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卅二、新绝招?

卅一、光使集会

卅二、新绝招?

紧张的夏休转眼便过去,暑气渐褪,秋色未至之时,新一轮的高中篮球赛事打响。备受瞩目的冬季杯,从一开始就充满火药味。本届杯赛中,全国大赛各赛区前两名的球队直接获得晋级资格,预选赛扩容,竞争也空前激烈。

诚凛篮球部众人每日课余练球不辍,教练的要求一天比一天严苛,不但有体罚,心灵上也饱受惊吓。要不是有木吉学长活跃气氛,大伙真想放声大哭。

这晚回家路上,黑子与火神买了饮料,边走边喝。火神伸直胳膊,扭扭脖子,“唉,最近真累人啊,又是比赛又是训练的。”

“火神君明明很享受这种超越极限的挑战吧。”

“啊?这离我的极限还差远呢!”火神左手玩球,灵活极了,“对了,你的新招式练得怎么样了?”

“基本上已经成型了。”

“基本上?还差什么吗?”

黑子望着他微笑,“还差……一个火神君。”

火神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还需要一点点光,火神君的光。”黑子驻足,向火神伸出右拳。

火神也笑了,伸拳与他轻轻一碰,“要光的话,多少都有!”

闯过一道接一道的难关,诚凛进入东京四强循环赛,前两名便能携手出线。今日一场诚凛与秀德的对决吸引了不少观众,谁都想知道继上回诚凛艰难取胜后,是这匹年轻的黑马保持对秀德的连胜战绩,还是“东之王者”上演大复仇。

火神从早上到这会,始终斗志燃烧,不说别人,连自家队友都不敢靠得太近,惟恐触及这只野生猛虎周围熊熊的烈火。只有黑子不怕,“火神君,稍微有点烧过头了。”

火神本能地争辩,“怎么会,我很冷静!”

黑子站到火神面前,伸手扳住他的头,“火神君,请看着我的眼睛。”

火神低头看他,那双澈亮的眼,正无比专注地望着自己,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装进去一般。

“我的眼中,就是火神君的光。现在,这道光稍微有一点刺痛了。”

火神胸膛中过于膨胀的热烈情绪渐渐冷了下来,他用力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对黑子说道,“抱歉,下次不会了。”

黑子体贴地说道,“这不是火神君的错。而且,我们大家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

火神转头望着进入“关键模式”的队长,一上场就挠头幸福傻笑的木吉学长,还有扳着手指构思冷笑话的伊月学长,忽然觉得刚才闷头鸡血的自己好傻。

当然是要和黑子,和诚凛的每一个人,一起全力一搏了! 

秀德全队出场后,身为绝对王牌的绿间自然而然地对上了火神。他再不像过去那样,对人间之光掉以轻心,他很清楚,对方的光芒足以同自己比肩,那扇仅为天才洞开的大门,已被火神刚猛尖锐的利爪撕开一条口子。

比赛从一开始,节奏便快到让人几乎窒息,仿佛时时有一只手掐在脖子上,稍有迟疑,便会被置于万劫不复的死地。开场哨响,双方跳球不分上下,篮球在鹰鹫二目之主手中刹那转换,木村接球,又被黑子断下,绿间补上,跳投,火神怒吼着高高跃起,直接一记盖帽。

火神的“超级弹跳”经过一整个夏天的苦训,已与从前大不相同,如今在场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给队友最大安慰。所谓王牌,并不仅仅是进球得分而已。

他不知道自己在空中奋力挡下绿间进攻的一瞬,给他的“影”多大震撼。黑子眼中闪着光亮,仿佛连同体内来自火神君注入的光也在遥相呼应。

与其说那是人间的光,不如说是巍然降世的神,点亮了整个人间。

“无论你投篮多少次,我都会跳起来,盖掉你!”

“是吗,又要超越极限了吗。那么,我就投到你再也跳不起来为止,哪怕需要几万次,几亿次。”

火神脸上再度露出那种面临强敌时快意的笑容,“比忍耐和坚持的话,我可不会输啊!”

“或许是这样,但如果你只是一根筋地跳跃——”绿间引火神出手,当火神跳至最高点时,手腕陡然变力,将篮球传出。

“——结果就不同了。”

火神发觉是假动作时,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高尾接球,“期待很久了!这是来自小真的传球,看着哦!”

怎么会,那个骄傲自负的第一射手,居然会把球传给队友?

秀德得分后,高尾跑回来和绿间击掌,“小真好帅!”

“闭嘴。这是为了胜利。”

“好,好。那么,请把球多多地传起来吧,小真!”

诚凛遇上了空前的大危机。王牌目前完全被绿间牵制住,难以参与有效进攻;有“鹰之眼”在场,黑子的传球又无用武之地,局面极为被动。

木吉利用短暂的暂停时间给大家鼓劲,“现在虽然困难,但只是有点麻烦,还远不到绝路,大家一起享受比赛吧。”

众人看着他,安下心来。这个球技一流,粗中有细的男人,永远都是诚凛最可靠的支柱。火神和黑子这对一年级组合尤其感动,这次征战冬季杯是他们头一回和木吉学长同队比赛,更加珍视这位如兄长一样宽厚体恤的前辈。

木吉见大家都很赞同自己,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总之,先把黑子换下去吧。”

“这——”黑子脸上感激的表情一下子僵住。学长他,是怎么从上面几句话“总之”到这里的……

“‘视线诱导’无效的话,在场上也没有意义呀。”

没有意义……

“按发挥能力的正负效果来说,就是负啦。”

负……

“所以说,虽然黑子很努力,还是先下场吧。”

火神伸出胳膊,从背后撑住被万箭穿心的黑子,“别气馁,我会连你的份一起努力的!”

虽然理智上知道木吉学长说的是事实,可把话说得这么直接,还是让黑子觉得深受打击。

黑子转身望着火神,“火神君,全部都拜托你了。”

火神拍拍他肩,自信地说道,“绿间,以及秀德,就交给我来对付吧!稍后,带着你的新绝招重新出场!”

黑子认真纠正,“是‘我们’的新绝招。”

“嗯!”

两人正互相鼓劲,火神头顶忽然猛挨了一记手刀,“两个一年级嘀嘀咕咕什么!当着学长们的面态度放恭敬一点!不要总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我们也有很多热血的话要说啊!”

“哇!”火神连忙回过头去,正对上眼露凶光的日向,肚子里大叫不好,怎么把这给忘了——队长现在正处于“关键模式”啊!

再一看,黑子已经飞快地闪到场边,与替换上场的水户部学长交接完毕。

火神捂住被打疼的后脑勺,朝乖乖坐在替补席上的黑子直瞪眼。好啊,这种时候跑得比谁都快!



  36 5
评论(5)
热度(36)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