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卅七、真的晕了

卅六、幸运日

卅七、真的晕了

诚凛篮球部上下最近都累坏了,拿到冬季杯赛的入场券以后,有种憋了好久的一口气终于宣泄出来的感觉,但想到后面才是真正的硬仗,又不由得痛并快乐着。为了奖励大家,也为了迎接下一轮的地狱特训,这周末由丽子带队,全队一起去泡温泉放松。

火神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机会感受温泉,心情很激动,特意问黑子需不需要提前买好温泉裤。黑子说道,“火神君,没有温泉裤这种裤……”

“哦,是吗,那泡温泉应该穿什么裤?”

黑子耐心向这位归国子女解释,“泡温泉就和泡澡一样,不需要特别穿什么的。”

结果当天火神就穿着平角大裤衩来了。日向很嫌弃地质问,“火神,你怎么在这里穿沙滩裤?”

火神低头看看自己的裤子,又看看整个人泡在水里,只有脑袋露在水面上的黑子,脱口而出,“真的不用穿?!”

日向皱眉,“啊?”

“没,没什么。”火神小声嘟囔,“我以为黑子是骗我的……”

黑子在池子里说道,“我听到了哦。火神君根本就不信任我,好过分,请不要再做我的光了。”

火神顿时顾不得队长,直接站到池边冲黑子喊话,“不要随便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啊!”

大伙都取笑他,“火神,你平时到底被黑子骗过多少次?”

火神窝到热水里,全身毛孔张开,积蓄已久的疲惫感丝丝散入水中,舒服得不想动。终于可以歇一歇了……打篮球虽然是自己的爱好,可高强度的车轮战还是让人有点吃不消啊,时不时地也要像今天这样,开开心心出来玩一天。

说起来,最近都没有什么时间和黑子独处。暑假里他倒是经常上自己家来,一起练球,一起吃饭,或者什么也不做,两个人靠坐在长沙发上,脚板对着脚板,各自看书玩手机,偶尔聊上几句,比什么都要让人满足。

不过,和黑子交往几个月,好像都还没有牵过手啊。火神这样胡思乱想着,忽然觉得左手被人握住,柔软的手指尖划过手心。他转过头,只见身旁的黑子泡得浑身粉红,脸颊红扑扑地,连嘴都浸泡入水。

火神回握住对方,心想,不愧是黑子,想得这么周到,在水里的话,即使手拉手也不会被人看到了。他忍不住好笑,原来黑子害羞起来是这样的,还挺可爱嘛。

还没等他欣赏完黑子脸红的模样,就见对方往自己身上栽来,火神吓一跳,忙伸臂搂住,“怎么了?”

黑子吃力地抬头看了火神一眼,轻声说道,“火神君,我就……拜托你了。”随即倒在他怀里不吱声了,火神顿时魂飞魄散,大叫,“黑子,黑子!”

结果,黑子不是要和自己牵手,是泡晕了啊。

火神把黑子扶到室内的长椅上歇息,“还说我,你自己都没怎么泡过温泉吧,觉得难受就早点说啊。”

“抱歉,火神君,让你担心了。”黑子很过意不去。和火神君一起泡温泉的感觉太好,刚觉得晕乎时,还以为是自己太喜欢火神君,心情过度投入了呢……

火神给他眼睛上敷了块湿毛巾降温,“真是的,想喝点什么吗?”

“嗯,请帮我拿一瓶宝矿力。”

火神来到自动售货机前,发现黑子想喝的已经售罄,伤脑筋地说道,“我到外面帮你买,在这等我。”

火神匆匆的脚步很快远去,黑子揭开毛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火神君真是性急,比起买水,在边上陪自己一会不是更好吗。不过,火神君就是这样啦。

他把湿毛巾重新盖上,眼前又陷入一片黑暗。下一次毛巾揭开的时候,火神君就回来了吧。

人闭上眼睛,时间流逝的快慢便会模糊不清。黑子半睡半醒之际,听见耳旁“喀”地一声轻响,有个人低声说,“喝吧。”

黑子下意识地摘去毛巾,“非常感——”当他看清来人是谁,惊得从长椅上坐了起来。“青峰君。”

青峰从售货机里随意选了一听果汁,微微转头看他,“好久不见了,阿哲。”

从什么时候起,两人之间的谈话只剩下“好久不见”?他们昔日是场上最默契的搭档,所向披靡,可再见面的时候,他已经成了别人的“影”,而且标记在他身上的光芒,偏偏属于光之领域那个与自己最不对盘的家伙。

曾经有什么感觉触手可及,如今,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青峰默默喝了一口果汁,视线余光状似不经意地瞥向黑子坐的长椅。当他把自己的运动水瓶放在对方身旁时,是他觉得离黑子最遥远的一刻。

“上场比赛,我看了。那个就是你的新招式吧?”

黑子说道,“是。为了与青峰君的对战。”

“是吗,不好意思了,我觉得那没什么用,冬季杯上胜利的会是我——”

“——是我们。”火神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青峰身后,回敬了两人在人间初遇时青峰所为,很“要好”地与其勾肩搭背。

黑子一见到火神,立即站了起来,像是松了口气,“火神君,你去了好久。”

“谁让你专点这里没有的。”火神走到黑子跟前,把手里易拉罐的拉环扳开,递给对方。

“火神君其实可以随便帮我拿一瓶什么的。”

“啊?可你都说了想喝这个。没关系,也不太远。”火神嘴上说着,心里还是有点懊悔。早知青峰也在的话,说什么也不会留黑子一个人在这里。

青峰悻悻地说道,“凭你们两个现在的实力就想赢我,还远远不够格。”他看着火神,“你确实是摸到了门槛,但也仅此而已。如果觉得这样就可以赶上‘奇迹的世代’,太天真了。”

“你说什么?!”

“下一轮就是我们两队的较量了,你们还不知道吧?五月刚打听到的,很快就能再见了。”

黑子听了,并不震惊,反而露出轻松的笑容,“火神君,有没有觉得这是个好消息?”

火神在黑子背后不轻不重地打了一拳,“当然了,笨蛋,谁都会这样想吧——欠下的债能早日偿还的话,真是再好不过了。”

青峰喝完饮料,转身离去,“行啊,我接受。”

见他走了,火神收起刚才气场全开的表情,小声问黑子,“我不在的时候,那家伙没再说什么不好听的吧?”

黑子摇摇头,认真说道,“火神君,谢谢。”

火神以为他指的是自己出去买饮料的事,“谢什么,快喝吧。”

“不是指这个。”黑子在长椅上坐下,饮了一口水,“以前我在帝光,与队友们理念不合,那时觉得自己孤立无援,就好像完全被阴霾吞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满心都是无力感。现在有火神君在我身边,和我一起战斗,就觉得任何时候都充满斗志,无所畏惧。”

火神在他跟前蹲下身,揉揉黑子的头发,“你啊,真的泡晕了吗,为什么说话的羞耻程度一点也没有打折扣。”

黑子放下宝矿力,伸臂一把抱住火神,在对方耳旁轻声呢喃,“是真的晕了。”他的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火神君身上有香草味。”

“是你想喝香草奶昔了吧。”火神有点担心过路人看到,可他很珍惜黑子只在自己面前流露的坦然亲昵,再加上二人世界的感觉实在太好,因此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回抱住了对方。

“我想喝火神君亲手做的奶昔。”

火神有点为难,“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食材啊。”

黑子靠着他肩膀,安心地闭上眼,“等回去以后吧。”

“好。”



  37 3
评论(3)
热度(37)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