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好久不见~☆

  97 27

[聂卫]皮卡丘饲养指南(七夕贺文)

唯有美食与聂卫不可辜负(简称唯美聂卫)系列第6篇,主题:聂宝捕获皮卡丘,庄宝卖萌甜无限^_^

*第一篇 卖冰糕的大男孩

*第二篇 雪顶红

*第三篇 听取汪声一片

*第四篇 蝶变

*第五篇 情人戒

*第六篇 皮卡丘饲养指南


高一暑假,盖聂打算勤工俭学,减轻师父的经济负担。他事先做了功课,准备去家附近的森林里抓野生皮卡丘,放到闲鱼上售卖。

近年,皮卡丘在大城市里很吃香——在家是可爱宠物,好看好摸;出门可以做便携式充电宝,还能防身,因此很受都市人群青睐,尤其是年轻的女孩子。

但是目前皮卡丘还不能像牛蛙或者小龙虾一样实现...

  181 41

你们是全世界最明媚的春光

  98 11

[聂卫]情人戒(情人节&新年贺文,短篇完结)

唯有美食与聂卫不可辜负(简称唯美聂卫)系列第5篇,主题:庄宝一朝变直佬,吓死身旁一群宝^_^

*第一篇 卖冰糕的大男孩

*第二篇 雪顶红

*第三篇 听取汪声一片

*第四篇 蝶变


*第五篇 情人戒


盖聂如今俨然已成为了一个典故。身边人时常拿他来敲打另一半,“你可别像盖聂一样——”后面通常跟着沉闷啊,没情趣啊,不声不响啊,诸如此类的“嫌弃”。事实上大家都知道,盖聂对他师弟好着呢,正因为太好,好到让人眼红,才故意挑刺儿,不然这心里怎么平衡得了。

但盖聂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得给小庄挣面子,不能让人看...

  225 37

[聂卫]蝶变(短篇完结)

唯有美食与聂卫不可辜负(简称唯美聂卫)系列第四篇,微科幻风^_^

*第一篇 卖冰糕的大男孩

*第二篇 雪顶红

*第三篇 听取汪声一片


*第四篇 蝶变


卫庄的生物钟十分精确,每天早晨七点半准时苏醒,他会在舒服的大床上抱着被子抱枕翻滚一会儿,顺便等待某人的早安问候。

“某人”是个很暧昧的叫法,说穿了就是他的男朋友。他俩正式交往还不到两个月,正是最腻乎的热恋期。卫庄对这个男朋友很满意,但是不想过分主动,显得自己心理上有多依赖他,所以通常都是等对方先联系自己。

男朋友的生物钟很明显不如卫庄那么准,在八点不到一些的时候...

  237 37

[聂卫]听取汪声一片(新年贺文 短篇完结)

唯有美食与聂卫不可辜负(简称唯美聂卫)系列第三篇~兽医师哥和养汪新手庄,新年快乐^_^

*第一篇 卖冰糕的大男孩

*第二篇 雪顶红


*第三篇 听取汪声一片


卫庄这个老大虽然能力一流,知人善任,深受下属爱戴,但他总是用自己工作狂的水准来要求他们,所以时间久了,大伙就有点受不了,决定借这次给老大办生日会的机会,誓要唤醒他灵魂深处的“人性”。

卫庄无奈,“你们到底想要我怎么样?”给他们那么高的薪水,那么优渥的福利待遇,还好意思说自己没人性?这帮简历写得堪比流星花园的家伙,出了这门,上哪儿去找他这么好的老大!

只见赤练代表大家捧...

  219 36

[聂卫]雪顶红(短篇完结)

拉煤师哥和都市潮庄的甜蜜爱情故事,依然是美食与本命西皮不可辜负系列(^3^)╱~~

  256 57

[聂卫]卖冰糕的大男孩(短篇完结)

大概就是一个非常接地气的童话故事吧^_^

*** 

如今走街串巷卖冰糕的越来越鲜见,就像“磨剪子来戗菜刀”的调子一样,快要成为大家尘封的记忆了。正因如此,偶尔在街上碰到那么一个,感觉就挺稀罕,如果那卖冰糕的小贩是个很俊的小伙,就更稀罕了。

盖聂就是这样在这一带刷出了“存在感”。他的冰糕很好吃,他长得很好看,好看的男孩子在任何时代的任何地方都是稀世珍宝。他主要在爱民小区和市一中门口摆摊,附近孩子多,学生多,大家都愿意在放学后花五块零花钱买一个冰激凌球,再添两块,就能加一个蛋筒皮,脆脆的,可好吃了。

盖聂不知道自己在很多人的朋友圈里叫“Ice Cream Prince”或者“冰糕...

  307 65

悠悠我心gn点播的聂卫聘礼梗(v^_^)v

盖聂最近很久没和师弟一块上街,一约他,就说要上班,怎么可能,哪儿有那么多班要上,卫庄对此颇有微词,他师哥又不是三班倒的流水线小操作工,好歹是向阳手表厂高薪聘请的大技师,一堆人上赶着端茶送水,连厂长见了他都客客气气地,谁敢多派他活啊。

其实上街也没什么事,无非是逛逛公园啦,打打乒乓球啦,再有就是去卫庄工作的百货公司看看啦,盖聂一向生活简朴,大都数时候就是跟着卫庄去饱饱眼福,除了生活必需品,很少舍得花钱添置什么。不过,卫庄看中一个新款的帽子,很洋气,所以琢磨着把师哥拽来,然后撺掇他买。赚这么多钱又不花,那辛辛苦苦上班为的是什么呢?

下午四点多,百货公司里没什么人了,卫庄准备早点溜号儿,去师哥单位里...

  202 38

美食写真ლ(❛◡❛✿)ლ

  62 6

盖小宝和卫小宝的浪漫甜心初恋,要抱抱要亲亲~(^3^)╱~~ ​​​

  59 6

用了很多七彩玛丽苏滤镜使劲糊两个宝
还有一个心理滤镜就是觉得全宇宙的花中,海棠最配wuli庄宝,那种阳光下特别粉嫩的红,就像小时候的庄宝一样美疯上下五千年
聂宝是最好的宝,庄宝是最好看的宝
#今天也是这样被本命西皮催眠成鸡血萝莉宝#

  56 7

樱花树下,一米零八;不敢早恋,还是娃娃(•́₃•̀)

#每天都要努力把我娃拍好看# ​​​

  41 4

一只麻瓜,一只麻菊( ´・ᴗ・` )

  50 5

师哥和庄宝坐上小火车一起去旅行୧(๑•̀⌄•́๑)૭♡ͥ (⁎❛⃘ੌ દ ❛⃘ੌ⁎)♡ᵕ̈*取景:交河故城,天山天池,喀纳斯,额尔齐斯大峡谷,禾木村,魔鬼城等

  59 6

[聂卫]乌金暖 第十五章、战事未歇(完)

十四、坏蛇吃人

十五、战事未歇 ←为了四个现代化建设,未成年小朋友请点叉

HE

完结了,谢谢大家的留言还有点赞推荐^_^希望以后也能多多支持聂卫~

  253 19

[聂卫]乌金暖 第十四章、坏蛇吃人​

十三、爱的特权

十四、坏蛇吃人 ←为了社会的长治久安,未成年小朋友请点叉 

  161 10

[聂卫]乌金暖 第十三章、爱的特权​

第十二章、同床共枕

十三、爱的特权 ←为了下一代人文关怀和爱心接力,未成年小朋友请点叉

  162 10

[聂卫]乌金暖 第十一章、此心如一

第十章、纵横合力

十一、此心如一

盖聂听不出赤炎的弦外之音,但是小庄这样一说,他立即能感觉到师弟语气有点……嗯,有点酸。他想说我们不熟,或者说小庄你千万别误会,又怕适得其反,让卫庄更介意他与赤炎相识在先这一事实。

不过,小庄的这点“介意”让他心里隐隐感到喜悦,胸中热血沸腾,斗志昂扬,想着尽快了结这场蛇族内乱,回去和他慢慢地说彼此的事。

他拾起鲨齿剑,说道,“小庄,我们先合力结束这一切。”

卫庄道,“好。”他望了盖聂一眼,又去瞧他手里的剑,对刚才鲨齿反噬的感觉心有余悸,想问问师哥能不能承受住,但终究没有开口。

盖聂握着那剑,明显地感到与驾驭渊虹不同。渊虹剑灵与他心意相通,一旦出鞘,便...

  182 24

[聂卫]乌金暖 第十章、纵横合力

第九章、各藏心事

十、纵横合力

卫庄百感交集,他先前一直觉得自己算计盖聂,心中不安,哪知道这人早就了然于胸,不但不揭穿,还对自己这么好。闹了半天,自己才是傻的那一个。要不是眼下大敌当前,他真想好好“惩罚”对方,吻得他透不过气,最好把他嘴唇都咬出血来。

赤炎见他们在包围圈中说悄悄话,旁若无人,一时妒火中烧,语气尖刻地说道,“眼看就要毒发了,还只顾着贪恋美色,盖兄,你真让我刮目相看。”

盖聂脸色苍白,但神情依然冷静克制。赤炎的激将法对他并不起作用。他伸手点了自己胸前几处要穴,止住血。他有百毒不侵的体质,来之前又服了护心丹,因此只是皮肉伤,并不如何严重。

“师哥,你的伤怎么样?”

“放心...

  165 13

[聂卫]乌金暖 第九章、各藏心事

第八章、两心同声

九、各藏心事

盖聂压住心头火,克制地说道,“这话未免匪夷所思。你为一己所私加害那么多无辜的人,还强词夺理,难不成这些都要加在我的账上。”

赤炎刚才还笑眯眯地,一下子脸色铁青,摔杯怒道,“你怎么总是这样?”他倒背着手在堂上来回踱步,“这么久没见,不叙交情就算了,还——哼!”他双眼如刀子似的剜了盖聂一眼,“身上都是乌金族的气味,你最近一直和姓卫的小子在一块儿吧。”

“是。要不是我救他,你手上又添一笔血债。”

“不用说得这么好听,谁不知道你仲决师素来仁义,我杀人,你救人,咱们永远走不到一条道上去。”

盖聂沉默不语,待赤炎怒意稍平,才道,“当年我为几位灵界恩师申冤,灵主怪...

  185 31

[聂卫]乌金暖 第八章、两心同声

第七章、仲决私心

八、两心同声

卫庄心中暗喜,自己如能得他相助,何愁报仇无路。而内心深处,更因其坦承私念感到隐隐得意:能让灵界最了不起的仲决师记挂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盖聂试探着问,“你……有什么打算吗?”

卫庄不假思索道,“打算?当然是报仇雪恨了。我不但要赤炎的命,还要打碎他的三魂七魄,让他永世不得超生。否则,怎么对得起父兄和族人?”

盖聂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你‘嗯’什么?”

“小庄,这件事……我或许可以帮你。”

卫庄喜道,“你愿意帮我杀他?”

盖聂斟酌了一下言辞,道,“你应当知道,仲决师不伤人命。等我查明原委——”

卫庄不悦地打断他,“还查什么,你信不过我?...

  166 12

[聂卫]乌金暖 第七章、仲决私心

第六章、深藏不露

七、仲决私心

众人大哗,“什么,你是灵界的仲决师?”“这一代仲决师销声匿迹多年,我们都没见过,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盖聂神色自若,“你们不认得我,那么,总该认得这把剑。”他手里金光一闪,多出一把长剑,剑锋出鞘,寒光凛冽。盖聂信手将剑掷出,飞剑将诸人兵器尽皆斩断而返。

“渊虹剑!”

这下众人更无怀疑。仲决师是上古神剑“渊虹”之主,灵界无人不知。神剑有剑灵,一旦认定了主人,便终生不离,旁人哪怕法力通天,也无法夺取。

这深山老林还真是藏龙卧虎,有谁想得到灵界第一高手竟然隐匿于此?假如这年轻人真是仲决师,那么今天这事,他还真管得了。

盖聂沉声道,“当年灵界之主赐我...

  178 20

[聂卫]乌金暖 第六章、深藏不露

第五章、长剑在手

六、深藏不露

卫庄携剑拜别师父,径直回返。他新得了神器,心中跃跃欲试,只想找人一较高低,甚至想到盖聂,他们师出同门,却从未切磋过,也不知道他这位师哥究竟有多厉害,道行有多深,如有机会见识一下就好了。

他一入梅城地界,便觉得背后似乎有好几双“眼睛”紧盯着,离庆山越近,“眼睛”便越多。他暗暗冷笑,这里原是他乌金族的地域,如今被赤火族鲸吞,自己进出都受人监视,这帮贪婪恶徒,行事如此猖狂无忌,干脆找个由头,给手里这把宝剑开开刃。

他不动声色,一路往东而行,在庆山脚下兜了大半个圈子。后面的人大约也已知己方行迹败露,索性由暗及明,大摇大摆跟在卫庄身后,连交谈都不避他。

卫庄知道...

  168 12

[聂卫]乌金暖 第五章、长剑在手

第四章、纯种妖怪

五、长剑在手

卫庄仍然留在盖聂家里,两人平日里一块儿打猎、做饭、干活,日渐融洽。他从未嫌过日子清苦,对吃穿并没有什么苛求,仅有一点坚持:只穿黑衣。他说自己蛇皮是黑色,穿同样颜色的衣服让他觉得更舒适。

盖聂从市集上买回几身朴素的秋衣,供其日常替换,卫庄没有和他客气,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让盖聂心中很是高兴,觉得彼此更像一家人。他想起自己曾幻想来世能与小黑结为兄弟,哪知这辈子就得偿所愿,老天爷待自己真是不薄。

每月总有三五日,卫庄变回蛇身,仍旧是一条黑亮黑亮的大乌金蛇,白天盘踞在家里犯懒,等到月上中宵的时候,便去屋外头喝露水。盖聂问对方是否旧伤未愈,只得一回答“这是为你好”...

  195 15

[聂卫]乌金暖 第四章、纯种妖怪

第三章、黑蛇少年

四、纯种妖怪

盖聂从未跟人这么亲热过,嘴唇上烫得要烧起来,面红耳赤地,“你,你……”

卫庄夸张地叹了口气,“唉,看来是不能偷懒了。”他翻身下床,把盖聂前一晚叠整齐的衣物信手丢给他,嘴里还说道,“你等着,我来服侍你。”

盖聂哪敢要他“服侍”,匆忙扯过衣服自行穿戴,一边眼看着卫庄又往灶间方向去,怕他生事,腰带都没系好就往那赶。过去一瞧,卫庄正拿着个葫芦瓢往锅里舀水呢,“我每天看你做饭,早就都学会了,你别插手。放心,保管你一会就吃上热乎的。”

盖聂一点也不放心,小黑真的会做饭吗?他觉得对方会不会剥鸡蛋都值得怀疑。可少年这么信心满满的模样,又让他不好泼冷水。

“小——”盖...

  215 19

[聂卫]乌金暖 第三章、黑蛇少年

第二章、养蛇日常


三、黑蛇少年


黑蛇的尾巴尖指指盖聂手里的猎叉,又指了指他背上那副弓箭,似乎在说,不是你要打猎么,为什么问我喜不喜欢。


盖聂看看自己的兵器,也觉矛盾。他是猎人,最没资格说小黑杀生。可那只血泊中的野兔,分明在向他警示威胁的临近。


他脑中天人交战,寻思,小黑和我同处一室,若要害我,我哪还有命在?在它心里,我终是和它的猎物不同。


想到这里,他便说道,“小黑,你肯帮我,我很承你这份情,不过我打猎为谋生,是不得已而为之,咱们不能滥杀,你懂我意思吗?”


小黑歪着尖脑袋斜睨他,似乎颇不以为然,只不过见盖聂说得这么恳切,才勉强点了下头。


盖聂很是欢喜,...

  208 23

[聂卫]乌金暖 第二章、养蛇日常

第一章、猎户与蛇

二、养蛇日常 

小黑蛇从鸡蛋壳里脱身,满嘴蛋清,狠狠盯着盖聂,似乎对这名字嫌弃得不得了。盖聂觉得它好像翻了个白眼,苦于肚里墨水有限,委实想不出什么惊世之名,只好给自己打圆场,“你在我家做客,总要有个称呼才行的,况且这里除了我,也没有别人知道你叫小黑。”

小黑蛇权衡了一下,觉得眼前的少年待自己不坏,萍水相逢,非但救了自己性命,连过冬口粮都慷慨相让,决定给他这个面子,他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好了。

自此,小黑蛇便在盖聂的木屋里安了家。它打从一开始就没把自己当外人,屋里屋外翻了个遍,弄得盖聂隐私全无,什么也藏不住。它年纪轻,精力旺盛,整日在外面撒欢,到处乱爬,弄得浑身泥...

  225 14

[聂卫]乌金暖 第一章、猎户与蛇

七夕贺文^_^正直聂宝与蛇族第一美庄宝的故事,一个十几章的迷你小短篇,值此佳节祝本命CP纵横天下永浴爱河!


一、猎户与蛇

朔风凛冽,刮得树上冰凌丁丁作响,积了一夜的雪结成厚实的冰渣子。整座庆山飞鸟不至,百兽无踪。

在这隆冬的清晨,茫茫白雪地里,隐约可见一人正在积雪隐没的山道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近看他约摸十八九岁年纪,俊朗的脸孔冻得通红,身着皮衣皮帽,肩挎弓箭,手持长叉,双眸四顾,湛湛有神。

这少年名叫盖聂,是这附近的猎户,住在离庆山不远一个叫梅城的小地方。如今大雪封山,他已经好几天空手而归,连吃用生计都成了难题。尽管如此,他也不得不每日上山,碰碰运气。

他手里的长叉...

  297 42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