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卅四、二号又立功了

卅三、没关系的吧

卅四、二号又立功了

诚凛休息室里,二号一阵欢蹦乱跳,小尾巴直摇晃。它从大家身上的气味辨别出,这场比赛的结果不错,等下回去大概能有美味大餐了。

火神现在对二号没有起先那么排斥,但也仅是当它扑过来时,不至于缩头缩脑躲到黑子身后的程度,要他像队里其他人那样对二号亲亲抱抱,还是难了点。

黑子从书包里取出一袋二号爱吃的小点心,递给火神,“火神君,可以的话喂二号吃一点吧。它今天一直很乖地在休息室等着大家,得好好奖励才行。”

火神头疼地说,“啊?你喂不一样吗。”

“这是不一样的。二号最喜欢火神君,从喜欢的人手里得到的奖励,才是最宝贵的。”

火神被两双闪亮亮的大眼睛左右夹击,没有办法,只得勉为其难地从黑子手里接过点心。二号蹲在他跟前,激动得直伸舌头。

“那个……黑子……”

“嗯?”

“喂它的时候,不会咬我吧。这家伙有没有分寸啊。”

“没问题的,二号不吃野生老虎肉。”

火神被黑子噎得没话讲,只得把几小块点心放在手掌里,壮士断腕一般送过去,另一只手捂住眼睛,根本不敢看。他只觉得手心里毛乎乎地拱来拱去,还有湿漉漉的感觉,有点痒。

可怕,可怕极了,过去打针、看牙医也没这么怕过。

黑子见他吓得手直发抖,有点看不过去,“火神君,请镇定一点,手不要乱动,不然二号没法好好吃了。”

“我知道啊!但但但是——”火神情绪一激动,哆嗦得更厉害了。黑子叹了口气,伸出一根手指,撑住他的手腕。

众人跟着起哄,“二号,今天火神喂你吃点心啦,开不开心?”

二号响亮地“汪”了一大声。火神从手指缝里窥探,好像吃完了,太好了,手还在……

或许是自觉与火神建立了更亲密的关系,二号翘着尾巴,兴奋得不得了,绕着休息室一口气跑了三圈,然后撒开小短腿就往外冲。

火神把头伸到门外张望,说道,“什么呀,我都还没吓跑,它跑什么!”

“火神君体会不到这种心情,如果默默把一个人放在心里很久,哪一天对方忽然有所回应,就算只是一点点,也会让自己幸福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说得好像你体会过似的,再说它哪里是‘默默’了!”

黑子微笑,“稍微能感受到一些吧。”

火神有点苦恼地说,“但是也不能让它跑远啊,等下找不到就麻烦了。”

黑子语气欣慰,“火神君果然还是很在乎二号的。”

“啊?你才是吧,要是二号跑丢了你肯定急得不行,否则的话,我管它干什么。”

“火神君好温柔。”

火神脸涨得通红,“别一比完球赛就太肉麻,腿都直不起来了!”

“那火神君休息一会,我出去找二号回来。它今天穿了诚凛球衣,应该不至于被人误抱走。”

“等一下,我也去!”

俩人并肩出了体育馆,火神伸了个懒腰,“虽然刚打完比赛,可总觉得还没有过足瘾啊。”

“因为是一场很好的比赛吧。”

“嗯……算是吧,不过绿间那家伙还是很讨厌啊,下次绝对要赢他!”

体育馆外,僻静的草坪上,传来少男少女争执的声音,听着都很耳熟,火神和黑子对视一眼,往那个方向走去。

“桃井,给我。”

“小绿要干什么呀?”

“投狗。”

“哎?小绿间是不是稍微过分了点啊,真不是想拿诚凛的狗出气?”

“是诚凛的狗先拿我的车出气!”

二号听见火神和黑子的脚步,“汪汪”叫着跑到黑子跟前,黑子把它抱了起来,“请问,是我们的二号给大家添麻烦了吗?”

草坪上的吵架组一齐转身,正是桃井、黄濑、绿间三人。几分钟前还是在场上拼斗的对手,乍一见面,难免角色有点转换不过来,绿间阴沉着脸对黑子说道,“这家伙在我车上小便了!”

火神笑得憋不住,“真的假的!二号这么聪明啊!”他难得对二号露出笑脸,把二号给激动坏了,差点从黑子怀里跳下去,继续往绿间车里撒尿,幸好黑子反应快,把它紧紧搂住。

绿间一见二号那毫不知错的样子,更加恼火,厉声控诉道,“上次拿了我的幸运物,这次又随地大小便!黑子,你们平时也不管管?”

黑子解释,“绿间君请别误会,二号是喜欢你才欺负你的,说明它感受到了绿间君的温柔。”

“等下!”火神觉得这话很不中听,“二号是我们诚凛的,怎么可以喜欢其他队里的人?”

“火神君请别吃醋,放心吧,火神君一直都是二号最喜欢的人。”

“谁会为一条狗争风吃醋?!”

旁边的桃井已经完全被迷得晕头转向,“哲君抱着像哲君的小狗……啊……不行了,心脏完全受不了了……”

黄濑连忙把她扶住,“小桃!”

“黄濑君,谢谢你早晨的祝福信息。”

“这是应该的啦!而且,看了你们的比赛,我也好想赶紧回去练球,以后和小绿间、小黑子、小火神比赛。”

“冬季杯上,一定有机会的。”

“说的是呢。”

互相道别后,火神与黑子折返体育馆去跟学长他们会合,走近休息室的时候,听见木吉的声音,“这怎么行?无论如何,下场比赛我一定要上!”

他们俩还是头一回听到木吉学长情绪如此激烈的话语,赶紧往后撤,火神捂住黑子的嘴,黑子捂住二号的嘴。

只听日向说道,“你的膝盖,我注意到了。不光是我,其他人很快也会发现的。”

“已经到了这一步,就算赌上这条腿,我也绝不会中途放弃。再怎么说,我和大家,只剩这一年可以在一起打球了啊。”

“木吉……”

“回到篮球部的这段日子,真的很开心。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靠自己的实力,再一次赢得与那个人同场竞技的机会,也许,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日向叹了口气,“想不到你这家伙,也会有这么强的执念啊。”

“所以那时候,我才坚持让日向做队长呀,你比我要理智得多,以后的篮球部……也拜托你啦。”

“笨蛋。……下一场比赛的事,你自己去和丽子说啊。”

“我知道。”

门外的光影组合蹑足离开,火神说,“木吉学长腿伤复发了?”

黑子情绪也有些低落,“看样子是的,最近的训练和比赛强度,可能对一个刚刚伤愈的人来说,还是太勉强了。和秀德比赛的时候,能感受到学长有几次短暂的迟疑和忍耐。”

火神不好意思说自己根本没发现,“但他还是打得很好啊!如果没有木吉学长的话,结果就很难说了。”

“是。”

“说起来,黑子,木吉学长口中的‘那个人’是谁?那个他想再一次较量的对手,不会是——”

“嗯,多半是紫原君。中学时代,他们二人就是公认的最强中锋。初一时我还没有加入帝光篮球部,对于他们过去交手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但我相信,如果这两人在场上曾经碰撞过,无论是木吉学长,还是紫原君,都不可能忘记交锋那一刻的感觉。”



  33 4
评论(4)
热度(33)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