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卅三、没关系的吧

卅二、新绝招?

卅三、没关系的吧

黑子下场后,诚凛的阵势也仍旧丝毫不乱。有木吉在,内线就稳如泰山。几位学长间默契的快速传球配合让火神大为安心,他可以心无挂碍地单挑绿间,把背后放心地交给队友们。

这样快节奏的夺分战,也正是火神喜欢的战斗风格,个人与队伍完全契合,尽显所长。他心中始终只有一个念头:不把比分咬住的话,等黑子回来,可就来不及了啊。

这时木吉说道,“火神,你单独防守绿间太吃力了,加我一个。”

“什么?”火神惊道,“木吉学长,我可以的。”

“你的跳跃不能滥用啊,现在他的投篮中混入了假动作,更加难防了吧。”

“可是——”

木吉很开心地把他的头发揉来揉去,“没问题,放松放松。”与此同时,秀德众人也正猛夸绿间今天出色的表现,一颗脑袋被左拍右拍,眼镜都快掉下来了。王牌在队内的定位果然都是大同小异啊。

此时距离中场结束还有不到一分钟,大家都已疲累,尤其是防守任务最重的火神,若非拥有远超常人的体能,早就不堪负荷,低头认输了。饶是如此,他也已汗流如注,球衣滴水,满头满脸的汗水都顾不得擦。

他遥望黑子,面色沉峻的少年同时站起身,向他缓慢地点了点头。

黑子被换下去,并非只是单纯敌不过对手,而是要暂时置身局外,用他那双比任何机器都要敏锐的眼睛捕捉比赛的节奏。

“光”和“影”一个在场上,一个在场下,都在等待一个时机——让新招式一举奏效,绝地反击的时机。

秀德众人见黑子有意上场,都感意外,“他那个什么诱导,早就没用了吧,还上来做什么?”

绿间的神情却比先前更为严肃,“这种时候,黑子是不会两手空空上场的。”

火神问黑子,“给他们的惊喜准备好了?”

“是,完美的惊喜礼物。”

高尾见黑子上来,便去防他。哪知黑子并不多作逗留,转往绿间方向而去。这一举动非但令高尾始料未及,绿间也是又惊又疑,黑子在打什么主意,难道说他想和自己一对一?

“黑子持球?!怎么会!”

绿间和黑子先做队友,后是对手,对“幻之第六人”的风格可以说把握得十分透彻,深知黑子作为“影”,是绝对不会持球的,这与“视线诱导”的核心背道而驰。

他盯紧黑子,始终不让对方离开自己视线,精神甚至比与火神一对一时更为集中。然而就在一刹那,身畔风起,黑子不知什么时候已成功突破到他的身后,将球顺利传给篮下的木吉,后者大力扣篮得分。

绿间心中从未尝到过如此彻骨冷意,场上的黑子,不再只是为队友制造机会的幻影,而是真正成为了充满威胁的暗之杀手,当他突破防线的一瞬,已将对手的信心尽数屠戮。

正在他发怔的时候,背后忽然被人推了一把,宫城学长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别受变数的影响!我们仍然是优势方!”

大坪队长也说道,“是啊,别介意,绿间!用三分球还他们颜色吧!”

肩膀被学长们拍得生疼,头发也揉乱了,绿间的动作似乎迟滞了少许,低低答了一声“是”。

“绿间君,今早也收到了黄濑君的祝福消息吧。”黑子走过绿间身旁时,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绿间平静地说道,“是的。”

“绿间君怎么回复他的呢?”

“……两个字,‘去死’。”

“绿间君,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黑子转过身,郑重表情中透着一丝欣慰,“所以,请加油吧。如果不能和火力全开的绿间君一战,我会很困扰的。”

绿间扶了扶眼镜,轻哼一声,“不用你说,我也会使出全力。”

高尾望着绿间,发觉他嘴角露出些微淡淡的笑意,仿若青草池塘边细碎如星的小花,原野上的风一吹,便散了。

还从未见小真笑过,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也许是每天都和他在一起,反而感觉不出明显的变化。看来,自己也得更加努力,追上王牌大人的步伐才行。

火神把黑子拉到一旁,“别随便和敌人聊天啊,注意士气!”

黑子看着火神君认真表达不满的样子,忍不住微笑,“火神君总是很在意细节呢。”

“什么细节啊,这是重点,重中之重!”

“是。全部的士气,已经被火神君唤醒了。”黑子比了一个展示肱二头肌的姿势,被火神一巴掌拍在臂上,“够了够了,真是的!”

诚凛有了黑子,一路高歌猛进,分差在不断地缩小。秀德队中高手如云,可就连黑子的“天敌”高尾,一时间也防不下他那招“消失的运球”。进能突破、退能传球的诚凛之“影”,太可怕了。

然而,能够遇上这样的对手,又太好了。

诚凛也好,秀德也罢,越到最后,越是放手一搏。所有的招式,所有的潜能,在强大而可敬的对手面前,无需任何保留。

热血沸腾的对攻战,互相咬紧的比分,竞技体育最令人着迷的,就是这一刻。

终场前两秒,103比104,诚凛落后1分,绿间防守木吉犯规,罚两球。战至最后,彼此都已豁出全部的力量,无论成败,都能勇敢而坦荡地去面对。

木吉顺利罚进第一球,扳平了比分,决胜就在他手中仅剩的一个罚球了。出球的一瞬间,他的左膝盖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手指力道差之毫厘,篮球磕到篮板,火神与绿间不约而同地跳起争球,双方都早已超越从前的极限,互不相让,同样耀眼的辉光,几乎将时间定格。

终场的哨音终于吹响,因本次杯赛时间紧张,不设加时赛,所以这场比赛判为平局,不分胜负。

火神争球时在半空中重心失衡,泄了劲后屁股最先着地,他索性躺平下来,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想动弹。

黑子来到他跟前,弯下身,伸手想拉他起来,“火神君,今天真是辛苦了。”

“是啊。”火神向他伸出右手握住,却并没有借力起来,而是顺势往自己方向一带。黑子平时很少有人跟他玩这样的恶作剧,全无防备,直接跌倒在火神的胸口。“火神君……”

火神左臂很自然地搂住他的腰,“休息一下没关系的吧?”

黑子近距离凝视着他的光,布满汗珠的脸上露出安心笑容,轻声说道,“是,没关系。”

 



  34 8
评论(8)
热度(34)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