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悠悠我心gn点播的聂卫聘礼梗(v^_^)v

盖聂最近很久没和师弟一块上街,一约他,就说要上班,怎么可能,哪儿有那么多班要上,卫庄对此颇有微词,他师哥又不是三班倒的流水线小操作工,好歹是向阳手表厂高薪聘请的大技师,一堆人上赶着端茶送水,连厂长见了他都客客气气地,谁敢多派他活啊。

其实上街也没什么事,无非是逛逛公园啦,打打乒乓球啦,再有就是去卫庄工作的百货公司看看啦,盖聂一向生活简朴,大都数时候就是跟着卫庄去饱饱眼福,除了生活必需品,很少舍得花钱添置什么。不过,卫庄看中一个新款的帽子,很洋气,所以琢磨着把师哥拽来,然后撺掇他买。赚这么多钱又不花,那辛辛苦苦上班为的是什么呢?

下午四点多,百货公司里没什么人了,卫庄准备早点溜号儿,去师哥单位里堵人。正好仓库主任来串门,卫庄和他关系铁,也不怕被他撞见,倒是那主任神秘兮兮地问,“小卫啊,你是不是快要有师嫂啦?”

“什么师嫂?” 卫庄莫名其妙,不知他这话从何而来。

主任笑眯了眼,“你师哥前两天来问我有没有票呀。”他右手比划了一个轮子转圈的动作,“凤凰牌的,花血本儿啦。”

卫庄听明白了,“他要买自行车?”心里嘀咕,我手上也有票啊,虽然不多,可如果他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干吗不直接问我要,反而去托外人的关系?

主任感叹,“盖师准是要娶媳妇儿了,不然谁平白买这么个大件,钱烧得慌啊?小卫,你见过他对象没有,是哪家的闺女?”

“我这就去问问是哪家的。”

卫庄气呼呼地来到手表厂兴师问罪,门口传达室大爷早把他当厂子的编外人员,电话也不打,直接一挥手放他进去了。卫庄熟门熟路地闯进盖聂办公室,在他敞开的门上笃笃敲了两下。

盖聂抬头,很惊讶,“小庄,你怎么来了?”

“来约你出去玩啊,电话里你老敷衍我,只能亲自来请你大驾了。”

盖聂忙解释,“我不是糊弄你,是真的有事。”

卫庄随手把门关上,拖了张椅子在盖聂跟前坐下,“什么事,不跟我说说?忙到连我都往后排了,是很不得了的大事吧?”

盖聂从来不说谎话诓骗师弟,他很小心地斟酌措辞,“是一些筹办方面的工作……”

卫庄余光瞥见盖聂办公桌的玻璃台板下面压了好几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豆腐干”,粗黑体大标题都是“让‘四大件’走进千家万户”,“本市最新半导体收音机限量供应”等,也不旁敲侧击了,“是筹备婚事吧?”

盖聂脸色都变了,“小庄,你……”

“我们单位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了,就我还傻子似的蒙在鼓里,”卫庄压低声音,克制话语中的怒气,“盖聂,你搞什么?你,你真要结婚?”说到最后,已经心慌意乱了。

盖聂赶在师弟发飙前握住他的手腕,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他,“我本来想等攒齐了再跟你说的。”

“跟我说什么?”卫庄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只男士手表,式样好看极了。

盖聂小声说,“戴上看看……合适吗?”

“给我的?”

“嗯。”

卫庄肚子里气一下子撒了,脑袋也清醒了不少,他拿起手表仔细端详,这是向阳手表厂里最高级的一款手表,他们单位里几个主任眼馋很久了,可是一来没钱,二来票太紧俏了,有关系也弄不到。

背面表盘上赫然刻了一个“庄”字,卫庄眼前一亮,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手表啊,自然是出自师哥本人之手。他心里美得直冒泡,暗想,就知道师哥还是那么好,不会有过分的事瞒着自己的,但嘴上还是不饶,“你这招糖衣炮弹可收买不了我。”

盖聂帮他把手表戴好,扣上表带,“小庄是多少钱也买不到的。”

“那个字是——”

“前两天跟他们借了个小仪器,加工了一下。”

“你礼拜天‘上班’就在忙活这个哪?”

“嗯。”

“师哥,你刚说攒齐了再告诉我,是攒齐什么?”

盖聂从贴身口袋里摸出一张红通通的小票,是购买收音机的凭证,“我和半导体厂的工友约好了,下礼拜五下午去他们厂里拿。”

“师哥……”

“还有自行车,28寸,黑色的,我也刚拿到,停在家里。”盖聂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其实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你说。”

“哪有人聘礼都准备好了,正事儿还没说的。”卫庄把椅子拖近几寸,跟盖聂膝盖碰膝盖,“快说。”

“……还是小庄你说吧。”

“我说?我说什么?”

“说你……愿不愿意搬来和我一块住。”盖聂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

“我要是说不愿意,那你白忙活一场,人财两空,岂不是很惨。”卫庄贴着他耳朵,悄悄说,“你师弟我,是全世界最善良的人。”




  198 38
评论(38)
热度(198)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