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卌七、最强中锋

卌六、依靠

卌七、最强中锋

诚凛接下来的赛事十分紧凑,四天之内获得两连胜,挺进四分之一决赛。

黑子还是一有空就练习投篮,青峰来看过几回,有他这样的顶级高手指点,黑子水平大见起色,十投七中的概率虽仍与“奇迹的世代”相去甚远,但总算补上了最后一块短板,按青峰原话说就是,“在实战中多少能管点用”。

黑子很感激青峰这次的慷慨相助,请他来看诚凛比赛,被对方一口回绝。

诚凛等待已久的苦战终于来临。他们的下一个对手——阳泉高校,在前两场比赛中居然一分未失,创下冬季杯有史以来最可怕的记录。

水火不侵的防守之盾,对上气势如潮的进攻之剑,究竟哪方更胜一筹?不光是观众,诚凛和阳泉他们自己,也很想知道答案。

“这次的对手,我不说大家也清楚,实力等同于桐皇,甚至还在桐皇之上,而这次先发五人也是我们的最强者,全力和他们拼到底吧!”

不必丽子多说,所有人的战意早已燃烧至顶点。一路过关斩将,苦战至今,不仅仅为追逐最终的胜利,与强敌同场的每一次较量都是痛苦而酣畅的经历,无论输或赢,都没有比这更宝贵的收获了。

诚凛上场时,经过阳泉的队伍,木吉被紫原叫住,“木吉铁平。”

木吉一怔,停下脚步转身,紫原见他满脸惊讶,像小孩子似的撇了撇嘴,“干嘛这个表情。”

“不……只是有点惊喜,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夏天打街篮那次以后,一直都没能再正式地见面了。”好像已经过去很久,又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每当这个人进入自己视线当中,时间的界限就变得模糊不清。

“啊……说什么傻话。”紫原说道,“今天的比赛,别让我失望啊。”

木吉露出一贯好脾气的笑,“这是我好不容易才赢来的机会,当然会全力以赴。”

而另一边,火神望着神情淡漠的冰室,似乎欲言又止,困扰地叹了口气。黑子察言观色,问,“火神君终究还是不忍心和冰室学长兄弟相争吧。”

“事到如今,无论如何也避不过这一关了。和亚历克斯特训前,我就已经有了彻底的觉悟:挡在我们前面的,就算是辰也,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火神没有说“我”,而是说了“我们”,这使黑子忍不住微笑,向对方伸出右拳,“那么,就请冰室前辈见识一下火神君,还有我特训的成果吧。”

火神也笑了,和他碰了碰拳,“是啊。”

双方在场中央站位停当,等待裁判吹哨的指令。争跳球的分别是紫原和木吉,两人都心知,彼此间的较量,从这第一秒就开始了。

主裁判吹响哨音,将篮球高高抛起。公认最强的两位中锋随即起跳,但紫原反应更快,跳得也更高,手指轻轻一拨,就将篮球传到队友手中。

阳泉控卫福井接到了球,却并未立刻跑动,反而站在原地,用责备的目光看着紫原。

紫原说道,“啊,糟了……”

阳泉其他人也都怨声载道,“又是这样!触球别太早啊!”

只有冰室好声好气地提醒紫原,“下次可要注意了。”

队长冈村怒斥,“别总惯着他!”

“嗯……”紫原垮着脸任学长们数落,显然自己也知道不是一回两回了。然而刚才一幕在旁边的诚凛看来,实是遍体生寒,首发五员和教练席上的丽子等人无不倒抽一口冷气。

紫原无疑是犯规了,他在球上升至最高点,尚未下落前就抢先触到了球。他身高超过两米,手长腿长,刚才跳起的高度甚至能盖过以弹跳见长的火神。

“奇迹的世代”个个自视极高,从不把谁放眼里,唯独紫原,其余四人都对其忌惮三分。“头号中锋”之名当然不会仅仅仰仗身高优势,这一点,木吉在过去的交手中已充分感受过。

只不过那时的紫原雷霆神力未现,才刚在帝光篮球部崭露头角;今非昔比,木吉还是第一次领教到他真正的实力。

裁判对此也是惊骇莫名,判了阳泉犯规后,球权交给诚凛,有黑子在场,诚凛的传接球配合如行云流水一般,看得人眼都花了,几乎跟不上他们之间娴熟流畅的动作。

这正是诚凛赛前的作战方略。阳泉主力阵容的平均身高超过一米九,有三人都是两米以上的“巨人”,如此铜墙铁壁,惟有快速的进攻才能突破对手防线。

日向接球后,迅捷地拉开距离,在三分线外的空档处出手。哪知紫原两步就已回防,笃定地伸出他长得惊人的手臂,挡在日向与篮筐之间,“空档?哪里有空档啊,捏爆你哦。”

平常慵懒散漫的态度荡然无存,球场上的紫原仿佛变了个人,浑身散发出凛然的气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每一次盖帽,都直接摧毁对方内心深处的自信。

在他面前,自己好像一只小小的蚂蚁,被他两个指头一捏,就会变成粉末。

然而这对于擅长夺分战的诚凛来说,尚不足以封死他们多变的进攻战术。黑子接伊月传球,在对方半场横切,篮球落入守在另一侧的火神手中,火神早已蓄势待发,“传得好,黑子!”

火神的起跳速度和投篮准确率都极稳当,正在诚凛其余人都以为此球必进之时,紫原转身,一步就拉近了与火神的距离,轻松盖掉了他的球。

纵向不行,横向也不行,阳泉半场的三分线范围之内,都是紫原的防守范围。最令人恐惶的是,这样一个拥有绝对防御力的家伙居然不参与进攻,死守己方内线,这还怎么打?

“好麻烦……只要不让你们进球就行了吧。”再怎么强的对手都难以从紫原跟前有效突围,久而久之,他也就越来越提不起劲去冲锋陷阵。

明明没有什么高深的技巧,完全是凭借过人的身体素质和本能在打球,可就是滴水不漏,一点空隙也没有。木吉不由得感叹,“紫原,你果然很厉害。”

“嗯,不来一对一吗?”虽然人间之光是老相识,小黑过去也和自己玩得不错,但只有木吉铁平这个人,让紫原心生“要在篮球上胜过他”的念头。

想让他像其他人一样臣服在自己的神威之下,让那双即便在困境中也永远不屈的眼睛,蒙上挫败的阴影。

“当然,一直有这打算啊。”

木吉看似嘴上与紫原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实则神经高度紧张,一点也不敢松懈。抢不到篮板球是诚凛当前最棘手的难题。整个首节一球未得,已落后阳泉18分,如果再不打破僵局,场上队员们就真的要灰心丧气了。

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站在这球场上,信念,从未动摇过。

火神一投未进,木吉与阳泉队员争夺进攻篮板,在两名巨人的夹击中,木吉伸长右臂,有力的五指在空中把球牢牢抓住!

这正是他前段时间特训时练就的“钳爪”。与紫原一样,木吉也有天生异于常人之处,他的大手能让他在进攻时拥有后出手的权利,因此他为了防守时同样占优,苦练出了单手抓球的技能。在最关键的时刻,这一抓,也许就是生与死的转机。

“木吉——”紫原不喜欢这种感觉。这个人总是给自己制造意外,让自己心中产生多余的情绪。

木吉得球后,一个灵活的转身,绕过了紫原。紫原毫不费力地抬手,“你不会以为这么简单就能突破我吧。”

“我可从没这么想过。”木吉说罢,在空中将球抛向紫原背后的火神。火神右手接住,正准备一个大力扣篮,紫原脚底如有风云涌动,随即回身跃起,在火神的球脱手之前,阻住篮球的方向。

火神咬牙,“这么快!”原本与木吉学长商议好,二人接力灌篮,可是紫原这家伙的反应速度太过惊人,与他两米多的大个子实在不符,简直和黑子那样——

“火神君!”

黑子?

火神余光瞥见黑子已经到了篮下,来不及多想,右手腕力一转,将球传给对方。黑子接球后并未像平时一样传给队友,而是左掌托球,右手扶住,眼光对着前方的篮筐。

不愧是紫原君,他也许是诚凛目前为止遇到的最强对手,连木吉学长与火神君合力都不能突破他的防守。尤其是他身上那种无形的压迫力,让大家都透不过气来。

眼前的紫原君,就像一面坚厚的盾牌,世上最耀眼的光芒也无法穿透过。

那么,就由自己来破开这面盾牌,让希望之光照彻全场,照进诚凛每一个人的心里。

哪怕仅仅在这一刻,成为火神君的光。



  33 4
评论(4)
热度(33)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