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卌五、不是男朋友

卌四、以后的每一次

卌五、不是男朋友

亚历克斯抗议,“啊,为什么,大我你管得太宽了吧,我可是你的师父呀!”

“既然知道是师父,麻烦有点师父的样子啊!”

这时水户部他们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大伙一起开吃。亚历克斯在小徒弟家倒时差睡了大半天,这会也饿了,索性一起加入。

席间,她告诉众人,自己这次是专程来看两位爱徒比赛,大家才知道阳泉双王牌之一冰室辰也跟火神师出同门,不由得咋舌,阳泉有“奇迹的世代”最强中锋紫原敦,已经够棘手了,现在还有一个和火神水平不相上下的师兄……众人把火神替换进阳泉阵容想象了一下比赛画面,只觉得要晕过去了。

饭后,黑子帮着火神一起收拾,火神小心翼翼地偷看了他一眼,悄悄说,“抱歉了,刚才的事。亚历克斯她这个人就是——”

亚历克斯靠在厨房门口,“我这个人怎么啦?我还想问呢,大我,这位就是你之前对我提过的黑子君吗?”

“你好,我是黑子。”吃饭的时候,黑子一直没怎么说话,几乎没有和亚历克斯交流过。

亚历克斯饶有兴趣地打量他,“真是一位气质很特别的男孩子啊。”

火神把碗碟塞进洗碗机,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对师父说,“亚历克斯,有件事想告诉你,黑子也一起来。”

“什么事情,弄得神秘兮兮地。”亚历克斯跟着进了火神的房间,就见小徒弟把黑子推到自己面前,说道,“师父,正式向你介绍我的男朋友,黑子哲也。”

“火神君,稍微有点太突然了。”黑子这样说着,感受到火神君搭在自己双肩上的手,心跳得厉害——以“火神君男朋友”的身份光明正大站在他身旁,还是头一次。

说起来,连自己的脑海中似乎也不曾这样明确定义过,这时听他这样自然地说出口,有种恍惚不真实的感觉。

火神解释道,“亚历克斯是我最尊敬的长辈,所以,不想刻意隐瞒。”话虽如此,脸上已经火辣辣地烧红了一片。

亚历克斯先是一愣,随即顽皮地笑了,“大我现在是大孩子了,真好啊,你们约会多久了?”

火神看了看黑子,摸着头说,“约会?这个好像……”他心想,平时一起吃饭、打球算约会吗?确实是两个人独处没错,可总觉得照实说出来,会被亚历克斯笑话。

亚历克斯双手抱胸,“什么,都没有正经地约会过吗,那算什么男朋友,不会是你们两个小朋友过家家吧。”

火神急了,“怎么会,是认真的!”

这时黑子说道,“火神君不是我的男朋友。”

“啊?!黑子你——”

“他是我的光。”

“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更羞耻好吗!”

“听起来好浪漫啊。难怪这次见大我,觉得哪里不一样了。”亚历克斯很开心地跟黑子勾肩搭背,“黑子君,以后大我就拜托你了哦。”

黑子望了火神一眼,认真说道,“是。我会好好珍惜火神君的。”

黑子说“珍惜”二字时,语调尤其温柔,仿佛捧起独属于他的光芒,珍而重之地暖在手心里。火神瞬间闹了个大红脸,他转过头去,对亚历克斯说道,“所以说,你以后不要乱亲了,很容易引发误会。”

亚历克斯不满,“什么乱亲,我只亲女生和小孩子啊。”

“可我不是小孩子了!”火神头疼地想,当年刚到人间,因为灵体伤势沉重,只能变作幼小的孩童,被师父当家养宠物一样成天亲来亲去,真是一段极其不堪回首的往事啊。

“唔……”亚历克斯盯着火神看了一会,笑着对黑子说,“黑子君别见怪啦,在我眼里,大我永远都是初见面时的那个小不点。”说着还比划了一下刚过自己腰的高度。

黑子沉默片刻,说道,“虽然知道亚历克斯前辈和火神君是师徒,但是亲眼看到火神君被其他人亲了,还是没有办法平心静气地对待。”

火神肚子里暗叫,果然还是生气了!虽然黑子平时看着性子很好,但越是这样的人,偶尔发起脾气来才越可怕啊!这可怎么办?

“我给你做香草奶昔吧。”

“这已经不是一杯奶昔能解决的事情了。”

“这么严格?!”

黑子看着火神苦恼的样子,微微一笑,“一杯不能解决,所以要两杯。”

“你这家伙……”

亚历克斯撇下两人,出去和男孩子们聊天,还给他们说了许多火神的陈年糗事,逗得大伙一个个乐不可支,抱着肚皮直不起腰来。后来又说到冰室,亚历克斯很怀念地说,“当年看他们兄弟两个不知对抗了多少次,后来大我回国,我还很遗憾呢。那天问起他,听说你们和辰也都要参加冬季杯,机会难得,我就赶紧飞来啦。”

日向说,“不过我们暂时还不会跟他们对上。”

“什么?”

“而且明天是其他队的比赛,我们后天才打。”

“是这样啊!”

正说着,火神和黑子从房间里出来,各自脸颊上都带着浅浅的小红晕,只是站在背光的阴影中,不引人注意。

亚历克斯连忙招呼火神,“大我,你们明天要去看比赛吗?我也想去,带我一起吧!”

“哦!可以啊……”

“有没有你之前告诉我的最强高中生?很想见识一下,能获得大我认可的球员有何等样的风范。”

黑子很欣慰地看他,“火神君,真是太好了。”原来火神君会在师父面前称赞那些交过手的劲敌们啊,果然是他的可爱作风呢。

火神连忙反驳,“什么啊,我可没有!”

“亚历克斯前辈说的是‘奇迹的世代’吧?”丽子翻出赛程表来看,“明天傍晚有一场秀德对大仁多的比赛。”

火神一听来劲了,“有绿间那家伙,好啊!那肯定得去看看了!”

黑子说道,“那我们一起去给绿间君加油。”

“啊?”火神不满地说,“他需要吗,有幸运物就够了吧。”

“说不定明天巨蟹座的幸运物就是‘私下夸过自己的对手’——”

“都说了我没夸过他!”

次日,诚凛全队和亚历克斯一同去现场观战,火神特意带了一大包零食去,理由是“万一比赛太无聊,还能吃点东西消遣”,被黑子说“火神君今天被紫原君灵魂附体了”,把他气到不行。

开赛前,亚历克斯觉得很有新鲜感,兴致很高,对场上球员的热身情况挨个评价,觉得每个人都可圈可点。直到比赛正式开始,“奇迹的世代”第一射手在全场观众面前展现出完全的实力,她才惊叹,“原来大我形容的‘怪物’一点也没有夸张,是我小看了这里的高中男篮。”

今晚秀德轻松大胜,诚凛众人回来的路上还在议论,“哪怕已经比试过,但只要在场上看到‘奇迹的世代’,还是觉得这帮家伙可怕到不真实啊。”

亚历克斯一路上都低头沉思,待到了地铁口,大伙互相道别回家,她才对火神说,“大我,我原本以为教你那些足够用了,但是从今晚的比赛看……”

火神有点不服气地问,“你觉得我还是不如他们?”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你已经赢了其中几个,那么剩下的,我相信你也能战胜。只是你可能不知道,你离开美国的这几年,辰也依然跟着我学球,而且进步很大,他的水平,已经无限接近这些‘怪物’了。”

“辰也……”火神心中揪紧。他的这位兄长是他在篮球上的引路人,当年在美国,也颇受对方照应,因此总下不了决心与其全力一战。

以前他们比过很多次街篮,互有胜负,但还从未曾在正式的比赛中碰面。如果诚凛继续走下去,那么与阳泉交手是迟早的事,即使暂时逃避也没有任何意义。

火神坚定地说道,“这一次和辰也,是真的要分输赢,我不会再心软。”

见小徒弟已有此觉悟,亚历克斯眉开眼笑,上前亲热地勾住火神脖子,对黑子说,“黑子君,这小子借我一晚上,明天还给你,保证不会耽误后面的比赛,怎么样?”

黑子心知,火神君的师父这是要给他连夜开小灶,以火神君对篮球的悟性和决心,一定能有新的突破。

于是他彬彬有礼地欠了欠身,说道,“请便,一切拜托亚历克斯前辈了。”又对火神说,“火神君,请你放心,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我当然也不会止步不前。”

火神本来想到冰室的事,心头有些压抑,但黑子的态度一下子让他略感焦躁的心平静下来。

他伸出右拳,“在这种关头止步的话,就不是我的‘影’了。”

黑子微笑着与他碰拳,回应道,“是。”

目送火神师徒二人远去的背影,黑子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晚上好,青峰君。”



  35 2
评论(2)
热度(35)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