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卅六、幸运日

卅五、劲敌

卅六、幸运日

木吉脸上挂了彩,鲜血从额头上直往下淌。他慢慢地站起身,朝向故意挑衅的对手,面罩严霜,伸臂将四位队友护在身后。

当初,丽子带着新部员来看他,告诉他“只要再加上你,就是诚凛史上最强阵容”,自己就思考过,在这个大家寄以厚望的阵容里,自己能为之做些什么。

“如果他们被打得快要灰心,我就是他们的支柱;如果有人要伤害他们,我就是他们的盾牌;不论何时何地,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用身体,保护诚凛的每一个人。我就是为此,而回来。”

紫原回头看见这一幕,只觉得仿佛曾在哪里见过,埋藏在记忆最深处的画面争先恐后涌出。他想起来了——以前在神界的时候,那个光明之神也是这样保护他的子民,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纯白色的羽毛落满光之领域每一寸土地,每一支白羽上都蕴含着温暖的光芒。

他的手指握住栏杆,指尖无意识地颤抖着。昔日的雷霆之神,重新回忆起亲手撕开那副羽翼的感觉。然而到了这个时候,他心中全无胜利的快慰,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空虚。

他当时不解为什么自己那样仇视光明之神,现在,终于明白了。与其说仇视,不如说是求而不得:那种被可靠的保护者挡在身后的安心。

听命于天帝,只不过他自问不是其对手,认可王者的实力,谈不上什么尽忠;而天帝看似视他左膀右臂,其实也无非是把他当做一部好用的杀戮机器罢了,彼此之间,更无信赖可言。

在神界那么久,从未尝过暖意,唯有这一刻,唯有眼前这个凡人的意志,让无情的神祇动容了。

场上,木吉再一次被撞倒在地,他全身的伤处都在作痛,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他抹去额前冷汗,咬紧牙关,竭力保持神情的平静,不想让队友们担忧。

忽然,脑中出现了一个声音。“如果你还能站起来,我就接受你做我的对手。其他人,还不配我出力。”

那声音透着一股冷漠,带着三分天生的戾气,熟悉的音色,陌生的语调。他以为自己幻听了,条件反射地往观众席望去。

前一天,木吉从黑子处得知,他和帝光前队友们有一个小聚会,包括紫原在内的几位“奇迹的世代”将会来现场观战,惊讶之余,不禁有些隐隐的期待。不过赛前他并没有去找寻对方坐在哪里,总觉得那样的话,似乎就太过刻意了。

这个时候,他的体力透支,视线已经有一点模糊,看台又离得那么远,看不清人。但是说不清为什么,木吉莫名感觉到了来自紫原的视线,仿佛绝境中的巨大安慰,顷刻间让他的精神为之振奋。

那个人,还是认可了自己的努力啊。天才和凡人之间,虽然隔着难以逾越的距离,但未尝不可共鸣。

再一次……

世间没有胜利之神,胜利需要靠自己去争取,任何人都是如此。

终场哨响后,木吉靠坐在篮球架下,队友们群拥而至,叠罗汉一样把他压住。

“哇……好严厉啊……虽然打得不怎么样,起码还是赢了不是嘛。”

“严厉?不是庆祝晋级冬季杯吗?”

“你们把我压成大饼,还不算惩罚呀?”

“哈哈哈……”

年轻的诚凛,不会辜负这一刻的来之不易,也不会辜负任何一个爱它的人。

休息室里,木吉悄悄问黑子,“黑子,待会是要去参加聚会了吧。”

黑子点头,“是。能够带着胜利的喜讯前往,心情格外好。”

“是呀,今天也可以算是我的幸运日了。”木吉抓抓脑袋,露出标志性的笑容,“那个……能把紫原的邮箱告诉我吗?”

紫原出了体育馆不久,感觉到背带裤胸前的大口袋里手机在振动。取出一看,是陌生的发件地址,信息全文也只有短短一句——

感谢你来看球,希望能早日和阳泉在冬季杯上见面。木吉铁平。

紫原把手机塞回去,“啊……好麻烦……”

冰室问,“是黑子君他们发的消息吗?”

紫原一撇嘴,“是那个人。”

冰室笑了,“这样啊,太好了。敦的心声,一定很好地传达到了。不给他回复些什么吗?”

“懒得回啦……”

“敦,这是基本礼貌。要不然的话,由你口述,我来帮你打字。”

“嗯……”紫原在心里纠结来纠结去,说来也怪,平时在宿舍里,小室帮这帮那,他都能心安理得接受对方的好意,唯有这件事,总觉得不想让小室代劳。

“敦?”

“算啦,等下我自己回就是了……”

次日训练间隙,木吉告诉黑子,“昨天紫原只回了我一个‘哦’,唉,果然在他眼里,我还什么都不是呀。”

他把手机掏出来,屏幕上真的只有干巴巴一个字,连标点符号也没有,还是晚上十点半发的,多半是临睡前。

但是黑子很显然已经被这个字给震到了,他很仔细地把木吉发送的邮件地址检查了一遍拼写,确认是紫原君无误,于是抬头望着木吉,“木吉学长,我要说一句对不起。”

“啊,什么?”

“其实我昨天给你紫原君的邮箱,是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回复。以前在帝光时,想联系紫原君只能通过电话,发信息的话是永远石沉大海的,我们甚至没人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察看邮箱的习惯。”

木吉叹为观止,“原来是这样啊。”

黑子点评,“看来木吉学长在紫原君心目中已经有很厉害的分量了。”

“真的?!”

火神在一旁听了插嘴道,“不至于吧,紫原那家伙这么懒?”他正想提起以前雷霆之神在神界大杀四方的彪炳战绩,猛地想到木吉学长不知道自己和紫原的身份,他们俩在人间仅有上次街头篮球赛的一面之缘,可不能说漏了。于是话到嘴边又强行改口,“那个,我虽然也不喜欢发消息,但如果别人有事发我,我都会尽早回复的。”

黑子转头向他一笑,“火神君和紫原君当然不同,火神君是我见过最勤奋努力的人。”

“有吗?也还好吧!”火神如今多少已经习惯黑子直白到近乎夸张的褒扬方式,听到他当众称赞自己,虽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但心里很高兴。

木吉大为赞同,“黑子说得对。场上场下,火神一直都很努力啊,所以进步才这么快。”说着开心地把火神的脑袋瓜像篮球一样拍来拍去。

周围的人也都围上来,一个接一个地夸火神,“身为王牌,一点也不骄傲自满,还是和大家一起认真训练。”

“火神真好啊。”

“火神自己不骄傲,我们可以为他骄傲呀!”

“对!”

话题中心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从木吉和紫原转到了火神身上。火神晕头转向地想,比起木吉学长的“粗暴拍奖法”和大家的“闭眼瞎吹法”,还是选黑子的“羞耻表扬法”吧……



  42 7
评论(7)
热度(42)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