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卅八、至关重要的事

卅七、真的晕了

卅八、至关重要的事

“对了,我和教练商量了一下,这次的集训,不和大家一起了。”晚上临睡前,火神告诉黑子。

黑子一愣,“什么?”

火神解释道,“教我打篮球的师父在美国,我之前和她通了电话,她刚好最近有空,可以帮我做强化训练,所以我大概要在洛杉矶待一个月。”

“火神君的师父,一定很厉害吧。”

“嗯,是啊,有机会一定介绍你们认识。”

“但是……”黑子低下头,“稍微有一点担心。”

火神奇怪地问,“担心?担心什么?”

黑子用被子裹住全身,只露出脸,“和火神君认识以来,好像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久的分离。”

“啊,嗯。”火神有点不好意思地转开视线。说起来还真是,两人平常上学放学都在一块,有时候周末还会出来见面,不知不觉,他们早就融入到彼此的日常生活当中了。突然说要分开一段时间,谁都会觉得寂寞吧。

“那个,别担心,我会联系你的。”

“我不是说这个。”

“嗯?”

裹成幽灵状的黑子挪近,专注地望着火神,“虽说只有一个月,但是,离开‘影’的光之使者,身体会不会有事?”

火神恍然,感动地说道,“放心,我没这么脆弱。”他向黑子伸出拳,黑子从被子里探出手来,两人轻轻碰了一下,金色的光芒若隐若现。

“有什么感觉吗?”

“火神君的光,很温暖。”

火神笑着说,“只要你能感觉到体内光的温暖,就知道我一切都好。”

黑子把拳头藏回被子里,慢慢点了点头。虽是如此,可要有那么久见不到温柔的火神君,心里还是很不舍得。“美国和这里有时差,打电话也许不太方便。”

“嗯,也是,毕竟我们白天都要训练啊。”火神想了想,遗憾地说,“只能发信息了。”

“如果没有火神君每天的早安问候,我会一整天都不在状态的。”

“我知道我知道。”从上一次合宿开始,两人每天早晨都会互道早安,到现在已经成了习惯。黑子不在身边时,想象他顶着一头乱草头,睡眼惺忪地给自己发“火神君早上好”的信息,也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宝贵乐趣。

“那……晚安。”黑子连人带被躺了下去,火神凝视他团成一团的样子,沉默着关上了灯,在他身旁睡下。

舍不得分开的何止你一人。只是,为了让你在球场上更极致随心地发挥出实力,我必须变得更强。而且我知道,你也是一样。

只有在强盛的光芒之下,才有自由的影;只有深湛无垠的影子,才能映出辉煌的光。

为了彼此的梦想,绵延数千万里的思念,也变得可以忍耐。

诞生自人间的光,太阳底下无处不是他的栖息之所。然而自从认识了黑子,所有离他远去的地方都成了异乡。

中午休息的时候,火神用冰冷的自来水冲了把脸,摸出手机来看。已经一个多星期了,黑子每天除了早安和晚安,邮件内容只有寥寥数语,明明当着自己的面,多羞耻的话都能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怎么信息也不多发几句!要是累得不想说话,发张自拍照片也行啊。

这家伙该不会太拼命,没早没晚地练球,都顾不上好好休息吧。

真是不让人省心……

火神单手抱着篮球站在树下,抬头望着叶子缝隙间的烈日,须臾身体也化作碎金一般的光芒,消失不见,篮球静静滚落在洒满星星点点阳光的草皮上。

静谧的深夜里,穿越重洋的光悄然来到黑子家的窗外,与月华融为一体。黑子穿着一件宽松得出奇的长袖衫,坐在床上按手机。人间之光从窗户缝里钻入,在黑子浑然未觉之时,化为他肩头一个圆圆的小亮点。

黑子这家伙,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把上次大雨天借他的替换衣服当作睡衣,每晚都穿在身上啊。

黑子正在编辑信息,“火神君,今天也是很想你的一天,但是,白天训练的时候并没有走神,只是到了晚上,会格外想念我的光。夜间体内的光芒如此温暖,火神君也正在远方活跃着吧。如果身边有什么信物,可以让我在想念火神君时寄托心情就好了。”

写完长长的一串字,黑子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似乎迟疑了片刻,按下删除键,把内容全部删除,只保留了开头的“火神君”,后面添上“晚安”,发送了这条信息。

旁边床头柜上有一只拳头大小的灯笼模型,火神觉得有些眼熟,随即想起,那是黑子以前给自己发的照片上,小百惠抱着的玩具。看样子,他很喜欢这灯笼啊。

一小簇源自光之领域的不灭之光注入灯笼,小玩具霎时像真的灯笼一样亮了起来,闪着朦胧美丽的光。

黑子发完信息抬头,很快发现了灯笼里的光。他惊讶地双手捧起起来仔细察看,几乎是在同时,他已经省悟,是火神君来了。黑子的神情中流露出少见的急切,光着脚跳下床,左右环顾空荡荡的房间,轻轻叫道,“火神君!”

他非但不觉得害怕,反而满怀喜悦,内心的情感膨胀得几乎要满溢出来。他关掉了床头灯,在黯淡的房间里缓缓伸出右手。一只发光的小篮球聚拢到他的手心里,弹跳了两下,刹那散逸开来,光芒环绕在他周身,有如万点星辰簇拥。

黑子眼中的热泪霎时夺眶而出,“火神君不声不响来我家里,还偷看我发消息,真的很过分了。”

火神显出人身,从背后把黑子紧紧抱住,在他耳畔低声说,“抱歉。”

黑子手指用力抓住他的手臂,抽泣着问,“火神君不是说过,除了至关重要的事,不能轻易用真身示人吗。”

火神说道,“来见你,就是至关重要的事啊。”

黑子转过身,双臂抱住火神,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喉中呜咽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原来,幸福到极点的时候,眼泪也会汹涌到停不下来啊。从未怀疑过,但是,也从未这么刻骨铭心地体会到,自己被这个人深深地爱着。

他的火神君,他的光。

火神不客气地霸占了黑子的床,四仰八叉地躺倒。训练了一上午,又瞬间跨越半个地球,还是很耗体力的啊,这时候只想和黑子在一起待上一小会,什么也不做。

黑子趴到火神身上,眼睛还有点红,带着几分睡意靠在对方胸前。火神搂住他问,“其他人都还好吗?”

“是,大家每天都在进步。休息的时候,还一直提到火神君,都说不能让归国子女又一个人冲到最前面去了。”

“啊,当然不会。等特训结束,又能回诚凛一起打球了。”

“在那之前——”

“嗯?”

“请火神君和我接吻吧。”

“……这种事只要直接做就好了,不必说出来吧?!”


最喜欢的一章了^_^再也不用担心异地恋~~~



  35 2
评论(2)
热度(35)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