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春天。

  28 8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卌五、执子之手(完)

卌四、无人能敌

卌五、执子之手

“哥,我知道‘死间计划’的事,知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前两天,老师传回消息,真的密码本已经平安抵达第三战区。你的计划奏效了,哥,咱一切都没有白费功夫。”

明楼并没有像弟弟那样欣喜,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又问,“阿诚呢?”

“郭骑云护送阿诚哥到了长沙,绍桓会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明楼微皱眉道,“阿诚是我们明家的人,怎么能让顾家替我们担着?”

“大哥,你就放心吧,绍桓心思细,可靠,现在又是驻军参谋,阿诚哥在他那儿准没事。”

“大姐知道么?”

明台抓了抓头发,支吾道,“大姐她……知道了呀。”

“先斩后奏的吧?”

“大哥……”

明楼拍拍他的手背,“...

  113 42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卌四、无人能敌

卌三、光荣何价

卌四、无人能敌

曼春带回了第三战区的密码本,经战区谍报组比对,与先前拦截到的电报相吻合,正确无误。曼春因此获军功,升任特务委员会副主任,也就是明楼先前的位子,七十六号自她以下,凡是参与行动的皆有奖励。

明楼在狱中已半月有余,此时密码本缴获,他对日本人唯一仅剩的价值,就是“毒蜂”的下落。藤田芳政嘱咐曼春,想尽一切办法,旁敲侧击,一旦有“毒蜂”的消息,立刻将明楼秘密处决,以免夜长梦多。

于是曼春又整日泡在刑讯室,软硬兼施,好话说尽,大小刑具轮番伺候,逼迫明楼就范。

一连问了三天,明楼比过去更少答话,似乎是已经彻底懒得搭理曼春了,不论她怎么问,只是两眼一闭,只当休憩养神。...

  70 37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卌三、光荣何价

卌二、毒蝎再现

卌三、光荣何价

曼春望着眼前眸光坚定有神的少年,与她先前见过的纨绔公子哥儿判若两人,心中释然,这在她意料之中。

“你就这么信任我?”

明台笑了,“曼春姐说哪儿的话,我信你,就像你信我一样——你今天来找我,不正是要跟我讲大哥的情况吗?”

“鬼机灵。”曼春看着他身旁的姑娘,觉得眼熟,便问道,“她是谁?”

明台介绍道,“这是我在军统的生死搭档——于曼丽。”

曼丽道,“大嫂,上次我们见过一回。”

曼春道,“嫂不嫂的,等行动成功了再说吧。”她想起来了,“你们俩那天在烟花间……”

明台冲她比了个大拇指,露出一个讨人喜欢的笑容,“曼春姐,你记性真好。”

曼春撇了撇嘴,不想...

  62 8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卌二、毒蝎再现

卌一、生死周旋

卌二、毒蝎再现

明楼身陷囹圄之时,最难捱的莫过于国共群雄。无论“毒蛇”还是“眼镜蛇”,都是上海方面最主要的负责人。他的被捕,直接关系到上下级的安危,更让上海抗日力量与组织暂时失去了联系。

对于明台来说,这种打击尤为沉重。明楼订婚当日,他和阿诚两个都被大姐反锁在家中不得外出,然而他发觉阿诚哥的举止有些反常,神情焦虑又哀痛。如果只是因为无法参加大哥的订婚礼,断然不会这样。

明台犹豫着是否试探,此时订婚礼上的噩耗已经传回家中。他心里又急又气,质问阿诚,阿诚也不再刻意隐瞒,将原委一一道来。明台像孩子似的嚎啕大哭,他到那一刻方知,他的大哥究竟向自己隐瞒了多少。

阿诚最后说到了“...

  67 25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卌一、生死周旋

四十、双莲并蒂

卌一、生死周旋

曼春回到办公楼,见里面一队日本兵,个个荷枪实弹,从门口直排到自己办公室,心知是藤田芳政来了,暗自想道,也不知他刚才有没有看见自己跟明镜那一出。

她不动声色地收起雨伞,抖了抖身上的细小水珠,问手下,“是藤田长官来了么?”

“是的,正在您办公室里候着呢。”

曼春嗯了一声,便径直往楼上走。藤田芳政果然好整以暇地安坐着,意态从容,看起来心情不错。

“藤田长官。”

藤田道,“汪部长,明楼的案子,审得怎么样了?”

“我们目前已知,南田课长遇难的那栋房子为明楼所有,他虽用了化名,但仍是有据可循。并且由他这个化名‘成宗’,我们在上海又找到了多处房产,这些都可能是...

  68 14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四十、双莲并蒂

卅九、铁骨铮铮

四十、双莲并蒂

曼春接连审了明楼三天。尽管她使尽办法将伤害降至最低,但皮肉伤总是免不了,有的地方开始作脓发炎,整个人已然是瘦脱了形,还发着低烧。

曼春陪着他不眠不休,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知道,在旁人眼里,明楼是块难啃的骨头,若有谁能够撬开他的嘴,定是大功一件。她虽统管七十六号,难保手下人立功心切,因此绝不放心把师哥交给任何人。无论是“施刑”还是“劝降”,都是由她亲自负责,不敢稍有松懈。

藤田芳政近日全力追查第三战区密码本的下落,无暇前来,每日只与曼春电话联络。这也正中曼春下怀,“拷问”马虎了许多,甚至偷偷带酒精棉球和碘酒等物进去,给明楼的伤口消毒。

审讯这样的“重犯”,...

  80 27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卅九、铁骨铮铮

卅八、死间计划

卅九、铁骨铮铮

冰冷潮湿的审讯室中央,摆着一把椅子。明楼坐在椅子上,他那身昂贵精致的洋服被强行剥去,白衬衫掉了最上面两颗扣子,发丝凌乱,神情却仍不失沉稳冷静,对周围墙上高挂的刑具视若无睹,脸上毫无惧色。

他曾是新政府内备受器重的“新星”,拯救上海崩溃经济的希望。如今沦为阶下囚,他很清楚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一场疾风骤雨,而这一切,都是他费尽心机求来的。

他曾有一位战友,牺牲前留下遗书: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如今,也到了他奋不顾身的时刻了。对自己,对曼春,对家人的种种无情,皆出于此。

他要拯救的,远不只是经济,而是他脚下这片热土,他愿意用自己的血肉...

  84 15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卅八、死间计划

卅七、光阴光影

卅八、死间计划

明楼循声来到更衣室门口,“曼春,怎么了?有没有看中的衣服?”

门开了一道缝,“你进来嘛。”

明楼挤了进去,见曼春身上套了一件鹅黄色旗袍,又拿了条白色的婚纱裙,对着镜子比划,“师哥,你来帮我看看,穿哪一身好?”

明楼站到她身后,双手搭着师妹肩膀,半开玩笑道,“是不是看哪身衣服跟我的洋服配?”

“美得你。”曼春故意横了他一眼,“我只要自己穿了好看,才不管跟你配不配呢。”

“好,咱们不配。”明楼应道。他稍弯下身,与曼春平视,往镜子里打量,评价道,“还是白裙子更适合些。”

曼春点头,“我觉得也是。那我换了。”

明楼道,“我先去外面,给你挑一束捧花。”正...

  58 36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卅七、光阴光影

卅六、生死相许

卅七、光阴光影

两人就近找了家馆子用过饭,便到珠宝店里挑婚戒。这二人一个高大俊朗,一个飒爽美艳,风度翩然,刚进店门,便尽受瞩目,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他们,店里的明珠宝石一齐黯然失色。

明楼与曼春都是本市名流,店里有眼力的哪个不认得,忙请出经理来,亲自陪同选购。

经理见他二人挽着胳膊的亲热模样,巴结道,“明大少爷和汪大小姐要办喜事了?恭喜,恭喜!您二位堪称是天造地设的神仙眷侣,再般配不过啦!”

明楼在曼春耳旁轻声戏谑道,“明天准能上报纸。”

曼春抬头望他,明楼又道,“高兴些,有人偷拍,别在照片上留了破绽。”

曼春垂下眼眸,勾起唇角来微微一笑,旁人看了,只当是爱侣...

  49 30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卅六、生死相许

卅五、新的秘密

卅六、生死相许

曼春忍了半晌的热泪终于滚落下来。她知道明楼做今日这番谈话前,必然已经反复考虑过,主意已定,任自己再如何劝说也是枉然。她心口如有汩汩岩浆倾泻,己身神识血肉仿佛皆焚为灰烬,痛不可当。

“师哥,真的没有别的法子么?”

“有别的法子,但是,会有很多人牺牲;而按照我的计划,除了我,所有人都不必死。曼春,你是聪明人,知道这个计划意味着什么,这不单单关乎军统上海站,更决定了战区数以万计将士的生死。——这就是我的使命,不容耽搁。”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的计划有这么重要,值得你为之献身?”

“值得。”明楼握着曼春的手,“先有国,再有家。要是亡了国,我们不管身在...

  60 32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卅五、新的秘密

卅四、南田殒命

卅五、新的秘密

明楼护住了曼春,柔声安慰,“别怕,好孩子,有师哥在这里,你不会有事。”

他向手下使了个眼色,众人知趣地回避,将门轻带上。

办公室里只余他们两个,明楼掏出手帕来给师妹擦拭,“衣服上这么多血,没伤着哪儿吧?”“不是我的血。”曼春叹道,“就是都脏成泥人了,非得回去洗个澡不可。”语调里还有没拐回来的哭音。

“我倒觉得很可爱。”

“还笑呢,你的衣服上也给我蹭脏了。脱了吧,我正好一起拿去干洗。”

明楼低头看了一眼,半开玩笑道,“这是你的战功,怎么能洗了?我可得把这件衣服好好收起来。”

曼春佯嗔道,“那我岂不是得每天花着脸见你,好提醒明长官别忘了我今日的功劳?...

  51 24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卅四、南田殒命

卅三、故布疑阵

卅四、南田殒命

曼春皱眉道,“这是他们声东击西的疑兵之计,看来三角地菜场那里是个幌子。你们人手不足,不要贸然进去。先沉住气,盯死了他们,我这就过来。”

“是。”

这时三号线又有动静,“部长,真对不住……我刚才察看过了,那不是抗日分子接头,是一个巡捕房的捕头给他兄弟送衣服的,一场误会。”

“蠢货,跟了你姐夫那么久,怎么什么都没学会?人家秘密接头会把东西随便放箱子里给你看见?打草惊蛇,真是废物!”曼春假意大怒,将童虎狠狠斥责了一通,“待着别动,另外两队会跟你会合,一起等我的命令。”

童虎在那头惶恐道,“是,是。”

曼春收起对讲机,打电话给南田洋子汇报情况,“南田课长,...

  41 20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卅三、故布疑阵

卅二、三生有幸

卅三、故布疑阵

四月五日上午九点,曼春亲自到特高课,面见南田洋子。

“汪部长,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曼春将手中一个机密档案袋递交给南田洋子,语气略带兴奋地说道,“南田长官,这是我们刚刚截获军统的密电,上面说,‘毒蜂’要回来了。”

“什么,‘毒蜂’?”南田洋子精神一振,这位军统的情报高手与她较劲多年,不相上下,然而自去年撤离上海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南田对此耿耿于怀,始终想要生擒这位毕生的劲敌。

“一共两封电报。一封交代了‘毒蜂’回上海的时间,另一封都是数字,看起来像是接头地点的暗码。”

南田洋子打开档案袋,细读电报。一封写着“七日午十一时,毒蜂回沪,请接...

  39 23

昨天趁中午阳光好的时候抓紧拍的红枫~第一次给胖宝和春宝拍外景,喜相逢~哎,还是小娃好,便携,两个肥宝,羽绒服口袋里一边一个就揣出去拍照了。

  44 18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卅二、三生有幸

卅一、你的搭档

卅二、三生有幸

曼春低下头,看着那只宽大的手掌,手指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这只手曾经把她从血腥罪恶的泥淖中拉上来,给予她阳光和希望,现在,它再度伸向自己,只为等待一个同袍战友间的握手。

她同样伸出手,与他紧紧握住。从这一刻起,她今后的人生轨迹,都已注定。立场无需明言,此时此刻心灵互通的共鸣,胜过世间最不朽的盟约。

曼春唇边微露笑意,眉目舒展,神采飞扬,“终于见到了那个传说中军统上海站的头号人物,真是三生有幸。”

明楼道,“这一刻的我,也是三生有幸。”

曼春上下打量对方,眼前的人分明仍是她最熟悉的模样,却怎么也看不够。

“我从前常想,和我交手的军统头子是怎样...

  52 18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卅一、你的搭档

三十、拨云见日

卅一、你的搭档

明楼挂了电话,坐在桌前沉吟不语。从刚才与曼春的对话中,他约略可以猜出今晚她要同自己说什么。最近一连串事情,无论是突发的,还是预设的,曼春都有充足理由质疑他的身份。是时候将秘密和盘托出,让曼春与自己共同承担了。

巩固彼此牵绊的最佳方式,莫过于分享一个足以致命的秘密——尽管他目前所能说的只有一部分,并非全部。

有时候,他也对目前的生活感到疲惫无奈:终日转圜于不同身份间,经年累月的伪装不断蚕食着那个真正的“明楼”,真与假的界限渐渐模糊,连交付真心的过程,看起来都像一场经过深思熟虑的算计。

“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发。”明楼当日定下行动代号“念奴娇”...

  54 42

走红地毯的胖哥和曼春~明(dai)星(meng)范儿十足,虐狗之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国画手绘@kubotsuka 身边有个手工帝宝真开心啊

  34 20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三十、拨云见日

廿九、汇丰银行

三十、拨云见日

曼春睁开眼,眸光凛冽,一如过去每一场较量前的自信。她下令道,“叫弟兄们稳住不要动,等我过去。”

“是!”

路上,她一直在设想接头的会是什么人,可待她踏入餐厅大门的一刹那,还是狠狠地吃了一惊。

“明台?”

明家小少爷呆坐在餐桌前,显得比她还要错愕万分,嘴都合不上了,半天才道,“曼……曼春姐,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

曼春侧过头问盯梢的特务,“接头人是他?”

特务肯定答道,“属下亲眼所见,错不了。部长您瞧,另外那人衣服还在他边上搁着呢。”

明台听他们窸窣低语,又对自己这一桌指指戳戳,望着曼春,充满困惑地“啊”了一声。

“明台,跟你见面那人呢?”...

  47 34

今天头顶青天了,蒸煮给力无以为报,发一对我家的秘密新住员照片吧。等天好了再出去拍外景咯。拜托我家@小透明七七 捏的,萌到飞起~春的旗袍是全剧里我最喜欢的一套服装,于是这是两只手拉手秀恩爱的肥宝师兄妹~闪瞎就在一瞬间,慢慢长肉情似天,爱恨两茫茫,虐狗一千遍~

然而今天并没有更新。

  48 15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廿九、汇丰银行

廿八、明小老板

廿九、汇丰银行

阿诚中午给巡捕房的线人打了个电话,果然打听到了“烟花间”的两宗命案。两个独立的包厢里,分别发现了一具男尸和一具女尸。男尸的衣着体面,但头颅被割去;女尸面容被毁,难以识别,从衣着上看,是位中年妇人。

他又问了军需处,陈炳今日无故缺勤,家里人也说从昨天起就没有见着他。

阿诚亲自去巡捕房看了现场照片。陈炳的死,他和明楼都心知肚明,是军统上海站的功劳;至于另一人……他认得很明白,照片上那身衣着确实属于桂姨,尽管面庞难辨,但从头型轮廓和发型来看,可以断定,这并非是“孤狼”的金蝉脱壳之计——她千真万确已经死了。

阿诚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空落落的,有点苦涩,又有种如...

  47 15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廿八、明小老板

廿七、杀生护生

廿八、明小老板

桂姨“失踪”的第二天,明镜不放心起来:东西家当都在,人却不告而别,不是什么好征兆。明楼嘴上不说,心里也自起疑。只不过在他眼里,不见踪影的并非家中女仆,而是日本特务“孤狼”。

据阿香回忆,桂姨称治自己风湿病的中药喝完了,因此要去一趟药铺。明楼猜想,这多半是托辞,她出门,不是去探查什么情报,就是面见曼春或者南田。

那么,是什么让她滞留在外,至今未归呢?

明楼盘算着,跟大姐说着让她宽心的话,随手打开今早邮差刚送来的晨报。他看报很仔细,不像一般做学问的自重身份,只看时事财经版面,对于娱乐新闻不屑一顾。明楼会从一版看到末版,连填字游戏和寻人启事也不放过。

因为...

  53 22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廿七、杀生护生

廿六、近在眼前

廿七、杀生护生

午后阳光和煦,明楼和曼春品着茶,一起翻看旧照片,不时回忆些过往趣事,倒也兴味盎然。相册里还有一张曼春的照片,那是她少年时候,主动送给明楼的。

相片上的少女浅浅微笑,带着几分羞赧,眉眼中尽显清纯气质。曼春倚在明楼肩头,手指轻轻描摹照片上的人像,叹道,“那时候我可真傻。”

明楼在她耳旁轻问,“哪儿傻了?”

“哪儿都傻。就这么冒冒失失地把照片送人,害我接连几天都没好意思见你。”她嗔道,随即抽出照片,想看看背后有没有题字。

明楼的字迹映入眼帘:三一年春,佳人相赠,倩容如画。

曼春看到这行字,心里没来由地一酸,“师哥。”

“嗯?”

“你说,我跟那时候比,...

  45 27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廿六、近在眼前(周末大放送:附赠自制楼春中老年表情包一套)

廿五、刻不容缓

廿六、近在眼前

明楼事后向曼春解释了阿诚的“异心”,说是因为他养母的事,他跟自己闹得有些不愉快,他会设法尽快解决,今后再不会有类似的事件发生。

彼时他和阿诚经过层层排查,基本锁定嫌疑对象,那个最有可能是“孤狼”的人,桂姨。

阿诚对此很难接受。他怨恨养母不假,在他心中,那是一个头脑简单、缺乏文化的乡下妇女,后来医生还诊断说,她患有精神上的疾病,因而时常无故虐待年幼的小阿诚。如今乍然得知她竟是日本人的特务,并利用与明家的旧日情分,不露声色地潜伏在自己和大哥身边——这样深沉的心机城府,令阿诚觉得,自己从未真正认识过她。

明楼知道他心中不好过,但此时一切宽慰之辞都是多余,这个...

  44 23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廿五、刻不容缓

廿四、孤狼之影

廿五、刻不容缓

“阿诚兄弟,你不能见死不救,从前那一箱箱的小黄鱼,我可没有少给你啊。”

“你还是另谋高就吧,横竖你有钱有门路,远走高飞,上哪儿不好?七十六号今后都是汪处长,不对,是汪部长的天下,你还非赖死这儿,有意思么?”

“唉,这不是钱的问题,汪曼春现在要置我于死地,如今我这是飞不走,留不得啊。”梁仲春拽住阿诚的胳膊,腆着脸向他求情,“兄弟,你再帮哥哥一次,最后一次,看在咱们过去的交情份上,怎么样?”

“你这是,你——”阿诚连忙摆手推脱,作势要走,梁仲春哪里肯放,两人正在那儿拉拉扯扯,忽听不远处有人说话道,“阿诚,你就帮帮梁处长吧。”

两人一齐悚然回头,见汪曼春好...

  38 30

【伪装者·楼春同人歌】温柔伪装

温柔伪装

伪装者·楼春同人歌


念白版:http://5sing.kugou.com/fc/14712442.html

纯歌版:http://5sing.kugou.com/fc/14712459.html


原曲《歌未央》

词/海报题字/原音剪辑 我

唱 @小鱼儿

后期 @文孝公

海报  @若歌诗 


曼春:

师哥,我终于盼到你回来了,

只要你愿意,

我什么都肯为你做。


那是我熟悉的光亮

来自不知名的远方

奔向你身旁 地老天荒

梦境慢慢开场


星海在眼中荡...

  59 11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廿四、孤狼之影

廿三、去留之间

廿四、孤狼之影

曼春疑惑地望着师哥,明楼笑得莫测高深,与她悄声耳语几句。曼春若有所思地点头。

明楼又道,“日本人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只要你和他们讲出自己的主张,他们不会像对你叔父那样对你。”

“那梁仲春呢?师哥,你也没法永远停他的职。”

“这个人,两面三刀,自私贪婪,你不是早就想扳倒他?如今正是良机。”

“师哥,你会帮我的,是不是?”

“当然。”

次日早晨,曼春一身戎装,直闯特高课总部,当面质问南田洋子。

“南田长官,我奉你命令,调查梁仲春与大崎昭三,刚有些进展,就有人从中作梗。我叔父汪芙蕖为帝国做事,向来忠诚不贰,他涉嫌的一些地下活动是否受人指使,尚无证据,不

  45 25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廿三、去留之间

廿二、醒酒于心

廿三、去留之间

曼春苏醒时,已是下午三点。她双目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呆,回想前一晚的事。令她心碎欲裂的画面和师哥的体贴照顾在脑海中交替出现,然后渐渐模糊成一片幻影。

由于喝过醒酒汤,她并未受宿醉困扰,头里很清醒,只是身子骨散了架似的聚不起力气。她不需要起来察看就知道,师哥已经走了,整间客房里只有她一人。

曼春倒没有自怨自艾。今天是大年初一,师哥少不了应酬,不可能在自己这里无休止地待下去。身为明家大少爷,他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更何况,他已陪了自己整晚,唉,但愿他回去能有时间歇一歇。

曼春又躺了一会,这才起身,披了明楼的大衣,缓步来到窗前。明楼临走前拉拢了窗帘...

  52 20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廿二、醒酒于心

廿一、孤衾难眠

廿二、醒酒于心

还没等明楼回过神来,房间里那人猛地往前一栽,扑了明楼一个满怀。

明楼本能地接住,试探地叫她,“曼春,曼春。”

曼春睁开醉眼,唇边露出迷离恍惚的笑,“师哥,是你。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我答应了你,怎么会食言?”明楼搀着她进屋一看,地上扔满了空酒瓶,桌上还有没喝完的,加起来粗略数数得有一打——他从不知师妹是这般海量。

曼春陡逢人生剧变,身体和精神上都已极度透支,这个时候借酒消愁,整个人还不得垮了?明楼扶她坐在沙发上,心中暗暗叹气。他刚才临走前,给她洗净了脸,此时又覆满泪痕,两只眼睛哭得红肿,姿容憔悴,全然没了往日飞扬的神采。

他掏出手帕给曼春擦...

  55 32

[伪装者|楼春]行动代号:念奴娇 廿一、孤衾难眠

二十、案发现场

廿一、孤衾难眠

明楼英挺的眉宇蹙起,他搂住师妹的肩进了包厢,将医生请出去,只留他们两个,这才神情凝重地问道,“曼春,你是怎么知道?这日本人,怎么会——”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是我给搞砸了。我原本想今天告诉你,和你商量,哪知道……”

明楼伸臂抱住深陷自责泥淖的师妹,轻声安抚道,“我们今晚先不说案子。你现在的头号大事,就是好好休息。无论这件事背后有着怎样的真相,我们要报仇,要杀敌,曼春,你自己可千万不能先垮了。”

曼春含泪道,“师哥,事已至此,你让我怎么安歇得了?”

“你看这样好不好,今晚你也不方便回家了,我让阿诚给你在宾馆订一间房,你先歇下,等我回去一趟,再过来...

  46 30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