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聂卫]皮卡丘饲养指南(七夕贺文)

唯有美食与聂卫不可辜负(简称唯美聂卫)系列第6篇,主题:聂宝捕获皮卡丘,庄宝卖萌甜无限^_^

*第一篇 卖冰糕的大男孩

*第二篇 雪顶红

*第三篇 听取汪声一片

*第四篇 蝶变

*第五篇 情人戒

*第六篇 皮卡丘饲养指南


高一暑假,盖聂打算勤工俭学,减轻师父的经济负担。他事先做了功课,准备去家附近的森林里抓野生皮卡丘,放到闲鱼上售卖。

近年,皮卡丘在大城市里很吃香——在家是可爱宠物,好看好摸;出门可以做便携式充电宝,还能防身,因此很受都市人群青睐,尤其是年轻的女孩子。

但是目前皮卡丘还不能像牛蛙或者小龙虾一样实现人工养殖,只能靠人力抓捕。皮卡丘攻击力强,又生性警觉,非常难抓,所以市场上一直供不应求。

盖聂查过,目前一只皮卡丘的售价是三万到三万五千元人民币,即使是未进化的皮丘也要两万五千元左右,比一般的宠物猫狗贵得多,哪怕能抓到一只,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就迎刃而解了。

他准备了一只加盖的小竹篓,还带了苹果做饵料,向森林进发。这片森林人迹罕至,流传着不少可怕的传说,什么“幽林深处的大魔王”,“森林之神的诅咒”之类,盖聂虽然不怎么信,但确实很少有人在这里打到野味,更不用说捕获皮卡丘了。

这一带他很熟,小时候常来玩,那时满天满地都是皮卡丘,“皮卡皮卡”地叫唤,在盖聂眼中就像野兔、山鸡一样寻常,怎么也不会想到,十几年后的今天变成红遍全球的萌宠,千金难求。

也不知这些恐怖异闻到底是从什么时候,从谁嘴里开始传出来的。

他背着竹篓一路穿行,沿途看到了几只鹿,还有狐狸,但没有皮卡丘的踪迹。说来奇怪,明明能听到皮卡丘独特的叫声,在林间隐约回响,总不会是幻听了吧。

盖聂走了半天有些累了,就拣了块青苔稀疏的大石头,盘腿坐着小憩,顺便把早晨出门前烤的苹果派拿出来吃,虽然已经冷了,但味道还是很好。

吃着吃着,听到头顶上的树冠里一阵窸窣声响,随后有什么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到盖聂跟前。

盖聂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淡金色皮毛的大松鼠,长得很漂亮,个头比他见过的松鼠大五六倍,几乎和成年猫咪差不多。

那只松鼠凑上来,小鼻子嗅嗅盖聂手里的苹果派,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显得十分向往。

盖聂对这类通人性的小动物没什么抵抗力,于是掰了小半块,递给对方。

大松鼠不客气地接过,“咔嗤咔嗤”几口就吃完了,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小爪子上沾到的油。

“口感真不错,如果趁热吃肯定更好。”

“嗯。”

盖聂“嗯”完才觉得不对,刚才那句话是谁说的?他东张西望一阵,可视线所及范围内只有自己一个人,再没有第二个,而且说话者还夸奖了苹果派的味道,该不会是——

他低头看看眼前这只大松鼠,松鼠咧开三瓣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苹果派还有吗?”

“你不是松鼠……”盖聂想,是松鼠大仙,还知道苹果派!会说人话的松鼠,应该已经修炼了几百上千年了吧,看来传闻并不完全是瞎吹啊。自己好歹进贡了半个派给它,但愿它嘴下留人,别一口吃了自己。

大松鼠见盖聂答非所问,也不生气,很自来熟地去翻他的小背篓,“哦,有苹果,给我吃一个吧。”

盖聂不敢激怒它,小心翼翼地说,“好。”

大松鼠抱着苹果,啃得咔咔响,问他,“现在很少有人来这片森林了,你来做什么?”

盖聂老实回答,“我想抓只皮卡丘。”

“抓来做什么?”

盖聂想,要是说自己抓去卖,松鼠大仙肯定生气,于是说,“养在家里。”

大松鼠想了想,又问,“苹果派是你自己烤的吗?”

“是的。”

“你还会烤别的吗?”

“嗯……烤玉米,烤鸡,普通家常菜都会一些吧。”

大松鼠啃完苹果,连核都没剩。它又舔了舔爪子,随后抬头对盖聂说,“我就是皮卡丘,你带我回家吧。”

“啊,”盖聂再三打量,怎么也不相信,“你和皮卡丘长得不太一样啊。”

大松鼠反问,“你亲眼见过皮卡丘吗?”

盖聂有点惭愧地说,“没有。”他顿了顿,补充道,“但是我看过照片和视频,皮卡丘是金黄色的啊。”

大松鼠理直气壮地反驳道,“实物和照片有色差。”

“皮卡丘耳朵很长很尖。”

“那是进口皮卡丘,我是本土品种。”

“皮卡丘尾巴是锯齿形状的。”

大松鼠甩甩自己屁股后面那根蓬松的毛尾巴,“我尾巴上毛很长,把原本形状遮住了。”

“皮卡丘不会说话,只会叫。”

“人类语言是我自学的,叫当然也会了。皮卡,皮卡皮卡丘。”

见对方说得这么有道理,盖聂一时也有点不确定了,会不会它真的是国产皮卡丘,反而是自己少见多怪?

他最后问了一个问题,“皮卡丘会放电,你可以放一下我看吗?”

“行啊,这很容易。”

大松鼠轻松地跃到盖聂盘起的腿上,踮起后足,在他嘴上亲了一口。盖聂没来由地心跳加速,对着它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脑海中乱七八糟地想,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养宠物,真的好可爱啊。

大松鼠见他红着脸神情恍惚的样子,得意地说,“怎么样,被我‘电’到了吧。”

盖聂想说此“放电”非彼“放电”,可是,这只“皮卡丘”这么讨人喜欢,让人忍不住想抱回家,好好地照顾它。他从来没有养过宠物,要是能有一只喜欢吃苹果派的皮卡丘陪伴自己,似乎也不坏。这时盖聂已经把自己此行目的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摸了摸大松鼠身上光滑的茸毛,认真地问,“你愿意让我养你吗?”

大松鼠舒服得眯起眼,随即又很快回过神来,使劲摇晃了几下脑袋,像是很在意形象,羞于让对方知道自己陶醉于人类的爱抚似的。它伸爪抓住盖聂的衣服,“给我起个名字,我就是你的了。”

盖聂伤脑筋地说,“我不会起名……叫小皮可以吗?”

“太土了!”

“黄黄?”

“更土!”大松鼠说,“把你手机拿出来。”

盖聂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亮了屏幕,不知道它要做什么。他心中暗想,连手机都知道,这只皮卡丘好厉害啊。

大松鼠右爪把输入法调出来,抱着手机,屏幕朝向盖聂,活像一只毛绒手机座。

“你闭上眼,随便按字,按到什么就是什么。”

盖聂依言闭眼,伸手在键盘上按了几下,出来的是“卫庄”二字。

大松鼠瞅了瞅屏幕,“这个还行,比小皮和黄黄强多了,你可以叫我小庄。再给我起个英文名吧。”

“还要英文名?”盖聂心想,一只皮卡丘,要多少名字啊。但他好脾气,还是把输入法切换到英文,又盲按了几下。

“这样行了吗?”

大松鼠把屏幕翻了个身,一看上面显示的英文字母——BABY。

“算了,英文名不用了。”

“哦。”

盖聂收拾东西的时候,卫庄问他,“你叫什么?我可不能连自己饲主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我叫盖聂。”

“有英文名吗?”

“没有。”这只皮卡丘到底自学了多少种人类语言啊。盖聂还在琢磨,怎么把这只皮卡丘带走。他看过的视频里,皮卡丘都是趴在饲主肩膀上的,但这么大一只趴肩上,沉甸甸地,不会觉得身体左右两边不平衡吗?

正想着,就见卫庄熟门熟路地揭开竹篓的盖子,跳了进去,还给予点评,“这竹篓不错,可以同时装我和好吃的,就是盖子设计有点不合理,盖住了会气闷的,也不透光。”

盖聂偷偷想,因为那个原本是用来关住你的笼子啊……竹编的还防电。他对自家新宠物说,“我把盖子拿掉,可以吗。”

“好。我可以吃剩下的苹果吗?”

“你吃吧,家里还有。”

“太好了!”

盖聂把盖子系在笼子边上,背起竹篓,把啃苹果的“皮卡丘”带回了家。卫庄啃光了苹果后,满足地蜷缩在竹篓里打盹,盖聂把它抱出来,四下里张望,一时不知道该把它安置在哪里好。

他家是一室一厅,六十多个平方,自己住是够了,但也没什么多余的家什。因为预计是捕获皮卡丘以后直接卖掉,所以并没有额外给它准备住处,这只竹篓是他上山采野菜、蘑菇之类用的,也不好改造成宠物窝。

盖聂没有多少抱动物的经验,卫庄醒过来,觉得不大舒服,“你别两只手勒着我,对待可爱的皮卡丘应该温柔一点。”

“哦,不好意思。”盖聂连忙把它放到凳子上。卫庄问,“你刚刚在发什么呆?”

“我在想,让你睡哪里。”

卫庄打量客厅,桌椅都很朴素,一看就有年头了,但地方很干净。它从凳子上蹦下来,又去参观卧室和厨卫,它跳上盖聂的单人床,在凉席上打了个滚,“我就睡这里。”

盖聂赶紧把它抱下来,“你还没洗澡呢。”

“洗什么澡,我身上香喷喷的,根本不用洗。”

“你在森林里钻来钻去,吃了苹果派和苹果也没洗手。”

“你也太较真了吧!”

盖聂把它抱到卫生间,问,“你喜欢水冷一点还是热一点?”

卫庄想了一会,“热水舒服。”

盖聂家里没有浴缸,就用大号洗衣盆盛满热水,试了试水温,“你看温度合适吗?”

“这个澡盆也太小了。”卫庄嘟囔,尾巴蘸了蘸水,觉得冷热正合适,于是纵身跳进水里。它浸了水以后,浑身毛湿透,看上去小了一圈,尾巴更是变成细长一根,模样跟刚才大不相同了。

卫庄泡在热乎乎的水中,心情舒畅,肚皮朝天地躺着,“有没有什么沐浴露?我喜欢玫瑰香味。”

盖聂把洗脸池边上的肥皂盒子递给它,“我只有上海硫磺皂,也很香的。”

“是吗,我没有用过。”卫庄的小爪子伸到淡黄色的肥皂上抓了一把,嗅了嗅味道,往身上抹。

盖聂本想帮它洗,但是看到它像人一样打肥皂搓身的样子,觉得特别好玩,忍不住就想多看一会。

卫庄问,“你也在森林里钻来钻去了,不洗吗?”

盖聂指指角落里的淋浴喷头,“我待会冲一下就行。”

他从柜子里翻出一块新毛巾,给卫庄做浴巾用,给它仔细地擦干身上的水,然后连鼠带巾一块抱上床,“先休息会儿吧。”

卫庄很喜欢这块毛巾上的小方格图案,直接当被子盖在身上。盖聂去冲澡时,它独自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然后又翻了个身,对着墙上贴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

它的饲主看起来很年轻,还是个学生,但是长得很帅,性格也不错,虽然看起来不是那种活泼有趣的类型,但和他相处觉得很自在。

而且他烤的苹果派真好吃啊。

卫庄摸摸肚皮,得想办法让他多给自己做好吃的。说起来,皮卡丘有什么好,只不过叫声甜一点、嗲一点而已,就有那么多人喜欢,身为森林天使的松鼠一族,说什么都不能输给那种只会扮可爱的电老鼠。

盖聂洗完澡出来,上衣没穿,就套了个大裤衩。卫庄听到声音,一骨碌爬起来,窝到他的怀里。两人身上是一样清爽的肥皂香,加在一起,就是双倍的好闻。

盖聂说,“抱歉,家里也没什么玩的,晚上我去超市给你买。不过,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玩具。”

卫庄懒洋洋地说,“我不喜欢玩具,只要有吃的,还有电视机就够了。”

“你喜欢看电视?”

“是啊,最近在播《还珠格格》呢,我可喜欢了,每晚八点,你陪我一起看啊。”

盖聂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要陪宠物一起看琼瑶剧,养宠物还真辛苦。

“那吃的呢?除了苹果派,你还喜欢吃什么?”

“什么都吃!”

盖聂说道,“那我熬点粥,冰箱里有火腿肠和开洋,对了,还有两把玉米。”

卫庄高兴地说,“好啊,把玉米也一起煮了吧,你一把我一把。”

“行。”盖聂松了口气,幸好它不挑食。

吃晚饭时,他给卫庄盛了一碗粥,又给它剥好玉米,火腿肠切成小段,和开洋一起放在小餐碟里,让它随意抓着吃。餐桌上一人一鼠面对面,与其说是宠物,更像是朋友。

卫庄很喜欢盖聂的手艺,玉米粒香甜饱满,粥也稠乎乎地很好喝。它啃着玉米,心满意足地想,有饲主的日子真舒坦。

晚上看完电视,卫庄从盖聂膝盖上跳下来,往卧室冲,“睡觉了睡觉了。”

盖聂见它大喇喇地躺到自己床上,四肢摊开,一副全身心放松的样子,也不好明着把它赶下来,只好说,“你晚上……会不会尿尿啊。”

卫庄坐起身,瞪着他说,“你以为我是那种生活不能自理的幼鼠吗?就算要尿尿,我也会自己去洗手间里解决的。”

“是吗,”盖聂感叹,“皮卡丘这么聪明啊。”

为了把这么好的饲主拐到手,卫庄忍辱负重假扮皮卡丘,可是听盖聂夸“皮卡丘”怎么怎么好,越听越不中听,气呼呼地翻身,把尾巴朝着盖聂,“我睡了。”

盖聂不知道它为什么一下子不开心,俯身摸摸它的大尾巴,问,“小庄,怎么了?”

卫庄睁大眼,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叫自己的名字……

盖聂眼前一花,只觉得突然一阵烟雾遮眼,浓雾散去之后,床上的“皮卡丘”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生,全身一丝不挂,只有那块格子毛巾挡住了关键部位。

盖聂吓了一大跳,“你是谁?”

“刚一起看完《还珠格格》就翻脸不认人了?还说要做我的饲主呢,连我的样子都认不出来,真让人失望啊。”

盖聂心中大叫,果然不是皮卡丘,是松鼠大仙!

卫庄把他压在身下,在他唇上亲了亲,“白天的时候,明明已经对你放过电了,难道是刚才电力不足,没有电倒你吗。”

刚才被大松鼠亲吻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样,这会嘴唇与对方相触的一瞬间,让盖聂更清晰地意识到一个事实——

自己的初吻,没了……

“你是——小庄?”

“对啦,就是你的小庄。”

盖聂问,“那你究竟是人,还是——”

“我是林中的精灵,不过,从今往后是你的宠物了。”

盖聂头都大了,一个全身光溜溜的美少年当面对自己说“是你的宠物”这种话,真不是引人犯罪吗,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这、这话怎么讲?”

“我出生在那片森林,不能随意离开,所以千百年都得不到自由。除非我跟人类订下契约,作为那人的所有物,才能离开森林,去其他地方。”

盖聂疑惑地说,“我们订了什么契约?”

“你给我的名字,就是契约,从你第一次用这个名字称呼我开始生效,有效期是——终生。”

总觉得被骗了,骗自己是皮卡丘,还骗他订了一辈子的契约。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

卫庄看着盖聂陷入震惊迟迟回不过神来的表情,不满地说,“养一只这么可爱的松鼠,让你这么抗拒吗?不是皮卡丘就不行?”

“不,不是……”盖聂在心里说,现在不是皮卡丘的问题了,问题在于你不是一只普通的松鼠啊。

像是看破了盖聂的心思,卫庄继续说道,“我很好养的,什么都吃,也不乱花钱,还会充分治愈你的身心。”

盖聂望着卫庄俊俏的脸,说不出拒绝的话。松鼠很可爱,他……也很可爱。

“对了,还有一件事没来得及告诉你——作为我的饲主,除了要每天喂饱我的肚子,还有一个地方需要你。”

“什么?”

“接下来你就知道了。”卫庄伸手关掉了床头灯,月色将他的脸庞映衬得如梦中人,“好了,再叫一遍我的名字吧。”

盖聂心脏狂跳,双眼中盛满月光,轻轻地叫了一声,小庄。

 



祝本命CP七夕快乐,永远甜爱^_^


  177 41
评论(41)
热度(177)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