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王四

聂卫本命
火神大堡是全宇宙最好的堡
写过文的西皮永不毕业
红心蓝手评论都欢迎,莫谈拆逆

 

[黑子的篮球|火黑]光与梦飞行 廿三、“一起”的意义

廿二、“独”与“合”

廿三、“一起”的意义

青峰到了场上没有理会旁人,径直走到黑子面前,“阿哲,今天状态怎么样,还不错?”

“是,已经火力全开了。”

“哦,了不起,为了要赢我,对吧?你要是行的话,就只管放马过来。”

火神站到黑子的身后,对青峰说道,“就等你这句话。”

“行啊,要有行动,别只是嘴上说说。”青峰与两人擦肩而过,语带轻蔑,“就怕你们不行。”

黑子沉着脸不理他,等青峰走了,才小声询问火神的伤情,“火神君,腿不要紧吗?”

“嗯,没事了。”火神说道,“你都火力全开了,我也不能哑火啊。”

黑子抬头,露出一点笑,“火神君就是我的火力。”

青峰上场时,距离中场结束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是仓促到场,也无所谓热不热身,直接就披挂上阵了。诚凛其他人他都不放在眼里,阿哲的能力他了解,靠影子一个人是无法与自己相抗衡的,至于那个火神,是不是值得他认真对待的对手,还得打个问号。

再怎么说,那毕竟也是阿哲现在的“光”啊。

青峰要了球,火神紧紧盯上,丝毫不敢大意。然而纵使他全神贯注,仍然被青峰轻松晃过,火神心头大震,来不及思考,本能地回头追赶。

日向一见青峰突破了火神,立即压上防守,然而青峰速度实在太快,眼睛都跟不上他的动作。青峰手中篮球即将滚落进篮筐的一刹那,旁边伸出另一只手,奋力将球拨掉。

一个“快”,一个“高”,两人的真身,都是光之领域最精纯的光,彼此之间的巅峰对决,早已不是其他队员所能望其项背。这场比赛的胜负,只能由双方的王牌一对一来决定。

中场休息时,众人在休息室分吃蜂蜜柠檬片,补充上半场流失的体力。火神嘴里塞得满满地,还帮黑子拿了一片,“黑子,吃吗?”

黑子摇摇头,他眼下没有心思吃东西。比分落后十分,又要对付青峰君,下半场形势很严峻。更为不利的是,自己的“视线诱导”的效果正逐渐减退。

“教练,请问下半场能继续让我上场吗?”

丽子觉得两难。如果没有黑子,势必难以对抗青峰;可“视线诱导”是无法撑满全场的。不管怎么选择,似乎都不能尽如人意。

伊月在一旁说道,“我刚才一直在用‘鹫之眼’观察,‘视线诱导’到第二节后半段时效果已经不大理想了,还是得换人。”

黑子很坚持,“我希望可以——不,是一定要上场。这场比赛,无论如何都要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不知怎么办才好。火神叹了口气,在他跟前半蹲下身,“不是说我是你的火力吗?有我在,你还不能放心?虽然难得见你热血的样子,但是扪心自问,我更想看到那个,会在关键时刻让我冷静下来的黑子哲也。”

黑子望着火神,不禁动容,“火神君……”

“总之,第三节就交给我了,”火神把手里一个便当盒递给他,“这是教练亲手做的蜂蜜柠檬,拿着。”他站起身,对丽子说道,“教练,请你监督黑子,在没有吃完这些柠檬,补充好足够营养和体力以前,不得上场。”

“火、火神君?”黑子有些惊讶。今天的火神君好像意外地有点霸道呢。

丽子一锤定音,“嗯,就这么办!”

黑子揭开盒盖,盒子里用浓稠的蜂蜜泡着四只完完整整的大柠檬。他不禁抬头看丽子,“教练,这个——”

“黑子君,放心吃吧,这些柠檬我昨晚都好好地洗干净啦!”丽子很乐意与他分享自己亲手做的美食。

“嗯……”刚才的想法收回,火神君不是霸道,是残酷无情才对。他的光,最讨厌了。

不依靠黑子的战斗,果然比想象中更为艰辛。青峰的可怕之处不只是他天生的惊人速度和灵敏度,更在于他天马行空的球风。在他的概念里,没有什么基本动作,没有什么套路陈规,只要他想,就能随心所欲地,在球场任何地方,用任何姿势,将篮球送入对方的篮筐。

火神的体力急剧消耗,但是双眼中闪耀着从未有过的光辉。他所面对的,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对手。这种强大让他从骨子里感到兴奋——只有与强者过招,才能释放出自己的全部潜能。如此纯粹的竞技快感,正是他发自内心喜爱篮球的原因,自由,酣畅,忘我。

然而青峰似乎对他这个挑战者并不满意,“能赢我的只有我自己,只靠你一个人是抵抗不了我的。”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青峰走到诚凛的替补席,手指向黑子比了比球场方向,“来吧,阿哲,让我见识一下新的光影有多少实力。”

对于这种赤裸裸的挑衅,丽子咬牙强忍,如果对手让谁出战就出战,岂不是大折士气。可此时双方分差已扩大到二十分之多,黑子不上场也不行了。

“黑子君——”

“我已休息够了,请让我上场吧。”

火神站在球场上等他,“抱歉,只靠我一个人,确实有点——”他把视线移开,觉得愧对黑子。说好了让他放心,可是自己目前还没有与青峰单打独斗的实力,到头来还是要依靠他,真是……太失败了。

“火神君说的话越来越让人听不懂。”

“啊?”

“不是从一开始就说好要一起战斗的吗?如果一个人轻而易举就能赢的话,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痛苦了。”

黑子所说的,火神当然再明白不过。但,还是想听他亲口说出来。尤其在这样艰难的时刻,是自己最大的安慰。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想要对方包容自己的软弱,也想为对方的心愿,燃烧所有勇气。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总觉得,所有梦想都可以实现。

黑子无声无息地在己方篮下触球,他不需要用眼睛去看,就知道火神君在什么地方。一记超远距离的传球精准地交到火神手中,青峰疾追,却正中诚凛光影的调虎离山之计,火神将球传回给三分线外无人盯防的日向,关键时刻的三分,队长是绝不会失手的!

“怎么回事啊火神,突然传出这么好的球?”日向露出笃定的笑容,球稳稳进入篮筐,终于打破了诚凛下半场的进球荒!日向转身对替补席上为他祈祷进球的一年级喝道,“这种时候不要祈祷,在我投球时做好欢呼的准备就够了!”

诚凛一鼓作气,又连进两球,似乎初现希望的曙光。伊月将球传给黑子,黑子又一次使出加速传球,然而这一次接住传球的,却不是火神君。

“你以为接你球最多的人是谁?”

篮球被青峰生生截住,坚强如黑子,眼神中也流露出动摇。过去与现实的碰撞是如此惨烈,令他措手不及。

“阿哲,你一直都没有变,这也就意味着你毫无进步。所以,你苦苦坚持的篮球是赢不了我的。”青峰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而你新的‘光’,也将被我吞噬殆尽。”

 

恶趣味番外小剧场(2)

火神:黑子,吃蜂蜜柠檬吗?

黑子:火神君是问我上面的嘴想吃,还是下面的嘴想吃?

火神:?!!



  39 2
评论(2)
热度(39)

© 山景王四 | Powered by LOFTER