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四十、还赢不了

卅九、天帝之眼

四十、还赢不了

青峰翻了翻白眼,“啊?不是被狗咬的吗?”

火神这次难得没有被他激怒,平心静气地说道,“犬首守护神虽然倚多为胜,但在他们面前还算可以勉强自保脱身;对上天帝本人,连光明之神也只能用玉石俱焚的打法,我们就更……”

黑子在一旁紧紧抿住唇。火神君在与自己缔结“光影之楔”以前,深受灵体伤势的困扰,这件事他印象极深。没想到那个重创他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天帝,而且对方现在又与赤司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要是能早一点遇到火神君,早为他分担一些过去就好了。

青峰说道,“但赤司不是天帝,他只是个凡人。”

绿间反驳他,“拥有‘天帝之眼’,说明赤司拥有天帝的部分意志,不能把他当一般的凡人看待了,更何况还有紫原他们保护那只眼。”

火神问,“那个赤司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那只眼?光明之神不是把天帝完全封印了吗?”

黑子皱起眉,说道,“我刚认识赤司君时,他的性格很好;到了二年级时,忽然像变了一个人,感觉很陌生。”

青峰和绿间也深以为然,“就像是有两个赤司。”

“现在回想,赤司就是从那时起被天帝占据了身体和部分意识吧,天帝自己的身体被封印,无法在人间行走,只能附着在凡人身上。”

“那样的话——”

众人还在琢磨,突然各自身上的手机响的响,振动的振动。

“笨蛋火神!滚哪里去了?!限你三分钟内来报道!还有黑子一起!”

“小真,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宫城学长好生气,我就快遮掩不过去啦,你赶紧回来吧……”

“青峰君!你在哪里,又迟到了吗?今天可有和哲君他们的比赛啊,好好重视一下啦!”

三位光之使者对着手机,脸色一个比一个尴尬,心里暗暗有点埋怨打电话来的人,又庆幸另外两个家伙也接到了夺命电话,自己不是唯一丢人的倒霉蛋。收起手机后,火神打破了僵局,“总之,先回去比赛,然后再商量吧。”

别开玩笑了,赤司又怎么样,什么“天帝之眼”,都是以后才要考虑的事。这会他的脑中除了与桐皇的复仇战,什么也装不下。过去数月苦训不辍,就是为了向所有人,向那家伙,向黑子,还有向自己证明,人间之光不输给任何人的光辉。

第一次踏上冬季杯的大舞台,是全新的感受。巨大的会场,看台上山呼海啸一般为“新锐的暴君”桐皇学园助威的声音,还有对手的眼神——桐皇每一个人的眼神中都没有轻敌,那样专注的神情,仿佛已是决赛最后关头的全力以赴。

因为他们知道,诚凛不再是与自己初战落败时的诚凛,单是感受到这支队伍散发出来的气场,就是极大的压力,连那个以前最好战的火爆王牌,似乎也变得沉稳有余。今天这一战,看来会很辛苦啊。

黑子整了整手上的护腕,做了个深呼吸,慢慢走到火神的身旁,双眼注视着球场另一边。与昔日搭档的对决,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往昔与现在的声音交织,回响在黑子的耳畔。

“到底是为什么呢,和阿哲只有篮球方面这么合拍!”

“真让人失望啊,你的篮球赢不了我,能赢我的,只有我自己。”

来自遥远过去的声音,去向了另一个遥远的地方,惟有属于这一刻的心声,点燃自己的热血。黑子不禁转过头,望着一旁的火神君。

永远与光同在,这才是自己篮球蕴含的意义。这是认识火神君以后的领悟,也正因如此,和他并肩作战的每一场比赛,都是这样值得铭刻。

同一时间,火神也转过头,看向黑子。这场比赛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一个了断。自己和天空之光千百年的争斗不休,黑子与青峰之间无法愈合的裂痕,还有他和黑子这对光影组合面对桐皇的完败……一切痛苦,都要在今天,勇敢地跨越过去。

只有这样,他们的篮球,他们自己,才能得到真正的新生。

“火神君。”

“嗯?”

“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输了。”

“是啊。”

刚刚开场,双方便全力相搏,谁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桐皇樱井和青峰的空中接力率先得分,诚立即还以颜色:黑子一个远超对方回防速度的加速传球,直接将篮球传至桐皇半场。

青峰还像从前那样,伸手去拦截那个自己“接过最多次数”的传球,谁知球从他手上弹开,左手掌瞬间麻痹,来不及做出反应。此时木吉已经成功接球,起跳扣篮时,见对手来盖,手腕一转,将球传给后来居上的火神,助他扳回比分。

“后出手权利”是木吉的一项绝技,旁人难以复制,因为他天生手掌比一般人大很多,便于根据他人反应随时改换出手的时机和动作,遇到阻截就传球,无人盯防就投篮,令对手根本无从预测。

观众席上,与各自球队一同观战的“奇迹的世代”也是深受震撼,脑中不由自主地想,如果是自己迎战这样的诚凛,该如何去应对呢?

冰室见紫原不声不响看得很认真,连零食都不吃了,便逗他,“敦,那个人今天状态很好啊,是知道你会来看他比赛吗?”

紫原撇撇嘴,“谁在看他啊……比起这个,小黑那记传球,居然把把小峰的手弹开……这种程度的穿透力更厉害吧。”

看台另一角,高尾也与绿间讨论着黑子的传球,“还是第一次见黑子的这种传球呢,小真,你觉得秘诀在哪里?”

“大概是那个螺旋形的回转吧,就像弹道里的子弹一样,威力自然就比以前更大了。”

“不愧是小真!”

球场上,青峰活动了下酸麻的左手,“让人有点刮目相看啊,阿哲,这样的比赛才有意思。”

“如果你还觉得我没有改变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是吗,那就更进一步证明给我看吧。”

诚凛扳平后,桐皇并未作出任何相应的调整,仍是保持着和以往一样的攻防节奏。这样的心态,反而让诚凛找不到破绽。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火神接住了队友传球,直面青峰。他是王牌,有责任从没有破绽的局面中,制造破绽!

所有人的神经都同时绷紧。诚凛,桐皇,场上的人,看台上的人。双方王牌之间的对决,一旦在比赛开头就分出高下,那么随后很可能就会陷入一边倒的局势,再也无法挽救。

火神持球站在青峰身前,后者摆出防御的姿态应战。旁人眼中,这二人一动不动,相互间僵持不下,实则他们的神识已进入空明境界,在时空接近虚无的神识领域,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瞬息之间,已数度过招。

在急速的近战中,火神寻求突破,反转身想晃过青峰投篮,然而青峰反应更快,在火神起跳一刹那,断下了他的球。

火神专注的眼神忽然松懈下来,吁了口气,把球传给伊月。伊月接住了球,尚有些愕然不解。

“算了。虽然不甘心,但眼下还赢不了你。”火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转身跑去了。青峰背对着球场,叉腰独自站在角落,神情反而显得愉悦。

这个对手的成长速度,真是令人惊喜啊。


  34 3
评论(3)
热度(34)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