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卅五、劲敌

卅四、二号又立功了

卅五、劲敌

黑子不由分说地把二号往火神怀里一塞,“火神君,请暂时代为照看二号。”

“什么?!等下黑子,这这要怎么,你别——我不会抱啊!”二号只觉得天上掉肉骨头,幸福得一个劲往火神怀里拱,火神吓得气都透不过来,脸发紫,舌头打结,脑袋使劲躲闪,手慌乱地把二号往外推,不小心自己仰天一跤摔倒。

火神费劲地坐起来,揉揉后背,埋怨地看了黑子一眼。刚才喂食已经是豁出命了,现在又叫他抱狗?这一天之内的进度会不会跨得太快了?!自己一时之间怎么能承受得住啊!黑子这家伙,到底是要做什么?

他见黑子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请问是紫原君吗?”

打给紫原?火神来精神了,坐在地上一个劲朝黑子招手。黑子低头看了看火神,配合地弯下腰,手机贴近火神耳旁,和他一起听。

“嗯……是小黑啊……打给我什么事?”

“紫原君这会在什么地方呢?”

“现在,嗯……在学校的宿舍里,好无聊哦……都没有什么事做。”

听着紫原懒洋洋的声音,火神就忍不住想打哈欠,赶紧自觉地捂住嘴。这家伙,能不能拿出点干劲来啊!他们阳泉也有预选赛要打吧?!

只听黑子问,“紫原君如果有空,后天来看我们诚凛的比赛怎么样?下一场赢了,就能晋级冬季杯了。”

“啊……要跑东京去啊……太远了,不去啦……”

火神听那欠打的语气,恨不得冲到电话那头把他揪过来教训一顿。不过黑子对此显得毫不意外,像是早就知道紫原君会这么回答。他继续说道,“听说桃井同学和黄濑君他们都会前来观看呢,机会难得,要是大家可以见个面,一起聚餐就好了。”

紫原似乎比刚才有点兴趣了,“聚餐啊……在哪里聚,吃什么好呀?”

黑子看了火神一眼,随即答道,“事实上,火神君厨艺很棒,会做特别好吃的料理,和式、西式全能,我吃惯了他做的饭菜,根本不想到外面去吃,所以这次拜托了他亲自下厨,大显身手呢。”

火神额头上开始滴汗,黑子这么忽悠人,能不能提前跟自己打个招呼啊!几时拜托了?!什么,还要跟自己碰拳?这么大的事根本不是碰拳就能解决的好吗,知不知道把风雨雷霆领到光之使者的地盘上有多危险,分明是引狼入室!

火神使劲摇晃黑子的肩膀,让他好好看着自己,黑子向他做了一个口型——为了木吉学长。火神一怔,马上又拼命摇头,木吉学长当然很重要,可是世界和平更加重要吧?

他听到紫原在那头问,“小室……眉毛怪做饭好吃吗?”冰室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过来,想是距离隔得有点远,“大我?他手艺比我还要好。”

火神已经绝望了,真是他的好大哥啊……

紫原立即毫不犹豫地对黑子说道,“那我来。”

这么干脆?!

“太好了。冰室前辈要是方便的话,也很欢迎。”

“嗯,好……我问一下小室哦……”

最后的讨论结果是紫原和冰室一起来观看诚凛下一轮的比赛,并参加由诚凛王牌火神大我君掌勺的帝光校友联谊聚餐活动。黑子收起电话,火神已经沮丧地扯住他的衣袖,额头在他手臂上一磕一磕。

黑子另一只手趁势摸摸火神的头,“火神君,没问题的。”

“问题很大啊,黑子,你都不跟我商量下……”

“因为我相信火神君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

火神抬头看着黑子,深深叹了口气,他拿这家伙,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过黑子说的也不算错,只要有什么可以为木吉学长做的,他会毫不犹豫冲在第一个。就像当初自己最迷茫的时候被学长拯救一样,他也想为学长,哪怕尽一点点力。

他向黑子伸手,黑子把他拽起来,叹息着说道,“如果紫原君来观战,能多带给木吉学长一点坚持的心意就好了。”

火神说道,“当然,何止‘一点’?他们两个可是劲敌啊!再没有什么比劲敌更催人奋进了!”

“这样说是没错……”

“你想,假如换作是我受伤,然后青峰那家伙在旁边观战的话,那么就算拼到腿残,也一定不会在他面前输球的!”

“火神君……”黑子神情微妙地看着火神,“如果你硬要这样类比的话,我要后悔给紫原君打这个电话了。”

火神摸不着头脑,“啊?怎么,哪里不对?黑子,说话呀?!”

两天后,诚凛迎来预赛的最后一个比赛日,对战雾崎第一高校。只要在这场比赛中取得胜利,就能在小组中稳居前二席,跻身冬季杯的正式大名单。赛前,所有人都神情严肃,连观众席上都感受到了队中的凝重气氛。

虽然在作战会议上没有刻意强调过,但每一个人都不曾忘记,去年就是这支队,害木吉学长久卧病榻,吃尽苦头。一年后再相遇,说是冤家路窄也好,宿命轮回也罢,总之,这是一场不能输,不愿输,不甘输的比赛。

黄濑站在看台上,听见后面有人交谈,“看,已经开场了。”

“嗯……又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很想看他们比赛啦……”

这么拖泥带水的声调,在黄濑认识的人里,只有独一份。他转头一看,果然不错,“小紫原!”

“哦,小黄濑啊……”紫原一刻不停地往嘴里塞薯片,“你也在啊。”

“昨天听小黑子说,小紫原会和小火神的哥哥一起来看比赛,我还不大相信呢。”黄濑好奇地打量冰室,“火神前辈和小火神长得不太一样啊。”

冰室忍笑,“我叫冰室辰也,和大我并不是亲兄弟。”

“啊,对不起,冰室前辈!”黄濑连忙道歉,又对紫原说,“没想到小紫原也会来‘侦察敌情’,很少见啊。”

“我才没兴趣看,好麻烦……不就是两边打来打去嘛……”

冰室在一旁打圆场,“是我想看大我的比赛,才让敦陪着一起来的。迟了几分钟,场上情况怎么样?”

黄濑收敛起笑容,皱眉说道,“并不是一场让人喜欢的比赛啊。”

紫原说是不想看,但双眼已不自觉地在球场上搜寻那个熟悉的身影。明明很烦那种人,可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他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为了一场篮球赛可以豁出全力,死也不肯放弃?

雾崎的打法十分野蛮,偏偏又很刁钻,专挑裁判的视觉死角下黑手,不是脚踩就是肩撞,诚凛在场上不得不留出精神来防备对方,以至于束手束脚,难以发挥全部实力。

尤其是木吉,他的左膝裹着绷带,无异于公开宣告“此处脆弱”,自然是雾崎的头号关爱对象。第一节还没结束,他的两条胳膊上已遍布淤青,腿上也是。

诚凛叫了暂停,五名首发队员身上多少都有些青紫,降旗他们忙递上冰块给大家冷敷。木吉对火神说道,“接下来,你们四人从外线进攻,内线就交给我。”

火神面露诧异,“这——”这场比赛确实打得很艰苦,可怎么能把最难的内线丢给木吉学长一个人呢。

丽子叉着腰站在木吉面前,“铁平,不可以。反倒是你,膝盖负担太重了,这样下去不行,得下场休息。”

木吉的语气难得严肃,“如果只是我受伤,我认;但是,如果让你们也受到伤害,我绝不能接受!”他站起身,向队友们伸出手,“我这次,就是为了和大家一起打球,为了守护诚凛才回来的啊。”

这个时候,裁判吹响恢复比赛的哨声,诚凛五个人再度上场。他们的眼神中是同样决绝的勇气,坚定的脚步如远征战歌,顶着旷野上最暴烈的风,点亮星光。

火神等人如木吉所要求的那样,撤出内线,在外围支援进攻,只余木吉一人独揽防守的重任。这正中雾崎下怀:既然有人傻傻地要做悲壮的孤胆英雄,岂有不成全他的道理?两队在篮下争抢篮板时,雾崎队员故意出肘,重重击上木吉的眼眶,把他撞倒在地。

紫原见状,不禁把手里的薯片袋子捏成一团,百无聊赖的神情霎时狰狞。

冰室问,“敦,在气什么呢?”

紫原咬牙切齿地说道,“有个人口口声声说,要我认可他的实力……却在这种破比赛上,被一群渣滓打成这样……我看不下去了。”

冰室的目光从球场转向紫原,建议道,“那……敦鼓励那个人一下吧。”

紫原背过身去,靠着看台栏杆,气鼓鼓地拆零食出来吃,“不要。”

 


  33 4
评论(4)
热度(33)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