原生气了,把薯片塞回袋子里,对火神说道,“我不可能输,也不胆小!”

天边传来雷响,一阵接连一阵,在阴翳的天色下,高如铁塔的紫原越发显得令人生畏。火神以“心之音”传讯,“雷霆之神,以前还真不知道你是这种藏头露尾的胆小鬼啊。”

“我说了我不是胆小鬼!”

雷声愈响,淅沥下起雨来。雨水越下越大,须臾就把场上众人淋成落汤鸡,什么对抗的气势也没有了。

紫原不满地对火神传音道,“篮球就是很无聊啊……再说,也没必要在凡人面前浪费我的神力。”

木吉挡住眼,仰头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天,惋惜地说道,“看起来是没法比了,这样的天气打不了街头篮球呀。”他对紫原说道,“那么我们在冬季杯上见吧,到时候,就是代表各自学校的球队作战啦。”

“嗯……就算你和小黑,还有这个眉毛怪是一队,也赢不了我的……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地比来比去啊。”

火神抗议,“谁是眉毛怪?!”

紫原经过火神旁边时,低声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待在人间是为了什么……看我们两边,谁先找到‘他’吧。”

火神一下子变了脸色,整个人都僵立当场,连被黑子拉去避雨都没有回过神来。

雨下成这样,比赛无法再继续,众人只得怏怏不乐地各自打道回府。火神家离公园较近,所以黑子也一起跟着去了,再怎么样,湿衣服得先脱下。

两人暂时还没有亲密到在对方家里放换洗衣物的程度,火神找了半天,翻出一件洗后有点缩水的长袖衫给黑子。黑子穿在身上还是太大,跟套了件雨衣似的。但他还是很高兴,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低头打量自己的穿着,“谢谢,火神君。”

“哦,没事。”火神见黑子完全裹入自己的衣服里,心想,这样看起来,黑子显得更小了。如果把他抱起来的话,会不会像抱小孩啊……不过还是算了,这家伙肯定会生气,连被人摸一下脑袋都那么反感,要是被自己“公主抱”,那还了得。

“火神君,刚才紫原君对你说了什么?”

火神有点烦恼地捋了捋潮湿的头发,“一句有点要命的话……事关重大,得叫上另外两个家伙共同商议才行。抱歉,黑子,能打电话给绿间和青峰,叫他们过来碰面吗?”

黑子还是头一回见火神君这么凝重的表情,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好。”

他先拨通了绿间的电话,把手机递给火神,火神抓过来,开门见山地说道,“绿间?有急事找你,现在有空吗?”

绿间一听是火神,又重新看了看来电显示——“黑子哲也”,不大高兴地反问,“为什么用黑子的手机打给我?”

“啊?这根本不是重点吧!”火神真搞不懂绿间的关注点在哪里。他依稀听到电话另一头高尾的声音,“小真也可以用我的手机给诚凛任何人打电话哦。”然后朦朦胧胧地听见绿间低声说,“别插嘴。”

绿间掩饰地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火神,找我什么事?”

“我今天遇到了那个紫原——你知道他的身份吧?”

“哼,那又怎么样。”

“他们那边,好像也在做和我们一样的事——他们也在找那个人。”

“这样啊,”绿间的口吻也变得严肃起来,“还是被他们盯上了吗。”

“总之,你可以出来一趟吗?对,在木拱门见。”

联络完绿间,黑子点开青峰的号码,对火神说道,“火神君,为了避免像刚才绿间君那种情况,请让我来跟青峰君通话。”

火神稍微有点小小的介意,但还是勉强答应了,“哦。”

黑子讲完电话,坐到火神边上,盯着他看。火神君窝在沙发的角落里,看似在闭目养神,其实全程都在留意双方的通话内容,就差两只耳朵竖起来了。

火神被他看得不自在,“怎么了,突然这样看我。”

黑子微微一笑,“火神君很好懂呢。”

“啊?是因为‘光影之楔’的缘故吧,我们的精神之间有了羁绊,双方就更容易互相理解了。”

“那火神君也应该懂我的心意。”

火神有点不好意思,“哦,嗯。”

黑子望着火神,眼神和语气都从未如此温柔过,“我曾说过,火神君和绿间君、青峰君不一样。事实上在我的心里,和任何人都不一样——和火神君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深深地体会到,火神君是我命中注定的光。我是影子,是为你而生的影子。”

黑子说罢,一只手搭在火神的肩头,凑近了,在他嘴唇上轻轻落了一吻,如一支在虚无长夜中漂泊已久的羽翼,就此坠入无尽的光芒之海。

“黑子……”他的“影”,穿着他的衣服,献上专属于他的吻。火神觉得心跳快得要超过负荷了。

“偶尔一次,叫我哲也吧。”

“可是,叫、叫惯了‘黑子’,突然改口的话,好像有点肉麻啊。”

“火神君刚刚夺走了我的初吻,居然还说叫名字太肉麻,真的很过分了。”

“什么呀!明明是你主动亲我的!”

“是火神君脸上先露出那种吃醋的可爱表情,才让我忍不住想亲你的。”

“谁吃醋了!”火神说不过他,恼羞成怒之下,伸手把黑子搂过来,用力亲了上去。

两个人都没什么经验,唇齿间磕磕绊绊地,可是,谁也不想分开——在恋恋不舍的缠绵中,也藏有一点互不服输的孩子气,彼此心中甜到极点,都觉得一生中从未有过如此幸福安心的时刻。

黑子坐在火神腿上,伸臂环住他的脖子,话音中满是笑意,“火神君这种时候也很凶呢。”

火神闭上眼,拥紧怀中的少年,胸中激荡着一股莫名的情感。好像只要能经常见到他这样的笑容,为他做什么都可以。

  41 5
评论(5)
热度(41)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