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卌二、逆向诱导

卌一、没有什么努力是白费的

卌二、逆向诱导

被黑子的眼泪打湿手背,皮肤仿佛灼伤一般剧痛,身前是黑子靠过来的重量,犹如压在火神心上。

黑子在想什么,自己怎么会不知道?那个瘦小的身影承受了太多,拯救了太多,然而,在这样绝望的时刻,谁来拯救他呢。

那家伙,说是影子,其实早就是自己心里的光,唯一的,最亮的光。这道光深藏在重重黑影之中,除了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看见。

绝不能让它就此在影中寂灭。曾经发过誓,要连同他的过去一起背负啊。

就像黑子此刻对自己的依赖,在球场上,也要成为一个让他可以这样全心依赖的人。能不能赢青峰,已经不再重要了,只有拯救他,才是自己现在唯一要做的事。

回到场上再度对战青峰的火神,已经和刚才不一样。在他心中,好像终于放下了什么,又牢牢地抓住了什么。

青峰带球闯到诚凛篮下时,火神并不像以往那样急切地上来盯防,他的姿势很自然,全身放松,眼神专注,始终跟紧对方变幻莫测的节奏,在青峰高高跃起投篮的瞬间,后来居上,打掉了篮球。

这是火神第一次,在与“奇迹的世代”一对一中占得上风,而且,对手是状态全开的青峰。

以前也有过黑子打得不顺,暂时被换下场的情况,那时火神也说过,会连他的份一起努力,然而在他内心深处始终觉得,黑子很快就会回来,只要坚持到他回来就好。那样自然而然的想法,连本人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被这种潜意识的“依赖”束缚住了。

直到这次,黑子面对青峰的惨败,让火神下定决心,要靠自己一个人来战胜强大对手。只有这样,他真正的“力量”,才能完全得以释放。燃烧的斗志,冷静的情绪,敏锐的反应——这样的火神,足以与“奇迹的世代”相匹敌。

青峰被盖帽后,非但没有气恼,反而显得兴味盎然,“不错,总算有点进步了。以前的你真是很难让人提起劲来,这次,就稍微认真一点吧。”

当这两人都使出全力相拼,其余选手觉得越来越难跟上他们的速度。即便肉眼能看清,身体的反应无论如何都差了一步,就算想协助,也是有心无力。

这场比赛进行到这里,已完全演化成王牌对决。双方的攻防互有输赢,比分始终紧紧咬住,到中场休息前,诚凛仅落后桐皇两分。

火神回到教练席时,不见黑子,奇怪地问,“黑子人呢?”

替补队员们面面相觑,“好像刚才还坐边上看球的……”

火神叹了口气,这家伙的存在感,老是这样啊。他弯腰拾起黑子的外套,说道,“我出去找他。”

场馆外,黑子一人站在空场上出神,风吹过的时候,身形更显瘦削,仿佛一下子就会被刮到天上。火神见了,没好气地把外套往他头上一盖,“别着凉了。”

黑子抓住外衣,转过身,“火神君。”

“你又乱跑,究竟有没有好好看我比赛啊。”

“当然。”黑子睁大眼睛,张开嘴,“火神君的表现,好惊人。”

“表情太假了!”火神犹豫了一下,问,“你在想什么心事?”

黑子说道,“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心事。只是在想,这场比赛一定要赢。青峰君他,以前打球时都是很快乐的,如果能让他重新感受到对篮球的热爱,就像我们现在这样,那就好了。”

“你啊。”火神没辙地揉了揉脖子,“经过了那么多事,还总为别人着想,真不知说你什么好。”

黑子望着他,“因为我自己,有火神君在为我着想啊。”他踮起脚,在火神的脸上亲了亲,悄声说,“这次直接做了,没有说出来。”

“……笨蛋。回去吧,下半场快开始了。”

黑子披上外衣,“是。能够和力量觉醒的火神君一起上场,忍不住就开始期待接下来的比赛了。”

第三小节一开场,火神明显感觉到青峰状态比上半场有了更进一步的提升,速度快得猝不及防,一晃就过了自己。他连忙转身去追,却见黑子已经站到了青峰的必经之道上,青峰带着球没能及时刹住车,一下把黑子撞倒在地。

裁判吹哨,“黑队5号,冲撞犯规!”

黑子被撞倒后,神情很是平静。“如果说青峰君能读懂我的动作,那么反过来也是一样。在篮球上,我们确实很合拍啊,青峰君。”

火神跑过来拉黑子,“抱歉,多亏你了。”

黑子把手递给火神,借力站起,“谢谢。”

“嗯……有两下子啊,阿哲。”

有黑子在场上,诚凛全队实力便大为不同,然而与他们比赛过的球队都知道,黑子的“视线诱导”持续时间有限,连续在场上待得越久,效果便越弱,再加上黑子对青峰仍然颇为忌惮,在他附近时很少触球,只有相隔很远才会传球或者过人。

这样一来,黑子的活动范围就大大受限,难以尽显实力。到第三节后段,分差逐渐拉大到两位数,“视线诱导”也看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让桐皇费解的是,诚凛五人中,没有一个泄气,士气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高涨。今吉盯防时,见诚凛众人满脸汗水的疲态,不禁笑着说道,“杀手锏都失效了,单凭气势怎么够啊。你们全队都是一二年级的队员,到这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明年再加油吧。”

站在他身前的伊月却说,“不是失效,是让你们以为失效了!”

“什么?”今吉一怔,伊月已从他身旁突破,他甚至没有来得及作任何反应。回过身时,伊月已经射篮得分。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下变故太过惊人,不止是桐皇队员,连今吉这个老辣的队长都有些沉不住气了。诚凛其他队员什么时候也学会了黑子那招“消失的运球”?那个诱导术不是已经没用了吗?

而且看起来,他们好像每一个人都会了!

诚凛连续进球,桐皇一下子乱了阵脚。场上的人能够感觉到,现在他们任何时候都能清晰地捕捉到黑子的身影,但是其他四人却都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就好像那招视线诱导——逆转了过来。

这是黑子秘而不宣的最后秘技:逆向诱导。在“视线诱导”失效后,顺势用自身吸引住对手的注意力,好让队友摆脱盯防。

这个绝招的最大风险在于:有用,但只能用一次。桐皇虽然此时在场上团团转,但既然已经知道了他这招手法,回去稍加分析就能找到对策。今后诚凛与桐皇的比赛,“视线诱导”将再也不能发挥作用。

尽管如此,黑子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在这一场比赛,押上自己的一切,甚至包括未来。

只有火神最清楚,黑子这么做,并非只是为了与青峰的较量。在他俩得知木吉学长腿伤恶化,无法参加明年比赛时,黑子就跟他说过,今年的冬季杯,大家无论如何都要一起走到最后。

而此时诚凛的每一个人心中,也都是同样的想法。将来的事,留到将来再去操心,等不到明年那么久了,现在——就要赢!

 



  31 1
评论(1)
热度(31)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